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了解共产党文化中的美学吗?
 
作者:今钟
 
2006-1-26
 
【人民报消息】斯大林说:“处决一个人是杀人,处决一百万人只是一个数字。”他又说:“要这样打扮苏联的妇女,让全世界的女人都那样羡慕的望着。”

林彪说:“我们反对形式主义,只反对坏的形式主义,不反对好的形式主义。”

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中说:“最反动的政治内容与最完美的艺术形式相结合,毒害作用更大。”这说明毛很理解形式与内容的关系。当然他是以党的利益来区分香花与毒草的。

形式与内容属于美学范畴,也属于哲学范畴,两者的关系可以是统一的,所谓相辅相成。中华文化中的美学就是这样,孔子提出著名的美学标准:“文质彬彬”,“文”是外表与形式,“质”是本质与内涵,彬彬然是美学效果。

但现代纳粹文化中的美学:形式与内容的关系又可以是对立的,所谓相反相成。用极华美的形式与极残忍的专政相结合。

纳粹的群众集会都有美学上的要求,灯光、布景、旗幡、音乐都达到最佳的结合,要求达到最好的宣传效果。1938年的柏林奥运会更是如此,令外国观众瞠目,各国记者都作了惊人的报导。

希特勒请外国记者参观“善待”犹太人的集中营,在大群的犹太人白衣少女小提琴乐队的悠扬乐奏的和平氛围中,让记者心情与观感美化。

最典型的纳粹艺术品是薄如蝉翼的台灯罩,绘上最优美的易比河岸,在华灯映照中,显示典雅的德意志文化,而不为人知的是,原料竟然是战俘营中剥下的人皮。

另如最美的头颅造型,陈列纳粹寡头客厅,金发碧瞳,俊男美女,比真人缩小一倍以上,非磁非玉,其实就是筛选战俘营中的各国靓女、帅哥,利用其头颅,而为纳粹化学家的科学杰作。

前两年英特网上中国大陆的人类史学家钱乘旦教授报导:中共中央特请他在中南海中共政治局政治学习会上讲解“大国兴亡的历史教训”,讲授提纲是中共拟定的,必须照本宣科,作反历史的诱导,结果全体讨论决定中共要走二次世界大战前德国和日本发展的道路,“发展最快”,与纳粹同名为民族社会主义。

有的学者看到报导,以为中共中央并不会按一个教授的讲话去做,听一听,讨论一下而已。

直到去年中共少将朱成虎在香港的公开言论,不惜以西安以东的半壁河山夷为平地,也要毁灭美国一到二百个城市,如果美国敢于干涉中共打台湾的军事行动。

人们才相信中共前国防部长迟浩田在互联网上传播已久的讲话:《战争向我们走近》:“牧歌式的和平与发展,已经终曲。”“军刀下的现代化,才能被惊人的军费增长,军备扩张所证实。”

因为讲话的上篇有迟氏的署名,而下篇未署名,连美国政要都不当回事。讲话中以纳粹的生存空间理由提出:“是让美国人死,还是让中国人死?是保全几亿中国人的性命,还是保全我们党的性命,当然只能选择后者,谁让我们是共产党员!”因为中国大陆已被污染得不适宜于生存,要以生化基因武器消灭美国两亿人口,占领土地,二百万华侨也不要了,留下“会成为我们的负担”,因为“受美国自由民主的熏陶,不容易接受我们党的领导。”

美国惊讶了一阵,现在又相信中共的好话了,这就是中共党文化中的美学起著作用。前几年江泽民下巨资,搞“中国文化美国行”演出展览,令人目眩神迷,以为中共就代表五千年“和为贵”的中国文明。

最近大陆著名的维权律师专门调查了十三亿人没人敢报导的连续6年镇压法轮功事件,证据确凿的证实,秘密镇压上亿自由信仰者的无比残酷,裸体、电击性器官程序化,用毛刷、打折的木棍摧残女性阴道,击碎男性龟头,历历在案,高先生致中共魁首胡锦涛与政魁温家宝的第三封信已成为历史档案。

而大陆唱遍的《同一首歌》旋律悠然,曲调和平,竟是受不了上述种种酷刑而放弃信仰的人士屈服后必须与施暴警察一起同唱的“转化”之歌,赞美镇压、粉饰太平。二十一世纪少见的人间地狱,命名为“关怀健康中心”,“法制教育学校”之类,对外宣传,这种中共独有的劳教所,“像医生对待病人,像教师对待学生,家长对待子女”。

许多人不去想为什么中共兴师动众、重金汇集众多大牌名星,专门来美要大唱“同一首歌”,中共领馆动员中国留学生去看,有车接送……。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