高智晟迟来的日志:中共对未来彻底绝望
 
2006-4-21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由于中共流氓政权对高智晟律师疯狂围堵封锁,这篇高律师「2006年4月15日绝食日志」,几经辗转,今天才得以与读者见面。)

2006年4月15日绝食日志

──即中共政权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146天

作者:高智晟


今天是新疆青年孟庆刚被北京市公安局暴力绑架的第31天,北京市公安局这种公然反人类文明的暴行将会被永远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今天已是我的第三个在动荡及颠簸中进行的接力绝食。此时此刻,火车正穿行在秦岭山间,车窗外,群山逶迤延绵,而车窗内饥肠辘辘的我也无心领略那远外峻岭的峭拔险势。占据心思的竟大都是那香气四溢的可口饭菜。

“高智晟在中国已是走投无路、山穷水尽了!”这是中共特务在西安阻止那些各界人士欲和我见面时,反反覆覆重复的一句话。

制造让我和我的一家人在中国的山穷水尽、走投无路显然是中共特务自二月中旬以来的一个持续的系统的目标。为了实现这样的目标,中共政权投入了大批的特务及黑社会打手,对我及我的家庭、家族实施持续的、全方位的、且毫无人的理智的野蛮逼迫、骚扰。这无疑是会给我及我全家的精神、生活造成一些伤害。但正是这样的过程中,为了达到这样令文明社会羞于启齿的目标,中共特务完全丧失理智地、对人类文明共识、道德及对规则价值的完全的不管不顾,极翼地使他们走向灭亡厄运极快的到来。

昨天晚上在西安火车站站台上,昨日全天在长兴饭店现场指挥周围骚扰我的那特务,对马文都先生施以野蛮暴力,致其脖颈整夜疼痛难忍。这是不到二十天的时间里,中共特务第四次针对马文都先生实施的野蛮暴力。我在劝慰马文都先生时讲了这样的一段话:“文都,我的内心显然是像你一样的痛苦。这并不完全是源于你最近不断遭到特务的野蛮暴力,你最近不仅是亲眼目睹了中共政权对我全家的毫无底限的迫害、搅扰,近二十天来,你是和我一道承受了这样的痛苦过程。我和我全家有着我们自己减释痛苦的秘诀,这样的秘诀就是,你不要把你正在承受着的痛苦视做是你个人的痛苦。如若你把这样的痛苦个人化,你就会非常的痛苦,你甚至会痛苦至绝望,你若把这种痛苦视做是一个伟大民族摆脱灾难的过程,像你我这样的个体必须的担负过程,则你不但不会感到痛苦,还能生出一些精神方面的快悦来,哥哥,你不妨一试。”今天早晨,文都先生告诉我,他现在是仅剩生理痛苦了,已无心理痛苦。看来我的秘诀已发挥了一些作用。

又是一周的时间逝去。但对苏家屯事件中公开调查的实质性进展并无寸进,持续的让人心急如焚。苏家屯对法轮功同胞的虐杀事件,这不是一个群体的灾难,不是一个民族面临的棘手问题,这个事件调查进展的悬而不决,它挑战着整个今日人类的良知及道德底线。这样事件的存在是整个人类的耻辱及整个人类的悲剧,而面对这样冷血的事件发生后,人类社会中表现出的冷漠及迟钝,更让人对今日人类的人性、良知及道德面前所曝露出的虚伪及不可救药、尤其是有着经过二战大屠杀教训的今日人类感到痛心。苏家屯事件公开调查的实质性实施拖的越久,人类在这方面付出的代价将会越发惨重。这不并仅仅是因为在这样的耽延中,每分每秒都会有我们大量同类的生命遭致残酷的虐杀,苏家屯事件及类苏家屯般的集中营虐杀事件,终究将大白于天下,这是我们从来不怀疑的。人类社会今天的麻木及冷漠,将会使人类社会再次蒙受耻辱(写到此,火车已进入成都火车站、暂罢笔。)。

当我们走出火车站时,突然跑来三名年龄在二十左右的年轻人抢着过来握我的手。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惊心动魄的暴力骤然间发生在我的眼前。猛然间扑过来十五六名身份不明者对三名年轻人拳打脚踢。后来他们每三人或五人一组对付一人,将他们的手臂反提到背后,每人的腰都被那些施暴者强力的压折成九十度,头上肩上都有几只手压着,整个野蛮施暴过程的画面与文革时的镇压反革命份子的场面毫无二致。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无辜的青年被殴打、被暴虐,作为个体,我的心里是有着无限的悲哀和痛苦。为了避免新的悲剧发生,我快步离开火车站出口。大批中共特务前呼后拥,刚刚没走几步,又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猛然的朝我扑过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份公开发行的《甘地传》已塞到我手里。年轻人刚转过身去,即遭到了暴力殴打,并被跑步押走。不到一分半钟的时间里,四名无辜的年轻人在暴力殴打后被非法绑架,我尚连他们的相貌都还没有来的及看清。

与我高智晟握个手、见一面、通个电话、连几岁小孩都能做出基本的判断,即这些人是没有错误的。在光天化日下,这些人却被中共特务野蛮的暴力殴打、野蛮的绑架。中共暴政的彻底堕落已至不可救药的地步,已走投无路的末日心态昭然。

成都之行将会更加的艰难。原本只是想依法为赵昕被伤害案件提供法律帮助。一项在法治社会是再正常不过的、再普通不过的法律行动,却被中共视作是夺其性命的大举。从北京开始,到西安,再观今日成都火车站的野蛮暴行,为了阻止一个个体的法律诉求,中共对自己曾喊着的“依法治国”的口号也是来了个彻底的不管不顾,投入了漫无边际的人力、财力、以阻止这样的法律行动!实实让人不能理喻。在我们刚到西安站时,赵昕即被中共特务再次绑架到云南。赵昕将他案情的材料及他的授权委托书交给了他一个成都的朋友,到成都后确认,这名朋友已经失踪,我们动用了一切的可能的渠道,正在与这名朋友和他的家人联系,若至今天晚上仍无音讯,则成都之旅成为空行。

从至成都后,到19点止,凡和我们通话的朋友都已突然失去了联系。

我们入住的宾馆里,涌进了40多名的中共特务,大厅里、过道上、我们房间的左右和对面,全部被特务包下,房间的电话入住不到半小时即被切断。

今天,全国又有29个省的400多名中国同胞一同与我进行24小时的绝食行动。我们的行动旨在维权抗暴反迫害。而我们目睹的针对无辜人民的野蛮暴力却越来越多,但这无论如何,也不能做为我们停止绝食抗争的理由。

越来越多、越来越随心所欲的血腥暴力,表明中共内部反文明势力对自己未来的彻底绝望、对自己今日的毫无自信!越来越多、越来越随心所欲的血腥暴力,只能带来施暴者的迅速灭亡!而不是它们所期望的东西。

2006年4月15日 在有大批特务围堵的日子里于成都五冶宾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