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南非黑槍事件看歷史特務 曾慶紅結局堪虞
 
王華
 
2004-7-11
 
【人民報消息】近來到處都聽見人們在議論曾慶紅涉嫌南非槍擊案的事,根據曾的身份與爲人,他這樣一個特務頭子,搞點暗殺恐怖威脅是輕車熟路。這不禁讓我聯想到特務這個特殊的行當。

在遠古時代,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都是沒有這種職業。按照做人根本的原則,講究誠實誠信,而不會選擇去過鼴鼠一樣的生活,成天生活在謊言裡,生活在黑暗裡,不時背著人幹見不得人的勾當。所以在所有古老文化中,都把當特務看成最卑賤最羞恥的事,當成十惡不赦的禁忌而無人問津。

但隨著人們道德觀念的敗壞,隨著政治斗爭的出現,當人們越來越看中物質利益,越來越輕視道德時,諜報,探子,奸細,間諜,特工等名詞就出現了,爲了維護本民族本國家或本團體的利益,人們就把祖先的教導拋到了腦後,什麼誠實無欺,什麼忠貞良心,通通讓位給了利益,只要能打垮敵人,什麼招術都用上了。

到了近代,特別是到了上個世紀,隨著極權主義的泛濫,特務們的特殊任務不但針對外部敵人,也同時轉向了自己人,爲了維護當權者的統治,監視物件也更多的由外部轉向了內部。無論是希特勒的蓋斯太保,還是史達林的克格勃,還是中共的國家安全保衛部,特務伸進了我們日常生活的每個角落,恐怖的陰影籠罩著每個人。

記得小時候看過一部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描寫的是共產黨如何針對國民黨搞的諜報工作,當時還把裡面的人物當成了英雄,後來又看了什麼007的電影,心中不禁生出一種嚮往,長大也想當特務。可幾十年過去後,生活慢慢教育了我,歷史也讓我明白了那句古訓:多行不義必自斃的道理。

無論那個特務多麼「優秀」,多麼「傑出」,其最後的結局都是很可悲的。下面我們不妨舉幾個例子。

記得一部記錄片講述了史達林時代蘇聯駐中國大使盧-甘聶茲-阿爾列裡斯基的故事。當初史達林幫助中囯共產黨的根本目地是爲了侵吞中國領土,外蒙古就是這樣被他裡外夾擊搞到手的,當時他還想把新疆全部納入蘇聯版圖,盧就是這樣被派往新疆的高級特務,而他對外的掩護身份是「副總領事」。盧在新疆廣泛聯絡各族各派別,利用鴉片金錢,許願封官,成效甚豐。

當時蘇聯外匯緊缺,一直在中國大量販賣鴉片以獲取暴利。就在盧幹得正紅火的時候,突然接到貝利亞的電報,召他回國度假,誰知再也沒回來,因爲他掌握的內幕太多了。報紙上說他是因車禍摔下懸崖而死,而真實情況他是被克格勃殺害了。最初計劃是在療養院把他毒死,後來上級改變了主意,把他押回莫斯科審訊了整整一個月,然後向他道歉說「搞錯了」,讓他乘火車繼續回格魯吉亞度假,可火車上卻早有三個高級殺手在等著他。殺手還被指示不許用槍殺,盧是被錘子打昏後勒死的。死後屍體被開到山上,造成墜崖假像。當晚就被早早掩埋了,可第二天貝利亞來電話,屍體又偷偷挖了出來,舉行了隆重的葬禮。一個所謂高智商的人就這樣被人愚弄玩耍於掌股之間。

再說貝利亞本人吧,不管他如何效忠史達林,如何殺人不眨眼,如何惡魔成性,他雖然沒像他前兩任那樣被史達林殺掉,可他逃不掉歷史的懲罰,最後也被處死了,不得善終。

再說個我們中國的例子,當年上海灘有個敢同杜月笙、黃金榮公然叫板爭霸上海灘的斧頭幫幫主,誓與蔣介石、戴笠不共戴天的豪傑之士,人稱「江淮大俠」「暗殺大王」「風流殺手」的王亞樵(1887-1936年),他策劃了一系列驚天動地的大案:謀殺蔣介石,槍擊宋子文,炸死日軍指揮官白川,刺傷汪精衛。誰曾想暗殺大王最後卻被別人給暗殺了。

最後這位風流大王爲他的風流付出了性命的代價,甚至於連臉皮都被人剝下來獻給了戴笠。試想真有007其人,我想他的命運也不會比這好那去,他的風流瀟灑,也不過是讓風情女子免費享用一把而已,待他年老色衰時,哪個女人會正眼瞅他一眼?在他病痛孤獨時,誰會再垂青與他?正如古話所說,玩弄別人其實就是出賣自己。

再說特務頭子戴笠吧,人算不如天算,本來一次普通的飛行,可偏偏臨時換了駕駛員,飛到南京時又逢大雷雨天,別的地方也下雨,只好穿雲下降強行著陸,結果機毀人亡,連具全屍都沒見著。

我們再說說共產黨的特工領袖周恩來吧,許多史料研究讓人們越來越對他有了不同的認識,現在人們知道他不僅親自執行了慘絕人寰的上海[顧順章滅門慘案] ,也是歷次中共黨內運動中清洗異類最積極的力量,無論國民黨還是共產黨當權,他都能吃得開,無論政治風雲如何變化,他都能穩坐釣魚臺。

難怪清水君評價他說,他永遠站在實力最強的一方,哪怕出賣昔日的朋友。無論毛要斗誰,週一定扮演積極的打手,斗王明,斗高崗,斗彭德懷,斗劉少奇,斗林彪,要是少了周恩來是不能成事的,因爲文革時所有死刑判決書都必須他簽字,再說三反,五反,大躍進,文革,武斗,知青下鄉,要是沒有周的煽風點火恐怕也不會這麼糟。他從來不曾給毛出點好主意,更不用說義正詞嚴地文死諫一番,他總是有本事把毛孩子般的熱情和詩人的浪漫演變成巨大的災難,總是把毛給逼到歷史的罪人一角,自己卻裝出一副出淤泥而不染的清純樣子。

他這套特殊本領最後帶給他自己的是什麼呢?用句老百姓通俗的話說,他斷子絕孫,而且被癌症折磨得不得好死。

最後我們再看看當今共產黨的特工領袖曾慶紅吧。前不久的臺灣大選,許多人就懷疑他參與了黑槍的幕後行動,可惜天佑臺灣,陳水扁一轉身子彈偏了;這次南非槍擊案,也只是打中了腳部,未能傷及性命。說來曾慶紅也挺有本事的,爲了鎮壓每年的六四風波,他拋出了新招:抓特務,所謂特務,依然是那些異見人士,可是以特務的名義抓他們,外人無話可說,因爲是特務嘛,涉及國家機密,也就不用對外解釋抓他們的理由了,這樣一來許多民運人士法輪功人一夜之間都成了特務,真是新鮮。

更有甚者,曾慶紅作爲江澤民的心腹,鎮壓法輪功的事是他一手操辦的,時到今日他竟雇兇殺人。結局堪虞。

〔原題目:由南非恐怖槍擊案看特務行業〕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