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胡涮了民主黨派人士 還是國家主席又遭涮?(多圖)
 
林立
 
2004-9-24
 

胡錦濤做出的承諾等於零
【人民報消息】香港動向雜誌是每月15日出版,而四中全會是16日開幕。所以我們可以在四中全會後看到全會前的一些內幕資料。這讓人心中別有一番滋味。

幾年了,每次八個民主黨派的領袖人物向中央領導人提出意見和建議時,基本都得到滿意的答覆,使他們心中對共產黨重新升起希望。可是中共的每一次承諾和保證都化為烏有,沒有一次兌現的。

四中全會前後 胡錦濤說法自相矛盾

離四中全會還有半個月的時候,九月一日,胡錦濤會見了各民主黨派人士,民盟中央主席丁石蓀和民進中央主席許嘉璐問胡錦濤:在現行社會主義制度下,黨組織的權力和法律權力的隸屬關係如何?

胡錦濤答:我們走依法治國的道路,體現的是個法制社會,法律是至高無上的。黨的領導和黨組織的權力,都要受法律約束和法律指引、規範。如果說黨權、黨組織權力、書記的權力,超越、淩駕了憲法、法律權力地位,那就是人治、黨治。

四中全會,胡錦濤報告提出共產黨「加強執政能力是重中之重」,具體的是「一個中心、三個黨組」。所謂「一個中心」,就是指中共各級黨委都在同級中處於領導核心地位,施行黨治。「三個黨組」,則是指在人大、政府、政協三個部門必須按照黨組的意志辦事,也就是全國所有機關單位要絕對聽從黨的指揮。四中全會把共產黨的獨裁強化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誰是「黨」

誰是黨?「黨」這個名詞不可能做任何事情,把「黨」剖開來看,就不那麼抽象了,聽「黨」的話、按照黨的意志辦事,具體講就是按照中共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的意思辦事,更具體講就是按照九個常委和二十四個委員的意思辦事。而這些人中的多數是中國貪污腐敗、道德淪喪、欺壓百姓、虐殺無辜的代表人物,也就是江澤民最得意的門生,被江精心挑選保送進政治局的。

可想而知,聽「黨」的話是在聽誰的話,愛黨到底是愛誰,「三個代表」代表的是哪一部份人!

民主黨派人士的願望和要求

下面讓我們來看看四中全會前民主黨派人士的願望和要求:


民盟中央主席丁石蓀
動向雜誌9月刊透露,九月一日,胡錦濤和曾慶紅、王剛,在中南海會見了各民主黨派中央正副主席、無黨派人士,並設宴招待。有四十多名民主黨派、無黨派知名人士參加。奇怪的是政協主席賈慶林沒有出席坐陪。

八個民主黨派、工商聯、無黨派人士和宗教界人士等在四中全會前,提出了二百多條意見、八十多條建議和要求。主要歸納為以下十個方面:

(一)加快具體落實政治體制改革、監督機制的改革,

(二)加大力度保障以法治國、以法行政的實施,體現出社會主義社會在法制面前人人平等,

(三)在憲法、法律的保障下,各民主黨派在地方、部門發展組織;

(四)確立、發揮人大在憲制上最高立法、權力機構的地位和行政職責;

(五)準許、保障省、地市二級開辦、發行民主黨派、社會團體的報紙、雜誌;

(六)共產黨員從各民主黨派中退出,保障、維護各民主黨派的獨立性、自身特點和代表性;

(七)整頓社會有強烈意見的公安、司法、工商、稅務、金融、海關部門,保障人民利益、國家利益;

(八)社會道德、風氣惡化、敗壞、墮落,嚴重影響到下一代,影響國家聲譽;

(九)農民、農村、農業問題,須立法解決土地改革,確立農民是土地的主人;

(十)教育投入、教育普及和教育質量,要立法保證。

胡錦濤四中全會前的承諾

會上,民革中央、民進中央、民建中央提出:為什麼政治改革那麼遲緩,不能在社會上體現出來?對政治改革的阻礙,影響到了社會健康發展、長治久安。

胡錦濤承認:政治體制改革遲緩、停滯不前,給經濟發展、社會主義現代化進程造成的影響、損害,是巨大的。

接著,胡錦濤承諾:在即將召開的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稍後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就政治體制、機制改革,會有新突破、新內容、新發展。

我們看到,這種承諾不會兌現,而且永遠不會兌現。看看召開的是什麼會?是共產黨的十六屆四中全會!共產黨的代表大會能推翻自己嗎?當然要提出權力更集中到共產黨手裡。讓黨治更加壓倒一切!

