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如何改變中國現狀
 
2006年2月28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評論家曹長青先生應《大紀元時報》加西分社邀請,於2月19日星期天下午在溫哥華《九評共產黨》研討會上發表演講。曹長青風趣幽默、深入淺出的演講被聽衆熱烈的掌聲多次打斷。他主要講了三個方面的問題。
  
第一,羅馬尼亞、南斯拉夫、阿爾巴尼亞等共產政權在歐洲都垮了,蘇共比中共還強大都垮了,怎麼中國共產黨沒垮?第二,現在中國經濟崛起,對中國意味着什麼,好在哪裏壞在哪裏?第三個問題是,怎麼解決中國的問題。
  
曹長青的演講將分兩次登載,本文爲第二部份。
  
以下內容根據錄音整理,小標題爲編者所加。
  
第二個方面,中國經濟發展問題
  
好處是,中國人的生活水平當然比毛澤東時代有很大提高,這是有目共睹的。但另外一個方面,隨着經濟發展,所謂的強大,也出現很多負面問題。
  
* 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被煽動
  
七、八十年代,中國青年人,包括知識份子開明些的,全部是親西方的,不是親西方的金錢,而是親西方的自由民主價值和制度。
  
這幾年,中國發生很大變化,喊出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還有就是反美,什麼美國反對我們中國統一,美國反對我們中國強大,煽動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其實美國一年和中國做的貿易,就讓中國攢了2040億美元,相當於中國全部外匯存底八千億美元的四分之一。美國是不是非得和中國做貿易?美國的全部外貿只佔其經濟的16% ,即便美國不跟全世界做生意,也可以通過84% 的內部經濟運轉。
  
而中國就不行。中國的外貿佔全部經濟的75% ,因此,不是美國要依靠中國的市場,而是中國要靠外國的市場。中國外部最大的市場就是美國,美國市場上到處都是Made in China的產品。
  
美國確實有批評中國的聲音,但那是批評中共。共產黨把中共換成中國,利用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說中共代表中國。包括40年代末,很多海外華人抱着愛國的情結回去了,回到共產黨懷抱,就是因爲他把中共當成了中國,這是共產黨宣傳的結果。
  
現在中國經濟強大了,中共又稱這是共產黨領導中國強大,給你鬆綁的結果。這一個簡單的常識,鬆綁了,那全鬆開、一點不綁不是更好嗎?如果從來都不綁,不是更好嗎?現在鬆綁了讓中國人民感謝它,說鄧小平是偉大的設計師,他設計什麼了?不就是羞羞搭搭的實行資本主義嗎?資本主義在西方也有幾百年的歷史了。鬆綁還用設計嗎?我們大家誰不會鬆綁呀?
  
中國不少知識份子就知道感謝鄧大人皇恩浩蕩,給我們鬆綁了,中國經濟發展了。既然鬆綁了,那綁了你那麼長時間,要不要道歉?如果不綁的話,中國人早就發財致富了。
  
連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都說,中國人天生有做生意的細胞;但卻被中共說成共產黨的功勞,然後又煽動民族主義,說是什麼敵對勢力,什麼大紀元搞退黨要搞垮中國,其實這都是偷換概念。人們要搞垮的是中共,只有結束共產黨,中國才能真正強大。
  
* 嚴重的貧富不均
  
一般外國人去中國,看的都是深圳、廣州、上海的輝煌,比溫哥華顯得還現代。但是你看農民,七千萬中國人,每年人均收入75美元,合100多加幣,也就是幾個人上次餐館的開銷。如果去網絡上搜索一下,可以看到很多照片真是讓人痛心,難以想像到了21世紀,還有人生活如此貧困,很多孩子因沒錢而上不了學。
  
前段時間看一個報導,相當感慨。一個農家有兩個孩子,一男一女,因父親不能供兩個孩子同時上學,爲了公平,就採用中國傳統方法抓鬮,首先讓女兒抓,一打開紙上是 「 無 」 ,女兒一看沒有希望了,後來跳崖自殺,結果摔下去,沒有死,被放羊的發現了。她父親非常痛心,後悔,因爲當時做了一點手腳,兩張紙寫的都是 「 無 」 ,爲了兒子先上學。
  
堂堂的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 聯合國常任理事國,政府投入教育的經費甚至低於烏干達 。
  
