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报 正體版
 
曹长青:把希望寄托于人民的觉醒
 
2006年2月28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评论家曹长青先生应《大纪元时报》加西分社邀请,于 2 月19 日星期天下午在温哥华《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上发表演讲。曹长青风趣幽默、深入浅出的演讲被听众热烈的掌声多次打断。他主要讲了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罗马尼亚、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等共产政权在欧洲都垮了,苏共比中共还强大都垮了,怎么中国共产党没垮?第二,现在中国经济崛起,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好在哪里坏在哪里?第三个问题是,怎么解决中国的问题。
  
以下内容根据录音整理,将分两次登载,本文为第一部份。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现在讲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欧洲全部共产政权都垮台了,中国共产党就没垮呢?当然原因很多,我重点讲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知识份子的责任。
  
共产主义是邪恶的 不可改良
  
俄国有两个著名的知识份子,《古拉格群岛》作者索尔仁尼琴,著名人权斗士萨哈罗夫。捷克还有两个著名的知识份子,哈维尔和昆德拉。这些知识份子跟中国的很多知识份子不太一样,他们很早就指出共产主义是邪恶,邪恶是不可以改革的,没有温良的邪恶,邪恶就是邪恶,邪恶就是撒旦,撒旦只能被结束。
  
他们一开始就强调,共产党剥夺我们的自由、剥夺我们的尊严、剥夺我们的生命、剥夺我们的信仰,是最不道德的。尤其索尔仁尼琴强调我们不仅要从政治意义上结束共产党,更重要的是从道德意义上否定它,人们都做一个有道德的人才会有一个有道德的社会。
  
索尔仁尼琴曾说,不是斯大林在迫害人,是人在迫害人,是人心中的邪恶在迫害人,人心中的撒旦在迫害人,人心中不道德的成分、黑暗的成分在迫害人。结束了古拉格、结束了斯大林统治、结束了邪恶的共产制度,还仅仅是第一步,最重要是结束人心中的黑暗,那不道德的部份。
  
刚刚过去的一百年, 20 世纪,是人类有史以来最灾难深重的一百年。这一百年中因为战争、意识形态而丧生的人数比过去 19 个世纪1900 年的总和还多。共产主义几乎在全球蔓延,怎么能发生这么多灾难?谁造成的灾难?不是农民,全是那些戴眼镜的知识份子,他们的想法是乌托邦,要改造世界,包括马克思、恩格斯、尼采、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他们老想改造外在的社会,但他们都失败了。共产主义失败了,为什么?改变了外在没有改变心,这个世界主要是由人构成,有好心的人、善良的人,有人性的人、有道德的人,才会改变这个社会,改变人心才能改变这个社会,只把财富平分了,不能改变社会。
  
这是两种哲学、两种思路,一种是斯大林毛泽东等,他们的想法是改造社会、均贫富,从外在来改造。另一种思路像索尔仁尼琴提出的是内在的改造,改变人的心,要有信仰、有道德。而改变心的最大障碍是共产主义和共产党,它是最大的不道德集团。所以索尔仁尼琴从最开始就完全否定共产党,并且在与共产主义的抗争上,毫不妥协。
  
在他的作品言论里从来就没有什么支持党内改革派,反对强硬派等等,没有,而是非常斩钉截铁地提出:共产主义就是邪恶,共产党是邪恶集团,必须结束,而且这个结束的责任在于每一个人,每个人都可以做贡献,每个人都可做一些具体的事,用真实的行动拒绝共产党的谎言。
  
中国的知识份子一直在找善良的狼
  
我们比较一下中国的知识份子,想法不一样。中国五十年代大规模迫害知识份子的 “ 反右 ” 运动,打了五十多万右派。而今天看这些右派的言论,几乎全是为共产党好,给党提点意见,结果就被打成右派。只有极少数是否定共产党,绝大多数是给共产党提意见的,根本不是否定共产党。
  
第二场知识份子运动是邓小平复出以后,中国的知识份子很活跃,当时几乎是一面倒的歌颂邓大人改革、支持邓小平、支持改革派。代表性的作品之一是刘宾雁写的《第二种忠诚》,给党提意见,强调第二种忠诚,它的思路是,我们支持温和派,打败强硬派,找一个更好的共产党,让共产党改革得更好。还是寄托在共产党的温和派上,这是中国知识份子习惯性的做法,老是在党内寻找温和派、改革派。
  
原来邓小平被视为改革派,华国锋是强硬派;江时代朱镕基被视为改革派,现在胡锦涛是改革派,什么春节包饺子,做出什么姿态了,老是想寻找党内好一些的形象、温和一些的,最根本的想法是寄望温和派,希望共产党改革,把共产党变成好的党。
  
打个浅显的比喻,共产党是只狼,那你去找一只好一点的狼,通过改革让它变好一点,让它不吃羊,可狼不吃羊怎么叫狼呢?狼的本性就是吃羊吃人,你要是对它充满了期待,那不是狼的问题而是你的问题了,你看花眼了吧?你不知道狼的本性,是这个问题。中国知识份子总是要寻找善良的狼、好的狼、改革的狼、温和的狼,结果不断地被狼吃掉,有些成为狼的一部份,虽然可能不是主观上,最后中国还是被狼统治。
  
把希望寄托于人民的觉醒
  
东欧前共产国家波兰、罗马尼亚、匈牙利、保加利亚以及俄国,他们的知识份子不是总想什么支持改革派,而是等待机会结束共产主义。俄国有 70 多年的共产主义历史,当年有一万枚导弹瞄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美国,多么强大,西方的苏联问题专家都说,这怎么可能垮台,结果只有三天就垮了。叶利钦站在路障上振臂一呼,人民就响应,人民已经接受了那些真正知识份子传播的信息,所以他们没有找赵紫阳,没有找胡耀邦,而是给共产党找永远的墓地,埋葬它!
  
中国人老找赵紫阳在哪里,胡耀邦在哪里,我们看赵紫阳,当然在六四没有镇压学生,表现人性的一面,但是到死也没有退党。包括胡耀邦啊,他在当政的时候很多观点和邓小平一样的左,当年我在《深圳青年报》做编辑,学习胡耀邦的新闻讲话,他和现在的江、胡一样的口气,限制新闻自由。
  
不是说开明不好,但是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共产党内部统治集团的变化上,而是应该像东欧的知识份子那样,把希望寄托在人民觉醒后的力量上。这是两个方向。不是依赖共产党内部的变化,而是依靠人民知道真实,人民觉醒,人民的力量上。《大纪元时报》的《九评》已经讲得非常清楚,共产党是邪恶,人们要退党。这是解体共产党的重要途径之一 。(待续)

(大纪元)

 
分享:
 
人气:107,85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