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你有禍了!
 
作者:任不寐
 
2004-8-9
 
【人民報消息】「拿伯的葡萄園」被強制拆遷、上訪的拿伯們被以「反革命罪」和「破壞穩定」的罪名用石頭打死,這不是我們這時代唯一的悖謬──在耶羅波安的統治之下,百姓在我們身邊紛紛死亡。但一直自詡領受「愛人如己」、並打算「做光做鹽」的人們,以及一直誇耀「心憂天下,但一切都是制度」的文化精英們,卻沒有人打開房們接納鄰居的哭聲!北京沒有像所多瑪一樣被剪除,儘管它比耶路撒冷更像大淫婦。由於以利亞躲進了山洞(那個山洞叫恐懼),約拿藏於魚腹(那個魚腹叫「政教分離」),亞哈和耶洗別們可以更加肆無忌憚地搶劫別人的財産、女人,制定奸惡律例,並勒令所有人在他們的銅牛或太陽面前彎曲。治理這地的榮耀也徹底被敗壞,社會失序,環境惡化──但鄰居的哀哭並沒有讓心靈戰兢於末日荒場的恐懼之中,因爲官民正忙於行兇、劫掠和行淫,而教會在忙於上天堂。

我們能否對北京說,你有禍了!我們的確沒有先知和使徒的職份,但我們可以盡先知的功用──這正是神借著先知的作爲和話語所啓示的。 弟兄姐妹,我們領受主的話語,叫我們「愛人如己」,可是我們鄰舍正在死亡。

首先,經由不安全注射傳播的肝炎和愛滋病,已導致三十九萬中國人提早死亡,並造成六百八十九萬壽命年的損失,直接醫療費用 達到一億四千二百萬美元。資料顯示,不安全注射使得全球一百三十萬人提早死亡,其中,中國占百分之二十九點四。這是最近幾天來自新華社的消息。

其次,中國每年因生産事故和交通事故至少死亡14萬餘人,這是官方的統計。我根據有關資料估計,每年此類非正常死亡人數應該接近24萬。前不久《了望》周刊載文披露, 中國每年因公共安全問題造成的GDP損失高達6%,每年安全問題奪去20萬人的生命。這意味著每月死亡近2萬人,這是幾個九一一慘案呢?其中,中國交通事故死亡人數爲美國兩倍日本十倍,交通事故死亡人數世界第一,每天死亡3百人,並仍處上升階段。煤礦事故死亡人數遠遠超過世界其他産煤國家煤礦事故死亡總數,美國的煤炭百萬噸死亡率僅爲0.03,中國是這個數位的100倍。這是來自新華社的消息。

第三,中國每年有近兩萬兒童非正常死亡。與此相關的消息是,中國每年有將近一百萬五歲以下的兒童死亡;四十至五十萬兒童受到車禍、中毒等意外受傷;三成左右的中小學生存在心理異常表現;另外還有數以百萬記的兒童失學、輟學。這條消息來自官方中新社。

第四、全國每年由室內空氣污染引起的死亡人數達11.1萬人,每天大約是304人。這個消息來自「中國室內裝飾協會環境檢測中心」,這個數位,恰好相當於全國每天因車禍死亡的人數。

第五、中國每年至少要處決大約一萬名犯人,但我們不知道在愈演愈烈的中國刑事犯罪中又有多少人被殺害。這是《中國青年報》的消息。 有研究者說,這一數位比世界所有國家死刑案例的總數多出五倍。需要補充的是所謂「犯罪黑數問題」。有人根據國家「七五」社科規劃重點專案《中國現階段犯罪 問題研究》的調查指:中國犯罪黑數問題相當嚴重:犯罪明數最多只占實際發生的1/3,其中重特大案件也只占接報案數的2/3。換句話說,像殺人等重大案 件,大約有1/3沒有立案。同時,中國官方最近承認,中國警方只有30%的破案率。這意味著中國每年殺人案件中的被害人是一個很大的數位。很遺憾,我沒有查到這方面準確的數位。與此相關的消息是:中國1979年的刑法中只有28種犯罪適用死刑,到1997年是將近80種犯罪。而在韓國,只有17種死刑罪 名;印度僅有戰爭罪、謀殺罪和搶劫三個罪名適用死刑;而日本和美國,僅故意殺人罪可以判處死刑。中國的死刑適用擴大到許多非暴力性的經濟犯罪和財産犯罪, 自然使中國成爲世界上規定死刑罪名最多的國家之一。縱向觀察,有研究者指出:1910年改革後的《大清新刑律》規定的死罪有20餘種,1911年辛亥革命 後的《中華民國暫行新刑律》規定的死罪有19條,而現在中國刑法中規定的死罪卻是前者的4倍。