曹長青先生在演講中,還引用了大量中國官方統計局、衛生部公佈的數據,論證中國存在的嚴重貧富不均,普通中國人的生活環境惡劣,身體健康狀況不容樂觀,各種社會問題嚴重,官民衝突層出不窮,日趨尖銳。(編者注)
  
第三個方面:如何改變中國現狀
  
首先必須改變中國的制度,再就是必須改變中國人的人心,先決條件必須結束這個制度,結束共產黨的統治。如果這個制度不結束,真實的信息,有信仰,有道德的、真實的東西,真正的文化都無法得到傳播。比如說,法輪功學員也不是政黨,也沒提出推翻中國共產黨,更不是暴力組織,連宗教團體也算不上,只是想練煉功,共產黨就抓,就殺,關到精神病院去。我在精神病院工作過,正常人在那裏,給他長期喫治療精神病的藥物,人都得變成癡呆。把正常人關在精神病院,是非常殘忍的,但現在則正在發生。
  
在中國,對精神病人的定義非常松泛,只要你固執己見,高學歷,有自己的想法,不聽勸告,就可能被視爲精神不正常。按這個說法,在座的各位差不多都是精神病了。你看看叫你們參加中共領館的活動,不要參加大紀元的活動,多次勸阻無效,而且很多還是戴着眼鏡的。
  
所以,無論中國要走那條道路,第一條就是要先結束共產制度,這是先決條件。這個制度不結束,下一步什麼都不用談。20世紀共產黨統治沒有在中國被結束,是所有中國人的恥辱。有很多人怕亂,哪來的亂?印度有十億人口,和中國幾年前的人口差不多,但印度的全國大選已進行了14次,地方選舉無數次,怎麼沒亂?我曾多次在臺灣選舉時去那裏觀選,臺灣的選舉可以說已經接近美國、加拿大的水平,非常平和,即使出現3.19槍擊案,這麼大的事件,選民間也沒有出現重大的暴力衝突事件,也沒有造成流血死亡。不久前進行的三合一地方縣市長選舉,非常平和,臺灣二千多萬中華文化背景的人們能做到,爲什麼中國大陸不行呢?
  
所以不存在什麼共產黨倒了天下就大亂的問題,東歐所有共產黨都倒了,哪個國家亂了?怎麼別人都不亂,唯獨中國就會亂呢?難道中國人是二等公民嗎?難道中國人弱智嗎?當然不是,而是被共產黨剝奪了權利。共產黨用暴力剝奪了人民的權利,而那些共產黨的御用文人和知識份子用假說推論,中國一選舉就會天下大亂,以此維持這種暴力統治。
  
中國人是完全有能力進行選舉,進行民主管理的。而進行選舉和實行民主的前提,有更多的人退出共產黨,結束共產黨統治。退出共產黨不僅僅是在政治形式上和這種邪惡決裂,更重要的是,這是一個人走向道德、成爲文明人的起步,一個文明人不可能同時還是一個共產黨的成員,就如同現在的歐洲人,要成爲一個文明人就不能是納粹成員一樣。
  
另外,更重要的是要改變中國人的人心。現在的中國是人們道德最淪喪的時期。大家知道全世界最多假的東西是在中國,假煙、假酒、假畢業證書、假嬰兒奶粉,假藥,什麼都有假。中國爲什麼有這麼多假,就是因爲人的道德淪喪了。就說這個假嬰兒奶粉,大家知道,在西方,嬰兒的地位那是僅次於上帝的,誰敢害嬰兒?這是最重的罪行。但是,這種道德的淪喪還沒有到底,還在繼續下滑!
  
中國有古語叫 「 沒心沒肺 」 、 「 喪心病狂 」 ,心都喪失了怎麼辦?如果一個國家由一羣 「 黑心 」 的人組成,哪將是全世界的災難。爲什麼SARS在中國產生、爲什麼很多奇怪的病毒在中國產生,很多都不是偶然的,上帝要懲罰沒有 「 心 」 的人,人不可以做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
  
所以說,共產黨對中國人造成的最大災難還不僅是經濟上的、也不僅是政治上的,而是毒害了中國人的人心。古代學者王陽明說, 「 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 」 ,要恢復 「 心 」 談何容易。大紀元等提出的退黨,其實就是一種精神覺醒運動,它不是要政治權力,而是幫助中國人恢復人心。只有解決了人心,才能產生更多有人性的人,有人性的政治家,才能形成有人性的社會,那樣的國家才能真正強大 。

(大紀元)

 
分享:
 
人氣:110,704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