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飛熊被秘密警察專業性毆打
 
2006-2-4
 
【人民報消息】今天午夜零點50分郭飛熊律師從林和派出所回到了家。

聯結收聽

零點30分左右,郭飛熊律師被一群秘密警察從林和派出所大廳拖出去後,實施非常「專業性的毆打」。他們把郭律師的相機和膠卷搶走,扭住他的雙手把它按倒在地上狠命的打或踢他的腎臟和腰部,有意要傷害郭律師.在群擊下的毆打中,因為打的太兇。郭律師疼痛難忍發出了慘叫。我們採訪時聽到他敘述事情發生的過程時聲音非常虛弱。

郭律師在敘述這段經歷時說:「警察是在最裡面跟我簽屬了一個和解無效書,剛走到派出所的大廳裡面。就被這些秘密警察當著其它警察的面把我拖出去打的是一大群不是一個,身強力壯的他打我時我也不能還手。並且我也不跑,我絕不跑,我一直站在那讓他打。打完以後他們就像電影上黑社會那樣,重新把我的相機掛在我的脖子上,把眼鏡帶在我的臉上。把我扶好。就像黑社會的人表演一樣。」

他接著說:「整個過程我不走,也不出聲音,我也不喊警察救我。事後我也不到警察那裏報案,這種狀態下我們沒有必要報案了嘛。他當警察面打我,你報案他說沒看見啊!你要再說有傷沒有啊?哪流血了?這是我們整個中國法制狀況的反映。通過這我就知道那些法輪功的人在裡面受到什麼樣的酷刑。為什麼會遭到殺害。因為我們在派出所就可以挨打嘛。在全球輿論的關注下,他照樣耀武揚威的對我進行毆打。」

在介紹事情發生的起因時郭飛熊說:「昨天我太太和孩子, 到商店買東西, 他們這些警察和黑社會居然一起擁進到商店,這就是太下流無恥了, 一個國家的政府, 幹這種事情, 誰沒有家人啊?哪個朝代的這種思想斗爭和思想衝突會影響到家人呢?現在的這些人做事沒有任何文明的底線,就是一群禽獸, 我們要通過我們的方式揭露這群禽獸。」

在郭飛熊反拍照被打時,他說:「其實,我還沒有反拍照時他們已經打我了。昨天中午,我出去後我從家裡一出去過了馬路到了公共汽車站。有一個黑社會分子在接到一個電話後立即過來用身體撞擊我。手法就跟他們在前一天毆打唐荊陵的手法一模一樣。我就知道他們決定在第二天開始打我了。我就立即找到那個帶隊的便衣警察,我說你為什麼要讓人打人?我要給他拍照,因為他給我的兒子和女兒拍了照。這個照片可以作為他們未來傷害我家人的一個信息。我要制止你的這種犯罪行為。我把你的照片拍下來,我讓你們以後沒有辦法對我們下黑手,為了捍衛我們家人的安全,我對他們進行了反拍照。他就是未來犯罪分子的主要工具,而我呢抓住了法律證據了,對方非常惱火,就搶我相機。」後來郭飛熊到了林和派出所報了警。

郭飛熊被警方扣留並被挨打長達12個小時之久才回家。

中國維權人士郭飛熊,因太石村事件被廣東當局關押了106天後剛剛被釋放,但近日又遭到了廣東政府黑惡勢力的全天候跟蹤。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