第六、中國每年至少有每年28.7萬人死於自殺。這條消息來自《中國青年報》。2002年國際醫學雜誌Lancet上的一篇研 究文章說:中國自殺率大約爲十萬分之二十三或二十二,遠超過世界平均的十萬分之十三。中國自殺率是國際平均數的2.3倍。自殺已成爲中國年輕人中最爲常見 的死因; 中國婦女的自殺率超過男性達25%,是世界上唯一超過男性自殺率的國家; 農村人口中的自殺率爲城市的三倍。另外,中國每年還有不少於200萬人自殺未遂。

第七,疾病導致的死亡。河南艾滋村慘案以及今年年初的奶粉殺人案向我們表明,相當數量的死亡事件存在人爲和政治因素。與此相關的是,由於貧困,特別是由於結構性的社會貧困,無錢醫病也是導致病人大量死亡的重要原因。一項關於中國死亡問題的研究資料表明:90年代以來,中國農村, 感染性疾病的死亡率依然很高。如1994年,中國農村肺結核的死亡率大幅回升,艾滋病的感染開始在中部、東部這些農村地區蔓延。同時,肺癌、肝癌、乳腺癌的死亡率迅速上升。此外,新華社記者王立彬統計,目前中國已統計塵肺病患者累計超過59萬人,其中存活44萬例左右。新發患者仍以每年1.5萬至2萬例速 度增長。這位作者指出:說到礦山安全,人們往往關注的是事故,殊不知職業病是另一個可怕的死亡漏洞。……塵肺病源源不絕,一個主要原因是職業病防治體系很 不健全,一些煤窯井下粉塵濃度竟然超過國家衛生標準130倍,礦工塵肺病患者率高達35%。衛生部門提供的數位說,2001年全國接觸粉塵作業工人應接受 年度體檢的400多萬人,但僅100萬人接受檢查(《青年時報》2003年904期)。中國還有1.2億人爲乙肝攜帶者,是世界平均的2倍;有2400萬 殘疾人,有1600萬精神病患者。

鄰居在死亡不是最近才開始的。網上署名「北明」的一篇文章轉引專家的統計稱,上個世紀人類三項歷史事件死亡人數最高。一是納粹種族滅絕;二是戰爭;三是共産主義。在這三項人類罪惡中,共産主義國家裡遭到屠殺與「非正常死亡」者的統計數位最高,是八千四百五十萬,兩倍於二戰死亡總數。 而中國非正常死亡人數高居所有共産國家之首:總匯國際社會和中國有關問題專家的調查,最保守的估計是兩千萬,最高估計則是八千萬,她說這些資料可參見美國 夏威夷大學政治學系的教授拉梅爾的統計調查、美國國會七十年代初聽證會調查以及《吉尼斯世界紀錄大全》在「大屠殺」條目等。

鄰居不僅在死亡,更多的鄰居在政治欺壓中流亡、哀哭。「拿伯的葡萄園」事件在我們的時代具有代表性,那就是爲了經濟利益奪取他人的 田地和住宅。這一惡行發生在農村,表現爲非法占地問題,發生在城市,就表現爲野蠻拆遷問題。有人統計,2003年農民反映徵地糾紛、違法占地問題,占信訪 接待部門受理總量的73%。浙江省1999──2001年征用耕地57.7萬畝,造成87.8萬人失地。這篇文章還說,全國失地農民約在8000萬左右。 (《泰山通訊》)。2004年初中國國家信訪局長周占順說:2003年國家信訪局接待群衆來訪批次、人次,同比分別上升67.3%和58.4%,群衆上訪 的一個重要問題就是城鎮拆遷安置問題。與此同時,上訪百姓卻遭遇了拿伯所遭遇的鎮壓──這類案件本起源於官商的經濟掠奪,官方卻以政治罪名鎮壓控訴者。

鄰舍死亡和哀哭的時候,中國的知識精英和教會領袖在哪裏呢?神說:與喜樂的人一起歡樂,與哀哭的人一起哀哭。我們卻說:不要介入政治!我們說,耶和華如此說,其實耶和華沒有說。這是公然做假見證,公然說謊!
舊約的先知和新約的使徒豈非「不介入政治」嗎?
撒姆爾如何站立在掃羅面前?!
拿但如何站立在大衛面前?!
以利亞如何站立在亞哈面前?!
淚眼先知耶利米警告猶太王和百姓:「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施行公平和公義,拯救被搶奪的脫離欺壓人的手,不可虧負寄居的和孤兒寡婦,不可強暴待他們,在這地方也不可流無辜人的血。」(耶22:3)

以西結責備以色列領袖和百姓的罪惡:「其中的先知同謀背叛,如咆哮的獅子抓撕掠物,他們吞滅人民,搶奪財寶,使這地多有寡婦。」 (結22:25)「其中的首領彷彿豺狼抓撕掠物,殺人流血,傷害人命,要得不義之財。」(結22:27)「國內民衆一味的欺壓,慣行搶奪,虧負困苦窮乏 的,背理欺壓寄居的。」(結22:27)「你們依仗自己的刀劍行可憎的事,人人玷污鄰舍的妻子……」(結33:26)

