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中共已失去化解国内矛盾的能力
 
2006-2-16
 
【人民报消息】(希望之声记者许琳采访报导)二月十五日,高智晟律师再次发起全国十省市联合绝食抗暴运动。就目前接力绝食中,中共所采取的手段、高律师对从中所受到压力的态度,以及民间对此次运动的反应等一系列问题,记者日前采访了高智晟律师。

连接收听

高智晟:今天贵州参加绝食的人遭到公安机关的警告和传讯,昨天晚上赵昕因为帮我们联系绝食,被公安机关传讯了,今天才出来。

记者:目前中共好像是用两种手段,对上海那边就比较暴力一点,就是抓人呀、关押啊;那么像刚才侯先生就讲了,对他呢,就是比较软化的那种方法,就请他吃饭呀,然后劝他不要太积极啊,用这种方式,你怎么看呢?他们现在这种方式?

高智晟:不管那一种方式都表现了他们的脆弱,甚至是绝望。他们已经没有了化解国内矛盾的能力,这些都是治标不治本啊!人们的诉求是什么?诉求是让你来野蛮打压?或者是换一顿饭?不是这个诉求,你没有针对主题来呀,没有针对人们关注的问题核心症结来呀!它显然不解决问题呀!他们现在就是过一天算一天,就是这样。

谈到目前所承受的压力,高律师认为,化解邪恶群体所施予的压力的秘诀只有两个字。

记者:目前人们只是看到您刚强的一面,就您本身承受的压力?您怎么想呢?

高智晟:刚才贵州两位参加绝食的人,被警方警告和恐吓以后打来电话,希望我们关注,给他们帮助。我就告诉他们:你不要把它视作是压力,你生活在这一个荒誔的时代,这就是你的生活状态。但是化解所有这些邪恶团体给你的压力的秘诀只有两个字,就是不怕。当你不怕的时候,它针对你的所有邪恶行为它本身心里就发抖。

所以我个人来讲,比较这几天,和我以前对这种跟踪的秘密警察的心态就完全不一样;因为我特别忙,忙得几乎完全忽视了他们的存在。而且这次回来,我彻底的理清楚这种心态,那就是我周围的人,跟我没关系;因为他不阻挠你的工作,他不阻挠你的行动。他就像无赖一样,说难听一点,他就给你营造出一种让你在乎的这么一种形势;而对我们来讲,他是不存在的。

记者:你这种自我意识的话,您认为能持续多久呢?

高智晟:大概能持续到我没有知觉的那一天吧!

记者:但是大多数人都很难有您的这种意志啊!怎么才能鼓励他们也是这样能够坚持下去?

高智晟:事实上我们的绝食行动就是在鼓励更多的人,而我的存在本身就告诉很多的人:中共是不可怕的。邪怎么能压正?无道怎么能压制天理呢?这样的规律我们怎么能配合它?让它的规律得逞呢?因为我有揭露它的能力,因为我敢揭露它!而它做什么坏事我都不怕,因为你不敢揭露我。

对于一些人在不断的探讨这一运动的实际意义时,高律师说:中共目前一系列的反应,已经说明了这一问题。

高智晟:我们没有一些所谓深邃的思想去考虑这些问题,我们更多的考虑是我们过程的价值。另一方面,我们最直接的思想就在于:我们现在还能做什么?那就是说,我们认为目前这就是我们能做的,那我们就去做了。我们的行为不会建立在反覆的揣度上,认为它可能没意义我们就不去做。中共目前一系列的激烈反应,不恰恰证明它不愿意看到这样的过程?

记者:您认为目前中共高层对您的态度是什么样呢?

高智晟:高层咱们不清楚。

记者:既然您目前还有这种自由的空间的话,说明他们有思考的一面?还是有更加惧怕的一面?还是束手无策呢?

高智晟:它有几百万军队,束手无策是不可能的。八九天安门的时候你看到的,这个群体当它需要的时候,它会做什么。

记者:目前您那个做法是非常智慧的,因为它不可能开着坦克去到任何一个人的家里面去,去打谁呀,去抓谁,那它可能就会更气急败坏。

高智晟:有这种可能性存在。我今天下午,就今天的情况我又做了一个通报,我提到了:你可以抓一批,再杀一批,但是维权运动是不会被止灭的,因为这就是做为人类需求的一部分,人性是不能战胜的。中共在法轮功问题上已经是碰了一脸灰,它是非常清楚的。

高律师最后讲到,海内外的持续关注是安全保证的条件之一。

高智晟:海内外的持续关注,是我的安全的保证的条件之一,如果是我和中共在悄声无息的进行这样的博奕,早就把我灭掉了!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天下纵横》节目录音整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