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车之鉴!纳粹战争狂人之死 (多图)
 
2005-8-20
 

被告的战争罪犯们(die Angeklagten6)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8月20日报导 / 今年是德国纽伦堡审判纳粹战争罪犯60周年。60年前德国法西斯疯狂发动战争,并对犹太人实施群体灭绝政策。为了让后世深深的记住这段历史,警告那些还有类似图谋的当今独裁者和潜在的战争狂人们以及还在追随中共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江泽民已被国际起诉犯下群体灭绝和反人类罪)之执迷不悟者,大纪元记者吴思特别编译整理了60年前国际军事法庭纽伦堡战犯审判概要:

自1945 年11月20日至1946年10月1日,国际军事法庭在德国纽伦堡市法院大厦的正义宫刑事审判庭(600号房间)对纳粹德国的24名主战犯进行了审判。在莫斯科(1943),德黑兰(1943),雅尔塔(1945)和波茨坦(1945)会议期间,二战的三大同盟国(美英苏)达成一致,审判和惩戒犯有战争罪行的战犯。


纽伦堡法院大厦(Gerichtshof)



国际军事法庭法官(Richter2)


二战的四个战胜国(包括法国),每个国家提供一名法官和候补(轮替)法官,同时也提供检察官。

国际军事法庭于1945年10月18日在后来成为同盟国占领委员会所在地的柏林最高法院大楼开庭。起诉控告24名主战犯和6大“战争刑事犯罪组织”:民族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NSDAP, 纳粹党)的政治领导层,党卫队,冲锋队,(纳粹)帝国政府,总参谋部,盖世太保和安全警察。

对他们的指控包括四点:

1。阴谋策划威胁世界和平罪。
2。计划,发动和实施侵略战争罪。
3。违反战争法规罪。
4。反人类罪。

24名作为主战犯被控告的纳粹领导人:


die Angeklagten_a


Bormann, Martin, 1900年出生,农场主。自1933年担任Rodolf Hess的参谋机构首脑。二战期间是希特勒最高统帅部的最重要的成员。1945年5月初死于柏林(在纽伦堡审判期间这还是个谜,后来查清),被缺席指控犯有1、3、4项罪名,被判3、4项罪名成立,死刑。

Doenitz, Karl, 1891年生,海军上将。希特勒1945年自杀前不久,任命他为接班人。希特勒死后,他于1945年5月2日成立了一个“做生意的帝国政府”。被指控犯有 1、2、3项罪行,被判2、3项罪名成立,判决十年监禁,于1956年释放,死于1980年。

Frank, Hans, 1900年生,律师,自1939年任波兰地方行政长官。被起诉犯有1、2、3、4项罪行,判决2、3、4项罪名成立,死刑。

Frick, Wilhelm, 1877年生,帝国内政部长。被起诉犯有1、2、3、4项罪行,判决2、3、4项罪名成立,死刑。

Fritzsche, Hans, 1900年生,新闻记者。自1933年任宣传部媒体署新闻处负责人。在某种程度上他是已经自杀了的Goebbels(戈培尔)的替代被告。被指控犯有1、 3、4项罪行,被宣判无罪。在其后的消灭纳粹化的过程中他被判9年劳动监禁,1950年秋被释放,死于1953年。

Funk, Walter, 1890年生,经济新闻记者,帝国经济部长,自1939年担任德国帝国银行行长。被起诉犯有1、2、3、4项罪行,判决2、3、4项罪名成立,终身监禁。1957年因病释放,死于1960年。


die Angeklagten_b


Goering (戈林), Hermann, 1893年生。作为普鲁士内政大臣创建了“国家秘密警察局”,后来发展成为“国家秘密警察”(盖世太保)。自1936年他负责动用帝国经济资源重整军备。被指控犯有1、2、3、4项罪名,判决1、2、3、4项罪名成立,死刑。在服刑前夜他服用氰化钾自杀,毒药来源不明。

Hess, Rudolf, 1894年生。1933年希特勒就任总理时,他被任命为纳粹党的副元首。1941年5月10日他飞往苏格兰执行不明任务(据他自己说是想要劝说英国与德国和好,在德国进攻苏联时不要攻击德国),在那里被捕。被指控犯有1、2、3、4项罪名,判决1、2项罪名成立,终身监禁。于1987年在位于柏林 Spandau的联军战犯监狱自杀。

Jodl, Alfred, 1890年生,大将,国防军最高统帅部的首脑和希特勒的战略运作顾问。被指控犯有1、2、3、4项罪名,判决1、2、3、4项罪名成立,死刑。

Kaltenbrunner, Ernst, 1903年生,律师。安全警察和帝国安全总局首脑。被指控犯有1、3、4项罪名,判决3、4项罪名成立,死刑。

Keitel, Wilhelm, 1882年生,陆军元帅,军队最高司令。被指控犯有1、2、3、4项罪名,判决1、2、3、4项罪名成立,死刑。

Krupp von Bohlen und Halbach, Gustav, 1870年生,工业家。作为德国重工业和军火工业的代表被指控犯有1、2、3、4项罪名,由于1944年的车祸不能出庭,对他的起诉于1945年被弃置。死于1950年。(在后来的12个后续审判中,有一个是著名的“Krupp(克鲁伯)案件”,他的儿子Alfried于1948年被美国军事法庭判处12 年监禁并被没收全部财产。)

