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江交手不留後路 溫家寶背水一戰(多圖)
 
林淩
 
2004-9-21
 

溫家寶背水一戰反洗黑錢

【人民報消息】溫家寶是個實幹家,他溫文爾雅,但關鍵時刻決不退縮。

九月初,溫家寶被中央政治局任命,兼反洗錢工作組組長。他表示:反洗錢工作是背水一戰;別無選擇,不進則退,退則自毀。他並要求大家監督他的工作成效。

中共領導人哪裏有讓別人監督自己的,都是只許自己監督別人、懲治別人,溫家寶是腐敗政府裡的另類。

反洗黑錢雖不是看得見硝煙的戰場,但這個無聲的戰場卻到處是陷阱、暗殺和腥風血雨。最可怕的是,背後下刀子的不是黑社會,而是中共各級領導,尤其是高級領導,高高級領導,沒有特大權力,上千億元的洗黑錢動作是擺不開的。所以,溫家寶擔任反洗錢工作組組長意味著他要把生死置之度外。沒有對國家對人民負責的精神,光那種精神上的壓力都能讓人窒息。

江家幫為首的高官洗黑錢年達五千億元

據國務院有關部門披露:大陸洗錢活動的活躍,是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開始惡化、迅速蔓延的。那正是江澤民當政幾年後,腳跟站穩了,有了自己的地盤,膽子大起來了才明目張膽幹的,九四年至九六年,每年洗錢已近一千五百億;鄧小平死後,九七年至二OOO年,每年洗錢活動已達二千五百億至三千億元;二OO一年至二OO三年,每年高達四千億至五千億元。而二OO二年十一月,正是江澤民交出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那年,外匯非正常外流創記錄,達二百八十億美元至三百億美元。


中共幹部貪腐能力很強!
是誰把這麼多人民幣漂白之後存到海外帳戶上?當然是共產黨的高級領導人,他們幹正事沒有能力,幹邪的歪的,能力卻大大的。

讓人不明白的是,四中全會卻要求任何部門還要加強黨的執政能力,要求「一個中心、三個黨組」,一個中心就是黨中央, 三個黨組就是人大、國務院政府、政協內建立、完善的黨組織,黨組書記是三大部門的太上皇。花瓶政協裡是幾大民主黨派,要民主黨派閉住嘴,必須聽從共產黨的指揮,花瓶的資格都被取消了,那還留著政協幹什麼?

這麼獨裁、蠻橫、貪婪、無恥的中共還需要增加執政能力嗎?沒有執政能力一年能偷盜五千億元呢,要是提高了執政能力,把權力更加集中在這些蛀蟲手裡,那會怎樣呢?

洗黑錢的渠道

動向雜誌9月刊報導,洗黑錢的渠道,有內地的商業銀行、中外合資機構,在港澳、外國的中資企業、中資金融、部省駐港澳窗口公司,在港、外國上市的國企單位,中資高層借公司名義設立的「公司」;還有歐、美、加商賈也捲入了大陸的洗錢活動,而且都是屬於一千萬美元以上的大宗活動。

以江澤民父子為首的這些中華民族敗類自己忙活不過來,連外國人都拉進來參與禍害咱國家!

朱熔基「先天不足」

朱熔基卸任後,雖說不再參政了,但對他的老本行金融工作的感情還是不減。他多次看到自己一手提拔的金融界高幹,一個個中槍落馬,看著金融系統發生的特大案件、資金外流、洗黑錢……,也不禁悲痛不已。朱熔基近期承認:從九二年在中央分管抓金融,是懷著抱負上任的,十二年時間不算短。今天回顧、反思,是多了傷感、挫折、內疚。對金融官場的複雜性、引誘性,我是交了一份差等級的答卷。朱又語帶雙關的說自己是「先天不足」。

