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家屯事件男证人彼得华府公开指证全文(图)
 
2006-4-21
 

首位揭露苏家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惨案
的彼得在发言。

【人民报消息】布什同胡锦涛在白宫会谈的当天,两位揭露苏家屯集中营摘取活体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关键证人在Mcpherson公园公开现身,在数百人的集会上指证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以下是男证人Peter的证词全文: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记者, 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事件是我和大纪元首先一起来报导这事的。

我原以为通过这些报导,曝光后,能够制止罪恶,那些历史的罪人会受到惩罚,同时那些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会得到释放,生命会得到挽救。这是个最惨烈和灭绝人性、反人性的罪恶。

但是由于中共转移了所有关押在沈阳苏家屯的法轮功学员和证据,再一次欺骗国际社会和媒体,而且用经济利益来引诱国际社会,用恐怖威胁的手段来对付所有希望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人、机构和国家,所以我感到相当相当的气愤。

今天是胡和布什会面的日子,也是全球的媒体和人们最关注中国的一个时刻,我选择这个日子公开站出来,谴责中共转移苏家屯的罪恶。我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用我的生命作为证据来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我知道我报导这个真实的事件,中共是不会放过我的,但是我甘愿冒着这个危险走出来,揭露这个迫害真相。同时我想说:苏家屯这个罪恶,我反复的跟大家讲它只是全国迫害的冰山一角,在全国各地的劳教所都普遍发生着盗卖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士的器官。

我介绍苏家屯的罪行,希望这些线索对查证其它劳教所提供一些帮助和启发。并且呼吁象证人安妮一样了解苏家屯内幕和其它劳教所的朋友都能够勇敢的站出来、站出来,我请你们能够勇敢的站出来和大家一起来指证中共的罪恶。

2000年前后,我有选择的在中国开始接触一些不同职业和社会背景的人,因为他们可以从不同角度给我提供信息,让我对中共政权的言行和现状有一些比较新的认识。

2003 年,当SARS在中国大量发生后,我走遍中国的南北,从香港到黑龙江,我亲眼目睹了中国共产党从地方到中央的腐败和肮脏。当时位于辽宁省的沈阳市,接触到很多地方的官员,他们的这个瞒天过海,贪赃枉法的做法是无法想象,登峰造极,令人发指的地步。中央制订的新旧政策和政府机构、司法机构、人民赋予的权利完全沦丧为大小官员诈取夺取人民财富的工具。和他们的接触中让我第一次意识到,苏家屯这个地方可能隐藏着一个巨大秘密的暗室,但是在一个陌生的大城市里要调查一个秘密的所在地,同时还要考证它的真实性是很困难。从2003到目前为止3年,我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富,最后终于调查到隐藏在苏家屯有一个这个设施,里面关押着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在这其间他们的眼角膜、内脏器官包括骨髓都被活体摘除以后,然后被焚烧。甚至于他们的头发做成假头套,还有皮肤、脂肪被买卖,然后将残骸扔到焚尸炉火化焚尸灭迹。在座的先生和女士们,你们可以想象吗?这样的事在苏家屯和中国其它地区存在着,还在进行着。

我的手里有一些关于中国天津和沈阳移植中心的网站,这些网站对海外招揽病人到中国去做活体移植手术,并提供数量庞大的人体器官。在沈阳中国国际器官移植网络中心,在他的这个英文网业上公布: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器官需要一个星期到一个月的时间,而在美国肾脏移植手术,一个适合的肾脏移植的器官需要等待两年或更长的时间,而一般切割后的肾脏或其它器官,把它储藏很困难的,它的鲜活期是24小时到48小时之间。而心脏就更短,而在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网业上显示案例,从2001年起做这样的手术大幅度的增加。

一些器官移植医师表示,如果要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完成病人和其需要器官的配型,在沈阳地区就必须要有个相当庞大的活人器官库。在中国北京沈阳等地的移植中心和医院里,很多接电话的值班医生和护士在和他们的谈话中她们都不违言的承认,她们提供的器官都来自活体,提供器官者都很健康,有些直接承认器官就是来自法轮功学员。在具体询问相关细节的时候,他们就不愿在电话里说了,认为这个话题很敏感。他们就说:你来了我们再告诉你是怎么样一回事。

目前在大陆各个省份的公共场所有很多提供肾脏和其它人体器官的民间广告,被贴在电杆上,最近几年在中国的互联网上也出现了很多提供器官移植手术的医院和中心。中国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做器官移植手术的大国。国际社会上都知道,如果需要短期做器官移植手术都到中国去,中国有这样的渠道。

这是一个庞大的多集团、多单位的共同参与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它这里面有劳教所的管教,有做手术的主刀医生,有护士、政府卫生系统,有公安部系统的官员,甚至有北京中央一级的官员、贩卖黑市器官的中间商、海外帮助招揽病人的中间商,完全是一个我们无法想象的超级犯罪。

安妮的前夫现在是一个癌症晚期患者,他在加拿大的一家医院接受化疗,当年他尝试过逃避,不愿参与这个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说自己不想干了,然后就受到警告,家里人不管多么的小心都遭到暗算。他的妻子为了保护他,在左肚子上被深深的划了一刀。这个主刀大夫本身是一个中共烈士的孤儿,他向他的妻子表示忏悔,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五个深深的烙印,但这些都无济于事。他最后将自己所有的秘密转述给自己的妻子,那么安妮是以给她前夫赎罪的心理站出来的。

不止一位在苏家屯做器官移植手术的医生和相关知情的工作人员都曾经告诉证人,这些被摘除器官的人都是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被做摘除器官手术时都是活的。

因为中共中央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政策就是打死算白死,不需查找身源。

我接到很多匿名的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来,包括我以前的同事、上司,希望我把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希望我的调查是错的,但是我认为只要有1%的可能,我们就应该站出来,把这件事情揭露出来,制止中共做这种事情,这种行为是不能被任何一个人所接受的。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