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使人堅貞 強暴是惡者的自毀之路
 
梅潔
 
2004-7-10
 
【人民報消息】瀋陽姑娘高蓉蓉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在暴力洗腦面前不妥協,被龍山勞教所惡人電擊長達近7個小時,面部皮膚被大面積燒糊。

據明慧網報導,2004年5月7日,36歲的瀋陽藉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龍山教養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等叫到值班室,銬在暖氣管上摧殘折磨。唐玉寶、姜兆華連續電擊高蓉蓉6-7小時,從下午3點至晚上9點多鐘。當時高蓉蓉的面部腫大變形,滿是水泡,燒焦的皮膚與頭髮膿血粘在一起,面部腫脹後眼睛只剩一條縫,嘴腫得很高變形,連朝夕相處的普犯都認不出她來了。

對比高蓉蓉遭受酷刑前後的照片,相信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會為江氏國家恐怖主義的酷刑手段所動容。可以想象:在7個小時中,為了使高蓉蓉屈服,施暴者曾經採用何種恐怖的手段。從高蓉蓉受傷十天後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在不能使她屈服時,暴徒們下手之狠,用心之毒,這種窮兇極惡的行為是想讓受害人的嚴重身心傷害伴隨其一生。

據報導稱,龍山教養院的院長李鳳石曾高蓉蓉說:“這是專制機關,手銬、電棍是幹啥的?不信治不了小小的高蓉蓉。”我們不得不承認那些從惡者手中確實擁有強大的工具:手銬、電棍、如狼似虎的惡警和助紂為虐的刑事犯,甚至通天的權勢、監獄、法庭……但是,這一切的強大面對一個小女子對信仰的堅定又顯得多麼虛弱?

如果用最強大的國家機器,最殘酷的刑罰都不能使一個信仰群體改變,從另一個角度說明了什麼?可以想象,在漫長的7個小時中,每一秒鐘,高蓉蓉都在巨大的煎熬中度過,從肉體、精神到心靈。也許一句是怎樣的力量讓她戰勝了劇痛、威脅、恐嚇、屈辱、絕望……,頑強地走過來的?

記得加拿大律師伯格曼在一次法庭陳辭中說過,“如果一定要用監禁和酷刑折磨才能改變他們,那麼說明,他們的信仰一定是堅不可摧的,他們的信念一定是威力強大的,使得他們面對暴力時不折不彎、圓融不破。不管法輪功是不是信仰,我們所有人都會去選擇。從他們(法輪功學員)的證詞中,我們肯定可以這樣說,法輪大法是如此偉大的信仰,能夠驅動每一個修煉者去探尋他的美好。”

正是憑著對真善忍佛法真理的同化,5年來,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放下生死,不畏暴力、威脅,用和平理性的方式講出真相、揭露邪惡。

曾經被加拿大成功營救的法輪功學員王玉芝女士,在中國因為堅持真理曾三次被非法關押,她曾遭受過殘酷的灌食折磨,她在回憶那段經歷時說,“我知道只要說一番違心的假話,只要照他們的意思寫個決裂書,然後去反戈一擊,去批判法輪功,我就能得到解脫。可是我從沒想過選擇這條路!我心裏很清楚,活著的這一天我也在遵循著‘真善忍’的標準而行,我不會向謊言和醜惡妥協!”“人其實都知道真善忍好,面對現實中的壓力和要挾的時候,很多人就忘記或故意忘記它的珍貴,可是佛法修煉者不會。”法輪功學員們體現出的這種堅貞不屈的精神和道德勇氣本身就是對國家恐怖主義的巨大鞭撻。

暗室之內,神目如電。龍山教養院唐玉寶、姜兆華一夥惡徒不擇手段的對失去人身自由的法輪功女學員施暴的種種行為,是其內心陰暗與空虛的大暴露,是其喪失人性後的狠毒表現。但是,強暴只能是惡者的自毀之路,所有對大法弟子行惡者必然下場可悲,而浴火不屈的鳳凰將通過正信之路而永恒,這是善惡有報的宇宙法理所決定的。

更多人的良知面對如此殘酷的事實,將不再對江氏集團的國家恐怖主義默然處之。邪不勝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