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開中國走向「崛起」還是「崩潰」的迷霧
 
作者:司馬泰
 
2004-9-13
 
【人民報消息】中國的走向是一個很有爭議的話題,有人說正在「崛起」,有人說面臨「崩潰」。中國的經濟發展成就和巨大的市場潛力有目共睹,同時,不平衡發展引起的社會矛盾、腐敗問題、金融風險、生態危機、政改滯後、道德下滑等也是不爭的事實。「崛起」與「崩潰」不過是人們對同一問題的不同解讀。

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兩種解讀之間彼此很難溝通,甚至不屑對方的立場。筆者在長期的觀察之下,發現分岐主要出在解讀的基點──經濟、生態、社會制度等──本身具有很大的可塑性,不是多麼無可挽回的鐵板釘釘的東西,就連相對不可再生的生態破壞,人們也認為西方國家也是走過了先污染後治理的過程。這個可塑性給了「崩潰論」「事情將越來越惡化最後導致災難」的崩潰空間,也給了「崛起論」「問題在發展中將逐漸克服,越來越改善」的崛起空間。可以說,雙方基於各種數據的分析預測,在這個可塑性空間中,就不太具有說服人的力量。雙方都認為成功或潰敗不過只是局部的、戰術性的問題。所以,「崛起」還是「崩潰」,與其說是一個理性的數據分析課題,不如說是涉及一個人的主觀想象、信不信的「哲學問題」。

另一個情況就是,「崩潰論」常認為中國的政治制度是許多問題的根本原因,寄希望於西方民主。這一點有很多爭議。首先,其他共產黨國家的西方化沒有給中國人民樹立一個立竿見影的好榜樣,反而成為壞榜樣(至少在短期內);其次,中共一再強調的「國情」,確實是中國人民必須面對的問題。中國人民不願再承受動亂之苦,人們不知道突然西方化以後中國會出現什麼樣的變數,所以,從心理上說,在中國西方化具有的變數和讓中共自己改良的變數之間,人們更可能選擇後者,就是保持現狀,把「寶」壓在中共的自我改良、未來的領導人會漸漸民主化的這場「賭博」之上。這種心理是「崛起論」具有廣泛群眾基礎的一大原因。

筆者在本文中,將避開經濟、生態、社會制度等可塑性問題,而是從另外一個角度──利益取向──來觀察中共,分析中國的走向。「利益」是現代社會一切活動的中心,「利益的取向」是衡量一個社會的政治、經濟、道德問題的綜合指標。我們就從「利益的取向」來看中共改良的前景。

利益可分為「個人利益,集團利益,國家利益,普世利益」。中共在四大利益上的取向上,明顯偏重「個人利益」和「集團利益」,並成為主導其一切經濟政治改革的軸心,是未來繼承人必須承接的緊錮咒,也是讓中共體制內的憂國憂民之士無所作為的腐敗機器。更為重要的是,不可能在這種利益取向下由中共來自動建立制衡其利益取向的監督機制。這種利益取向正從黨總書記一直蔓延到鄉村支部委員,直到每一個人。這種象癌細胞一樣擴散的、缺乏有效制約的現象,我稱之為「利益取向癌變」。

本文將圍繞「利益取向癌變」來分析中共和中國的一些問題,論述中共「利益取向癌變」的歷史的、內在的因素,和外界提供給它的助長其癌變的環境,分析到底是惡性還是良性的,揭示在「利益取向癌變」主導下中共以「萬變應不變」的政策行為,中共的言論自由的底線,如何在沒有獨裁者的時代產生獨裁者的行為,強權高壓怎樣成功地導致老百姓的集體失語,以及在「利益取向癌變」下中共營造出的以「走過場」為特徵的政治生態文化。

我們知道,一種好的社會制度的建立,常常是在生活中自然形成的。中國的出路,不在於從外面強加一個什麼完美的、天才設計的民主的或專制的制度,而是必須有一種讓適合於中國的社會制度自然成形的環境。要說天才,這個看不見的自然力量,才是真正的天才。中共在「利益取向癌變」下的強權姿態,客觀上正在遏制這個天才的出現。長期下來,會使那個最適合中國的制度無法在自然成長中正常臨產,不徹底的半吊子改革會使社會矛盾會越來越不可調合。那時,人們一味委屈求全想要避免的動亂,可能反而不期而遇了。

是不是現在要人民起來推翻中共呢?暴力革命很可能導致新的暴力政府。所以,本文要指出的是,與其我們把眼睛放在「中共」上,它應如何如何改良,或者,人民如何如何推翻中共,不如看我們自己能如何改良。要改良我們自己的行為,首先就要看我們能不能真正的認識中共,看清問題的實質所在。

我常舉的一個例子就是養父同養女的故事。如果養父在收養小女孩時,就是為了日後占有她,那麼,在女孩的成長過程中,養父為女兒所付出的一切心血就不能理解為單純的善意了。我們看到女兒被打扮得楚楚動人、長得健康美貌、能歌善舞,我們能說養父如何如何為女兒謀福利嗎?只要能占有女兒,養父是可以給予她一切的──吃的,穿的,車子,房子,甚至民主,自由,要什麼有什麼──但是,不能超越他自信心範圍內的自由底線──女兒不能違背被他占有的這個前提──這就是他的利益取向。一但女兒不配合了,有了相好的,或者想要遠走高飛了,養父就會收回恩賜給女兒的所有東西。那麼,在認識不到養父的根本目的和利益取向的條件下,爭論女兒好不好,養父好不好,就變得不那麼有意義了。

中共與我們老百姓的關係就如同這裏的養父養女。怎樣「無痛」地解脫中共「利益取向癌變」帶來的可怕後果,我們老百姓應該如何作為,本文將做一些探討。

西方流行的「GIVE CHINA TIME」(給中國時間)的論調,如果理解為讓中共自發演化,就有其潛在的危險,因為「利益取向癌變」注定中共的這個演化過程會不可逆轉地更加「癌變」,導致更多的社會矛盾。

我們不能改變中共,但我們可以改變我們自己。

「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我相信,對於一個恢復正義的民族,一個自發的正在重建道德的民族,上天一定會賜給她一個最好的制度。

(待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