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逐女記者的背後
 
作者:夏青
 
2004-2-19
 
【人民報消息】上星期一報導說到新唐人電視記者孫麗傑在採訪新年文藝演出被無理驅逐的事。據說這臺演出由費城市政府商業部和中國駐紐約領事館合辦,政府新聞部邀請了新唐人電視臺及其它媒體採訪。有意思就有意思在這個「中國駐紐約領事館合辦」上。據說天普大學教授程君復以「反獨促統聯盟」的身份參加,竟代表三個組織單位,用「武力」把女記者孫麗傑「請」出禮堂。理由程也表明,「你是法輪功!你壞!」 在女記者回答他的質問「誰請你來的?」之後,他竟本末倒置地叫囂「你用記者身份威脅我!」大失學者身份。是多麼大的仇恨和壓力讓程教授大失風度,硬是打破大家欣賞新年演出的詳和,對一弱女子動粗呢。有關新年演出的報導能讓程教授害怕至此麼?到底怕什麼被暴光呢?

說一個我聽到的故事。一位年輕的母親帶著9歲和3歲的孩子到朋友家作客,偶然提及她煉法輪功,這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對於朋友的那位來美探親的媽媽,不啻一個晴天霹靂,「法輪功!你是我見到的第一個煉法輪功的。你會不會殺人?」「前兩天中央電視臺還剛播出你們殺人,一個煉法輪功的投毒殺了十幾個人」。 老人突如其來的恐慌反把那位年輕母親驚呆了,這位年輕母親並不擅長於去為自己辯護,一時間好像房間裡的空氣都凝固了。過了半晌,她只怯生生地說出了這麼一句話,「阿姨,你看我像殺人犯嗎?」聽到這兒,我難過得流下了眼淚。「你看我像殺人犯嗎?」嗚呼!是誰,又是憑什麼,逼得一位溫柔善良的年輕母親要在眾人面前,要當著自己孩子的面,去說出這樣委屈、這樣揪心、這樣侮辱自尊的話?!

另一個發生在小學生身上的事更讓人絕望。在大陸某地,一位老人在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一個小學生看到,對著老奶奶大罵「邪教徒,離我遠些」。天地蒼生啊,一個幼稚的心靈如此對待一位老人,我們的心不在流血嗎?小孩子都不放過,這是何等的仇恨!

程教授無疑也是這種仇恨宣傳的受害者,以至於在公眾場合說出做出這麼失態的事。費城華埠某華人社團評論此事件「破壞了華人的形象。」要說程教授做出這種失態舉動,另外一個主要原因是因為中國駐紐約副領事當時也在現場。新唐人電視臺因真實報導薩斯病、香港23條立法,迫害法輪功而激怒了江澤民,作為其代言人,中國駐紐約領事館自然會對此電視臺態度鮮明。再加上女記者修煉法輪功,如果副領事在場卻不做出什麼舉動,似乎交代不過去。所以就有程教授「代表」了,領事館採取默許態度,縱容黑手公然侵犯憲法第一修正案,干擾新聞採訪自由。

去年六月二十三日,紐約的唐人街發生梁冠軍等人光天化日之下圍毆法輪功學員的事件,而中國領館人員居然在第二天的媒體中公然支援梁的暴力行為。這種將迫害法輪功的魔爪伸向美國這個自由國家的行為讓人瞠目。眾多海外華人團體,美國國會議員對這種損害中國人形象,踐踏美國自由民主立國之本的行為紛紛做出譴責。

就在前不久,加拿大安大略省高等法院對中國駐多倫多副總領事潘新春誹謗案於2004年2月3日做出判決,多倫多商人、法輪功學員喬·契普卡對潘新春誹謗的指控成立,當日缺席出庭的潘新春須為誹謗言論造成的損失做出賠償。這是以法輪功學員名義成功起訴中國外交官在海外迫害法輪功的首件案例,也是中國外交官由於散布對法輪功的仇恨而被西方法庭判處有罪的首件案例。法輪功學員在發言中說,任何人在加拿大的土地上重覆中共的謊言誣蔑誹謗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都將承擔法律責任。

再看看費城市政府對這事的反應。費城市長 John Street 在聽說此事後,當即表示支持記者的新聞報導的權利。費城市政府新聞主管 Barbara Grant 表示要就此事進行調查。她強調信仰是記者的私事,媒體有報導和參加公開事件的自由,「要確保這樣的事以後不會發生。」

這也是我的希望,讓我們一起制止仇恨在海外華人中蔓延,制止領事館將恐懼帶到海外。

(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