Ley, Robert, 1890年生,化学家。1933年他取缔了自主的工会并从此领导严格控制意识形态的德国工人阵线。被指控犯有1、2、3、4项罪名,1945年10月26日在纽伦堡监狱自杀。

Neurath, Konstantin von, 1873年生。自1908年做外交工作。1939年3月至1943年(自1941年休假)任摩拉维亚和波西米亚(现为捷克的一部分)的帝国行政长官。被指控犯有1、2、3、4项罪名,判决1、2、3、4项罪名成立,15年监禁。于1954年因病释放,死于1956年。


die Angeklagten_c


Papen, Franz von, 1879年生,1933年第一届希特勒内阁的副总理。后来成为驻维也纳和安卡拉大使。被指控犯有1、2项罪行,被宣判无罪。在后来的除纳粹化运动中被判8年监禁,1949年被释放,死于1969年。

Raeder, Erich, 1876年生,海军上将。自1943年任海军司令。被指控犯有1、2、3项罪名,判决1、2、3项罪名成立,终身监禁。1955年因病释放,死于1960年。

Ribbentrop, Joachim von, 1893年生,商人。1938至1945年任帝国外交部长。被指控犯有1、2、3、4项罪名,判决1、2、3、4项罪名成立,死刑。

Rosenberg, Alfred, 1893年生。自1941年起任东部占领区帝国部长。被指控犯有1、2、3、4项罪名,判决1、2、3、4项罪名成立,死刑。

Sauckel, Fritz, 1894年生,希特勒的负责“劳动力资源”的全权大使,并因此对来自占领区的在德国被强制劳动的500万男女劳动力负责。被指控犯有1、2、3、4项罪名,判决3、4项罪名成立,死刑。

Schacht, Hjalmar, 1877年生,银行家,帝国银行行长和经济部长。自1944年被监禁在Flossenburg的集中营。被指控犯有1、2项罪行,被宣判无罪。不久又因其它指控被德国政府机构监禁到1948年。第二次又被宣判无罪,死于1970年。


die Angeklagten_d


Schirach, Baldur von, 1907年生,帝国青年部部长,自1940年任维也纳的省党部头目。被指控犯有1、4项罪名,判决第4项罪名成立,20年监禁。1966年释放,死于1974年。

Seyss-Inquart, Arthur, 1892年生,律师。1940-1945年任荷兰占领委员会委员。被指控犯有1、2、3、4项罪名,判决2、3、4项罪名成立,死刑。

Speer, Albert, 1905年生,建筑师。自1937年任柏林工程建筑总巡视员,1942-1945年任兵器工业部部长。被指控犯有1、2、3、4项罪名,判决3、4项罪名成立,20年监禁。1966年释放,死于1981年。

Streicher, Julius, 1885年生,社会大学教师。1923年创办了充满敌意的反犹太周报“Der Stuermer(冲锋者)“,甚至在他1940年离任法兰克地区的省党部头目之后,他还是该报的所有者和出版商。被指控犯有1、4项罪名,判决第4项罪名成立,死刑。

纽伦堡审判过程

自1945年11月20日起到1946年8月31日在纽伦堡进行了审判程序。法庭庭长是英国法院成员Geoffrez Lawrence爵士。在218天的审判中,有360个证人提供了证词,有口头的,书面的,还有法庭自己的证据(236条)和从被委派的法官那里收集来的证据。另外还有月20万份书面“宣誓过的保证书”被法庭作为物证。

整个审判过程遵循盎格鲁-美国诉讼程序。总共有超过1000名工作人员在纽伦堡法院大厦为法庭工作(记录人员,口头和笔头翻译,秘书等)。


被审判的戈林 (Goering als Angeklagte)



被审判的丰克(die Angeklagten8)


1946年9月30日和10月1日进行了宣判:12人被判死刑,7人被判10年到终身监禁,3人被判无罪。6个被控告的组织中的纳粹党的政治领导层,党卫队,盖世太保和安全警察被判为有罪组织。

10 名死刑犯被处以绞刑(Goering在行刑之前自杀,Bormann被缺席审判)。绞刑是在1946年10月16日的清晨在纽伦堡监狱的老健身房中执行的(此房于1987年的房屋更新中被拆除)。战犯尸体随后在慕尼黑的一家焚尸炉中火化,骨灰抛洒在伊萨河的一条支流内。


纽伦堡审判公告(Verurteilung Zeitung1)



被处死的纳粹战犯们(executed Nazi Leaders)



tot_Frick



tot_Goering



tot_Jodl


被判监禁的战犯于1947年7月18日被转移到位于柏林Spandau的联军战犯监狱中。最后一个战犯Rudolf Hess1987年在那里自杀。

与原计划相反,因冷战的原因并没有形成后续的四个战胜国共同主持的审判。自1947年到1949年在美国占领的纽伦堡又进行了12场美国军事审判程序,审判政治家,军人,商界领袖,医生,律师和外交部成员等。类似的审判也发生在法国,英国和苏联的占领区内。

主要战犯的审判备忘录于1947-1949年出版,这套“蓝卷丛书”共计22册,14638页。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