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司法現代化歷史上新一頁──國務委員被告出庭
 
作者:史達
 
2004-8-1
 
【人民報消息】2004年7月19日,中國前教育部長、現任國務委員陳至立在訪問非洲坦桑尼亞期間遭起訴,罪名是在中國教育系統「謀殺迫害法輪功」;完全出乎人們的意料,陳至立被迫去法庭應訊,成為中共高官因參與迫害法輪功在海外被起訴的多樁案例中親自出庭的頭一例。

事實上,這也是中國現代歷史上,在位高官中在法庭上作為被告出庭的頭一例,是中國司法現代化歷史上新的一頁。陳至立在坦桑尼亞被起訴,是2000年以來法輪功在世界各地對江澤民及其黨羽曾慶紅、羅幹、周永康、李嵐清、劉淇、夏德仁、潘新春等進行起訴案中最讓江氏集團擔心的一件事。因為坦桑尼亞,一般國內高官以為,是中國在非洲最好的朋友,是世界上逃避控告的最安全地段。

其實不然。

坦桑尼亞,全名叫坦桑尼亞聯合共和國(The United Republic of Tanzania),是位於非洲東部海岸的一個小國,全國面積94.5萬平方公里,相當於中國領土的十分之一,人口3千5百萬。坦噶尼喀及桑給巴爾兩國都曾是英國的殖民地,1960年代初坦、桑相繼按照聯合國決議自治後獨立,1964年合併成立坦桑尼亞聯合共和國。中國在當年與其建立外交關係,並在國民經濟極端困難的情況下,為其修建鐵路;一般中國人認為,坦桑尼亞是中國拉攏第三世界貧窮國家最成功的例子,是中國在非洲最好的朋友。

但是,坦桑尼亞曾是英國殖民地,在英國良心發現、幫助其建立獨立國家後,坦一直也是英聯邦的成員國。在經濟方面,英國和其他英聯邦成員國仍然是坦的最大貿易夥伴;其實,由於歷史的原因,英國對於坦的經濟援助,無論從數量和真誠方面,都遠遠超過中國。西方的議會制、民主選舉,特別是司法獨立、司法公正觀念在坦桑尼亞得到普遍認同;而且,坦桑尼亞人民風純樸,大多數人有信仰、信公正、信人權自由,社會結構單純,司法人員也相對具有敬業精神。

顯然,邀請陳至立以中國國務委員身份來訪的坦桑尼亞總統和政府,對於陳的被起訴,沒有辦法淩駕在本國的司法公正之上,對法院走後門;也許他們也根本沒有搞清楚邀請的客人是那種有可能犯了人權命案的人,所以也不會為了面子去為陳說情,甚至,因為他們人性的正直還在暗中促成公正判決。

據大紀元專訪報導,在陳至立原告國際律師團中有義務為人權案打官司的非洲律師。其中一位最年輕出生在非洲一個律師世家的律師,其爺爺、父親、母親,還有幾位叔叔舅舅都是從事律師行業的,其中母親曾經當過18年的法官,全家又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這位年輕律師為了公平不顧生命安危、為民作主,了解到法輪功被虐殺而無處伸冤的真象後幾乎是義無反顧、拔刀相助。

這位年輕律師等,就是存在於非洲的中國古代道義大於利的士者的現代化身。

至於陳至立本人,因為與江澤民的個人曖昧關係被升為教育部長後,曾忠實執行江的全面腐化、大力推行「教育產業化」的方針,如此,教育不再成為教人語德,而是在赤裸裸的金錢交易中,全面墮落中華文化中德才兼備的教育路線。同時,讓許多家貧的優秀兒童失去受教育的機會,把養育後代從家國的責任中墮落成榨錢的工具。

在江氏全面殘酷鎮壓法輪功時,陳更是積極的把政治的殘酷斗爭伸向學校、伸向學生、教師。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消息,據不完全統計,僅2003年一年至少有210所中國大專院校的435名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送各類「轉化班」、勞教所和精神病院。教育系統官員以剝奪教師工作權利,剝奪學生升學權利為要挾,實施系統的迫害。自1999年,僅清華大學就有300多名教授、教師、博士、碩士、大學生被非法關押,開除工職、學業,或直接送入勞教所。追查國際指教育系統有61人因此被迫害致死。

其中,重大魏星艷案更是震驚中外。28歲的重慶大學研究生法輪功學員魏星艷由於被懷疑在「世界法輪大法日」期間在重慶大學校園放法輪功真象的氣球和條幅,於5月11日在校園中被綁架,5月13日晚,在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的一個房間裡,警察當眾強姦了魏星艷。案發後,重慶大學校方和重慶市當局,不僅不追查迫害女大學生的兇手,反而非法重判5位向海外曝光這一事件的其他法輪功學員,刑期最高達14年。

這些在陳統管下讓人發指的嚴重違反人權的作為,當人們知道她的這些劣跡後,國際友人真的就會把她當作朋友?

其實,江澤民眼看著其相好不得不去法庭應訊「丟臉」,實為不得已。可以設想,在這以前,坦桑尼亞政府和司法人員不知收到過多少次來自江氏處詞嚴厲的外交照會,或者肥膩誘人的億萬銀票,原告國際律師團可能也被威嚇跟蹤,甚至殺手已經上路;但是,江氏可能遠遠沒有這種道德底線去相信天下竟然還有見色不淫、見利不移、見危不退的正人君子的存在。當人們看清了江和陳的真正面目,會有誰會真正為他們罪行開脫呢?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知道在中國的嚴重違反人權的迫害真象、越來越多的正義之士站出來,江澤民及其成員「丟臉」的機會將會越來越多,他們在世界上逃避法律追訴的空間也將會越來越小。

如果連非洲都不能再去了,他們還能去哪兒呢?加上在國內的窩內反,他們真的是在世界上無立錐之地了,你說他們能不急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