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美的滑落与回归 (多图)
 
2005-12-2
 



张铁钧教授执导的《万古开天门》剧照

【人民报消息】新唐人2004年首届全球新年晚会多伦多会场上舞蹈表演中,气势恢宏的唐装群舞《万古天门开》好评如潮,至今仍被称道不止。编舞则是加拿大皇家芭蕾舞学院的唯一华裔教授张铁钧女士。

大纪元记者朱江采访报导,张铁钧女士据悉将率团亲赴明年1月7日至2月25日在全球16个大城市依次上演的新唐人华人新年晚会,记者电话采访了刚刚结束指导排练的张铁钧女士。

* 传统在经济社会滑落

张女士在提到她参加艺术舞蹈创作的动力时说,“近年来社会变成经济社会,人们的思想也在变,舞蹈艺术也脱离了传统,致力于标新立异,哗众取宠。最近看到一部芭蕾舞《灰姑娘》,将著名的灰姑娘圣蒂爱拉的剧情,改成现代派的味道。

原来的剧情是,本性善良的灰姑娘圣蒂爱拉,受继母、两个姐姐的虐待歧视,仍然不记不报,受感动的仙女让她参加舞会,美丽出众她的得到了王子的钟情。因为要十二点必须离开,跑掉一只鞋子,王子用这只鞋子最后终于找到了圣蒂爱拉。这其中两个姐姐的丑陋表现与圣蒂爱拉的善良善恶分明,流传历久。

但今年这个传统剧却偏离了传统的扬善抑恶,而放纵人性中丑恶的一面,以30年代的服装和社会状态,以黑色调为主,两个姐姐趾高气扬,在广告画面占很大比例,圣蒂爱拉几乎看不到。舞台灯光黑暗丑恶,没有美好的感觉,音乐也是怪怪的,动作也是夸张丑陋,用小噱头引发观众笑,引起人的感官刺激。

我还看到香港一幕剧,以‘嫦娥奔月’为题材,但表现的却是人性中最丑的东西,舞台上的道具是一张床,竟把人性中最丑的妒忌、三角恋爱、性乱,赤裸裸的表现在舞台上。把天人嫦娥表现成扭捏作态,像妓女一样。

看了这些我心里非常难过,社会怎么变成这样了,这样的行为和教唆犯有什么区别?当年从事舞蹈艺术的年轻人,从身体条件和气质都是经过严格选拔的,多年来父母培养、个人付出、艰苦的训练很不容易,成功者屈指可数。如果这么高雅的舞蹈艺术却引导人跳这些污秽的动作,就是腐蚀着下一代,腐蚀着社会的价值观。

艺术工作者对社会是有责任的,有责任创造出美好的,干干净净的东西。这是我创作新舞蹈的很大的动力。

* 还原美丽的中华文化

说到自己编导的《万古天门开》,张女士说,中国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这种神韵是自天而来,《万古天门开》乐曲表达了赞颂和描述神的内涵,用渐进递增的手法表达出天门次第打开,众神一步步从苍穹下到人间,再把落入凡尘千万载的众生接回到美妙的家园中去这种意境。名字参考北宋邵雍写的《梅花诗》中的第一句:‘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整个舞蹈场面庄严而雄壮,在最后表达众生迎接盛世天堂,新天新地新人间的到来。




张铁钧教授执导的《佛光普照》剧照

张女士认为,传统文化艺术与当今中国推广的艺术有很大区别。“在中国这五十多年,方方面面艺术都是为政治服务的,表现虚假的繁荣。打土豪分田地时,就推出《白毛女》;文革时,要推倒所有帝王将相,与天斗、与地斗,就出现样板戏。还有《东方红》,用大场面表现民兵,打杀握拳头、冲锋、冲刺等都堂而皇之登场。什么时候政治要求,出现什么艺术形式。最近中国各种危机此起彼伏,前一段时间,文化部先在人民大会堂上演《黄河大合唱》,并推动海外华人参与,又是以文艺形式,以达到爱党即是爱国的政治目的。

国内近年艺术观念也在变,很多舞蹈演员表现腿抬的高,贴在耳朵上,把艺术近于杂技高难度和体育技能,其实这只是将艺术展现停留在表面。”

张女士提到她创作的艺术作品意在还原真正的美丽的中华传统文化。“《花仙》这个舞蹈,是我在修炼中体悟出来的,世风日下,道德滑落,莲花出污泥而不染,这个舞蹈的在于表现从天而降的花仙给人间带来美好和真理。‘花仙’吃尽人间之苦,只为把真理传遍人间。所表现的是一种纯洁,善良和女性的柔美。有观众说第一次看到时不知到为什么流泪,我想是纯净的艺术令人感动,这个舞蹈有一段要求双盘腿,没有一些功底的还做不到。”

清风雅袖初登临,曲终犹有舞袖香。汉唐华夏古风,辗转千年,有幸还可得重见。预期张女士此次将为纽约客带来更为令人感动的作品,让观众在新唐人新年晚会上,一赏美曲、古歌、踏行云流水之步,感受那不会多见的久违了的中华传统艺术神韵。

新唐人新年晚会在全球16城市的22场现场演出时间见网站http://gala.ntdtv.com/




张铁钧教授执导的《花仙》剧照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