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民调查」爆重重黑幕 中共领导人寝食难安
 
2004-2-29
 
【人民报消息】(中央社记者焦兴华特稿)中国大陆召开十届二次人大、政协「两会」前夕,中共严厉查禁目前在大陆广为流传,披露农民困苦生存的书籍「中国农民调查」。这本揭发农村问题重重黑幕的畅销书,碰触到中共政权最痛的敏感地带,让中共领导人寝食难安,也显示农村九亿农民苦难生活仍是胡温体制政权挥之不去的梦魇。

中国大陆二月八日发布国务院一号重要文件「关于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见」,这是时隔十八年后中共再次把三农问题作为中央一号文件下发,显示农民、农村、农业「三农问题」仍是胡锦涛、温家宝领导体制的棘手问题。中共中央这份一号文件坦承,当前农业和农村发展中存在著许多矛盾和问题。

「两会」即将召开,中共有关部门开始收紧控制舆论,包括最近成为热点话题的「三农」问题遭到封杀。中共中宣部最新下发各地的宣传报导动态,明确要求各地主管部门在「两会」到来之际,部署所辖报纸、电台、电视台的宣传报导,同时要净化舆论环境。

中宣部并指令媒体不得炒作一些敏感事件、题材和书籍文章,今年一月在大陆畅销出版、由安徽作家陈桂棣、春桃夫妇合著的长篇报告文学「中国农民调查」。书中详细描述多件安徽农村大案,以一幕幕触目惊心的农民血泪故事,真实呈现中国农村、农民、农业的「三农问题」。

「中国农民调查」揭发中国农村问题重重黑幕,内容包括:村民揭发干部帐目不清而赔上四条命、农民抗议重税而遭公安打死、官兵追税有如日军入村、村官抢粮抵债兼杀人等。

陈桂棣坦承,要发现中国农民的贫穷和苦难并非难事,他们能集结成书不过是比别人多了一点勇气和冒险精神,加上此时适逢中共当局宣称要解决三农问题,造就作品问世的时机。出版此书,夫妇两人曾作出离乡背井、官司纠缠甚至锒铛入狱等最坏的打算。

为了这部书,陈桂棣夫妇放下当时才半岁的儿子,耗时三年跑了安徽五十个县,自掏腰包五万元人民币采访写作,历经波折而不放弃。为了求证于专家学者,他们上北京时蒙受种种白眼;面对农民惨状,他们已无所畏惧,下笔也没有包袱,甚至指名道姓涉案官员,上至中共领导下至村官乡吏,并因此惹上官司,面临诉讼。

大陆农村地少人多,约有一亿两千万农村劳力过剩,加上近年来乡镇企业大量裁员,大批失业农民被迫到城市出卖劳力。这些进城打工的农民近年来流动规模日益扩大,从八十年代初的每年三、四千万人次已增加到一亿人次,其中九千万人形成跨地区流动,农民工流动范围并持续扩展,不仅跨省跨市,甚至参加「劳务输出」,农民工的流动周期也越来越长,并集中至发达城市及东南沿海发达地区。

中国农民还要负担乡、县政权运作,各级干部、教师、教育费用的巨大开支。中国大陆两千多个县级政权,五万多个乡镇政权和七十多万个自然村,有上千万吃皇粮或吃补贴的人员。地方政府的财政本来有限,巨大的财政支出缺口,则完全源于对农民的各种税费和名目繁多的摊派。收入最低、最不稳定和极为脆弱的农民、农村、农业却需要支付县、乡、村政权运作费用,义务教育费用。

大陆五十多年来,城乡差别、工农差别、东西差别日益扩大;在中国经济连续十多年GDP增长在百分之八至九,城镇居民收入年增长两位数的情况下,但广大农民的收入成长缓慢,农户可支配收入极其有限。大陆农民每月消费支出只有一百三十九元人民币,其中一百一十七元用于衣食住等生活必须品消费,仅有二十二元闲钱可花用。中国大陆东部和大城市郊区有一亿农民生活水平接近或等同城市居民生活水平,中西部的六亿农民生活贫困,还有近三千万农民处于极端贫困之中。

大陆农村目前约有五亿劳动力,其中有四亿剩余劳动力。中国农村劳动力比世界所有经济发达国家总劳动力四亿还要多百分之二十五。而就现在和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生产水平,种二十亿亩耕地只需要一亿劳动力就足够了,余下的四亿劳动力无处可去,这是「三农」结构性的障碍。

此外,大陆农村在土地资源、水资源方面极度短缺。中国目前人均占有一亩多耕地,农户仅占有半公顷耕地的状况下,制约了中国农业规模化生产和农民收入的增长。即使三十年后,中国城镇化达到百分之五十,仍有七、八亿农民滞留农村,土地资源短缺的状况至少在三十年之内不会有根本性的改观,甚至情况还可能恶化。在中国的六百六十二个城市中,有四百多个城市严重缺水,年缺水六十亿吨,加上农村地区全年缺水两百亿吨,水资源的短缺也是严重阻碍大陆农业发展,导致庞大农民生活困苦的重要因素。

解决「三农」问题涉及政治、经济体制改革,绝非一朝一夕,一蹴而几的。然而「三农」问题具有紧迫性、复杂性和长期性,「三农」问题若不尽快改善和解决,危及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中共总理温家宝在二00三年三月就任中外记者会上,曾公开表达他接任总理职务其中最让他寝食难安的即是三农问题。

大陆十三亿人口中有九亿多是农民,「三农」问题处理的好坏,关系中国大陆发展的成败。卸任的前总理朱熔基政府工作报告中坦承,近几年来农产品价格下跌,农民收入增长缓慢,挫伤农民积极性,动摇农业基础地位,已危及大陆国民经济全局。

「中国农民调查」去年十二月首先在「当代」杂志刊出,一鸣惊人。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今年一月出版单行本,再度轰动,人民文学出版社对此书的介绍是「听作者锥心泣血哭述农民的命运,我们收获的不仅是眼泪。」

这本书在中国大陆各地引发热烈回响,各报章和网际网路上涌现读者的感言:「我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与隐痛」;「我们看到了想像不到的贫穷、想像不到的罪恶、想像不到的苦难、想像不到的无奈、想像不到的抗争、想像不到的沉默、想像不到的感动和想像不到的悲壮」。「中国农民调查」公然揭露大陆农民生活困苦的真相,严厉批判中共官僚体制下重重黑幕,对农民惨无人道的压榨剥削。这本书赤裸裸揭发大陆亮丽经济发展背后的黑暗面,若不加以查禁,恐成野火辽原,一发不可收拾,绝非高压体制下的中共政权所能容忍的。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