「當總長和總督紛紛聚來見王說:『願大流士王萬歲』」,先知但以理因拒絕順服卻被扔在獅子坑中。他的三個朋友在尼布甲尼撒面前,在「扔進烈火的窯中」這一威脅之下大聲疾呼:「即或不然,王啊,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侍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偶像。」(但3:18)

彌迦是如何面對「霸占土地」和「野蠻拆遷」的呢?他大聲譴責掌權者:「他們貪圖田地就占據,貪圖房屋便奪取。他們欺壓人,霸占房屋和産業。」(彌2:2)「我說:雅各的首領、以色列的官長啊,你們要聽!你們不當知道公平嗎?你們惡善好惡,從人身上剝皮,從人骨頭上剃肉。吃我民的肉, 剝他們的皮,打折他們的骨頭,分成塊子向要下鍋,又像釜中的肉。」 (彌3:1-3)「以人血建立錫安,以罪孽建造耶路撒冷。首領爲賄賂行審判,祭司爲雇價施訓誨,先知爲銀錢行占卜……」 (彌3:10、11)

王明道被拘捕的時候,掌權的控告他違反了羅馬書十三章和彼得前書第二章「順服掌權者」的教訓。這種情況在今天仍然存在。我們必須明白,順服掌權者是在主裡的順服,要求信徒盡納稅的公民責任,保守社會秩序,生溫柔、忍耐的心。但神設立的是政府,不是其惡行。當掌權者墮落爲敵基督的,信徒必須爲真道爭辯,正如使徒說的:順服神,不順服人,是應當的。

你們這些宣布要盡心愛主的人,豈能不知:「耶穌對他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 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太22:37-40)什麼叫愛主?「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這人就是愛我 的。」(約14:21)神命令你們「愛人如己」,你們爲什麼彎曲神的命令?你們的鄰居在死亡,在哭泣,你們的愛在哪裏呢?「若是你弟兄或姐妹赤身露體,又缺了日用的飲食,你們中間有人對他說,『平平安安地去吧,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體所需用的,這有什麼益處呢?這樣,信心若沒有行爲就是死的。」(雅2:15-17)「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雅4:17)我們是有罪的。

誰是文士和法利塞人,我們就是,我們是假冒僞善的,更是假冒敬虔的。我們實是在凱撒的暴政下有了大恐懼,我們嚇得魂飛破散,肝膽懼裂。我們本不敢看地上的血,也不聽鄰居的哭求。然而我們有僞智慧,我們用「政教分離」的教條掩飾自己的怯懦和躲藏,我們用「利用宗教搞政治」這塊石頭來指責兄弟,我們用「那個人很敏感」爲理由重建「中間隔離的墻」。我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我們的舌頭弄詭詐。我們是嘴唇不潔的人,住在嘴唇不潔的民間。

誰是敏感的人?耶穌是最敏感的人,他是羅馬帝國的「政治犯」。誰是最敏感的人,保羅是最敏感的人,他是猶太地區的「異議人士」 ──因此人們詛咒他,躲避他。因此那撒勒人厭惡耶穌,耶路撒冷殺害先知。是的,信徒關心政治與外人不同。我們乃是因著「愛人如己」的誡命。真正的信徒不可 能把「愛政治」放在愛主之上。我們關注社會是不得已的,是我們跟從真理在路上遇到的暫時性攔阻。這世界是神造的,它是真實的,讓我們無可推諉。我們不是佛教徒,否定這世界的實在。我們必須見證盡「治理這地」的榮耀,並在「愛人如己」中活出基督來。

教會忽視鄰居的命運不僅僅來自政治恐懼和生存策略,也來自中國本土的教會傳統,這個傳統被迷信和東方宗教所浸染。上個世紀20 年代非基運動之後,特別是1955年控訴運動之後,中國教會的內地會傳統,特別是倪柝生-王明道-宋尚傑的傳統,仍然是中國教會的主要靈修依靠。這一傳統根植農村,反對文化,反對社會關懷。這是真理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於是三自教會出於茍且強調這一點,他們在「本色化」的自衛運動中墮落爲不信派,而家庭教會出於自義彰顯這一點。丁光訓先生說:上帝是愛。是的,上帝是愛,經上是這麼說的,但愛不是上帝。上帝是光,但光不是上帝。上帝也是公義,公義包含著罪、審判、永恒之初的揀選和門徒的責任。

感謝神,據說,中國有7800萬主的僕人,7800萬「主啊、主啊」的敬虔者。然而,在鄰居死亡和哭泣滾滾衝擊房門的時候,中國也有7800萬不認識主的彼得。恐懼和虛僞把我們釘在各各他現場──沒有義人,一個都沒有!

讓我們指著我們所侍奉的永生的耶和華起誓,站在君王和百姓前放膽宣告:無視律法和恩約的北京,你有禍了,你當悔改。

我們願意在神面前爲中國掌權者,也我們這些「蒙恩的罪人」日夜禱告。

2004年8月9日星期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