江澤民父子逃過了一大劫


前公安部長賈春旺
江澤民1989年當政,北京的反洗黑錢工作,開始於江澤民當政十年之後,九九年秋,由中央政治局通過設立有關機構。奇怪的是,卻沒有運作,直至江澤民交權前的二OO二年五月,才經國務院正式批准,設立了「反洗黑錢工作部際聯席會」制度,由公安部負責,十五個部門、機關配合,包括中國人民銀行、外匯管理局、海關、審計署等。但,二OO二年五月至二OO三年三月,恰逢換屆年,長達十個月未能開過一次聯席會議,所以到江澤民交出二權後,該制度也沒有執行,江澤民父子逃過了一大劫。

當時,委任公安部長賈春旺為聯席會召集人,直接向朱熔基負責,為此政府臨時調撥了三億五千萬元作為運作經費。賈春旺也曾召集過二次各部門機構負責人並頭會,討論過如何開展工作,但與會高級官員不但不想如何去遏制洗黑錢,反而爭著向賈春旺要經費。各部門機構申請的洗黑錢專項經費,高達二十億元!三億五千萬元哪裏填得滿中共幹部貪欲的溝壑,賈春旺無奈,被迫向朱熔基提出:這副擔子很難挑,要求換人。

是賈春旺執政能力不強嗎?還是這些共產黨高官的貪婪症已經深入骨髓?

一個發橫財的絕好時機

江澤民率領的這些貪官污吏發現了一個發橫財的絕好時機:內地每逢換屆年,換屆前夕是經濟、金融最混亂的時期,又稱為「官場橫財年」,有五個最多:銀行不良貸款最多;資金外流流失最多;洗黑錢活動最多;黨政部門小金庫增長最多;金融機構換新帳號最多。

周小川知難而退

換屆之後,由中國人民銀行行長、黨組書記周小川繼任反洗黑錢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召集人。周小川在一篇題為《中國反洗錢的現狀與未來》的主題發言中承認:洗錢犯罪的隱敝性、流動性、多發性、國際性和複雜性,決定了反洗黑錢是中國政府的一項艱鉅、重要戰略的任務。

周小川也知道,銀行等部門之所以敢這麼幹,是因為有強大的後臺指使和操縱,而洗完的錢絕大多數都是放進這些後臺在海外的銀行帳戶內,江氏父子就是犯罪活動中最猖獗者。自己認真追查就是活膩味了。

因此,周小川也顫抖聲稱:擔子太重,能力、膽略有限,恐怕難以勝任。

溫家寶親自披掛上陣


替江賣命入獄的王雪冰
洗黑錢活動是有組織、有後臺、有通道的。經查:在洗錢活動中的若干部門,銀行、海關、境外中資機構是重點;還有八省一市(廣東、福建、上海、江蘇、浙江、山東、遼寧、海南、湖北)占了近十年洗錢活動中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年達四千至五千億元。

事情已經非常明瞭,查處入監的那幾位銀行主管,哪一個都因為替江氏父子賣命而毀了前程的。江澤民一次性轉帳二十多億美金就是通過銀行再轉到境外銀行去的,那洗黑錢最猖狂的八省一市裡有幾個不是江家幫的人馬?所以,反洗黑錢就是與江澤民作對,與江家幫作對,誰也不敢加強這方面的執政能力!

九月初,中央政治局把這個沒人敢接的燙手山芋送給了總理溫家寶,委任溫家寶兼反洗錢工作組組長。

溫家寶:背水一戰,別無選擇

八月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在北京的西山,召開了反洗錢工作部際聯席會議。

溫家寶出席了這次部際聯席會議,他在會上說:中央在反洗錢工作、打擊洗錢犯罪活動,建立完善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和金融秩序,已經進入了一個極其關鍵的時刻,是背水一戰,別無選擇,不進則退,退則自毀,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金融秩序勢將崩潰。這是對國家、對人民、對事業的犯罪。溫家寶在講話中,要求大家監督他的工作成效。

在中國,潔身自好都難,更何況主動出擊,可想而知,在中共高層重重黑勢力的包圍之中,溫家寶的處境更加險惡。好在溫家寶決心已下:「背水一戰,別無選擇」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