胡錦濤說共產黨淩駕憲法就是人治、黨治


民進中央主席許嘉璐
據悉,今春,在探望榮毅仁、王光英、丁光訓等民主黨派、工商聯、宗教界知名人士時,胡錦濤說:社會制度、時代變化、歷史進程,都告訴共產黨,共產黨本身要改革、要發展、要向前,執政社會基礎要改革、擴展。建國初期,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能在國務院任副總理,在中央部委、地方政府任正職,半個世紀後,為什麼不能?就是要改革、突破,在憲法法律上保障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和共產黨一起主政,這不但不會削弱共產黨的領導地位,相反是鞏固、壯大、提升共產黨的執政基礎。

在九月一日的會見時,民盟中央主席丁石蓀和民進中央主席許嘉璐問胡錦濤:在現行社會主義制度下,黨組織的權力和法律權力的隸屬關係如何?

胡錦濤答:這是一個極其重要的法律觀問題,一直有爭議、有回避。要明確:我們走依法治國的道路,體現的是個法制社會,那麼,法律是至高無上的。黨的領導和黨組織的權力,都要受法律約束和法律指引、規範。如果說黨權、黨組織權力、書記的權力,超越、淩駕了憲法、法律權力地位,那就是人治、黨治,和社會主義社會制度是相違背的。從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來解答,人治就是不平等的專制管治,共產黨變成了「上帝」和「救世主」。

胡又說:實踐中要克服、鏟除人治和人治思維。共產黨要解放思想,解脫舊思維,解決舊習慣勢力的影響。

據聞,曾慶紅、王剛一直黑著臉,一言不發,讓在場的民主黨派人士心頭罩上了一層濃重的陰影。

曾慶紅說胡錦濤講話只代表他個人

九月一日胡錦濤的會見,由控制中央書記處的曾慶紅和江派去監督胡的王剛陪同。會見後,有關胡的講話沒有形成任何文件下發,只侷限在人大副委員長、國務委員、政協副主席和中宣部理論研究室領導人的範圍內「參閱」。

最赤裸裸的是,中央書記僅以「簡報」的形式下達。簡報強調「講話」是胡錦濤和丁石蓀、許嘉璐等民主黨派人士的交談,是在交換「個人」意見。言外之意,胡錦濤講出的話不代表黨中央和國家政府。


胡錦濤還會繼承江澤民的衣缽?
如果胡錦濤發表的講話只代表他個人,那九月一日,他是以何身份在中南海會見四十多名各民主黨派中央正副主席、無黨派知名人士的呢?這些人認為是與胡錦濤的私人會見,還是會見國家領導人?如果是私人身份會見,為什麼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和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兼中央辦公廳主任、中央直屬機關工委書記、中央保密委員會主任王剛要到場坐陪?

為何這些民主黨派負責人和無黨派知名人士向胡錦濤提出對當前經濟改革、社會問題、政治體制改革、黨的工作、中央的方針、政策、措施等意見、建議和要求呢?為何有胡錦濤在場時,他們沒有向曾慶紅、王剛提出那些要求呢?因為中共總書記和國家主席胡錦濤處在有資格、有權力、有義務做出承諾的位置上。

全民關注胡錦濤的動向

但,四中全會沒有兌現黨主席、國家主席的承諾,反而讓胡錦濤以總書記身份拿著江家幫撰寫的發言稿,提出加強「黨」的執政能力「是重中之重」,明確黨法高於憲法。人治、黨治高於法治。

到底是胡錦濤在涮那些民主黨派人士,還是胡錦濤被江家幫為主的「黨」核心所掣肘?全中國,甚至全世界,都睜大眼睛在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