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你心裏播下仇恨的火種?
 
——“江澤民為什麼是最邪惡的”系列之一
 
司馬泰
 
2003-8-20
 
【人民報消息】大陸民間流傳很多關於江澤民的順口溜、笑話甚至緋聞,反映出老百姓對他的反感。不過要深究起來,很多人只是停留在膩煩他的地步。要說江澤民有多惡,很多人還一頭霧水;要說他是有史以來的最大惡人,說不定有人覺得你在搞人身攻擊。確實,歷史上的惡人多的去了,區區江澤民如何能成為最大的邪惡?沒準兒還有人用中國經濟的發展、國際地位的提高為江澤民辯護,甚至連江澤民的拉幫結派、貪污腐敗、壓制自由、出賣國土,鎮壓法輪功、隱瞞疫情、霸著軍委主席等等罪行,認為都不過是極權政府獨裁者的一貫作為,換誰也差不多。

那江澤民到底有多惡?我也一直說不清,直到···

一日朋友聚會,話題轉到法輪功,本來輕鬆的氣氛,一下子激烈了起來,對於兇犯江澤民人們似乎並不關心,反倒譴責起作為受害者的法輪功,這不對,那不該,難聽的話一個接一個,甚至說出“我要是江澤民,也要鎮壓法輪功”。更絕的是,痛痛快快地指責完以後,對於那些同情法輪功的辯白,卻顯示出極大的不耐煩,號稱不感興趣 。在座的有人說“江澤民迫害真善忍,是對人類道德的破壞”,這些人更是覺得滑稽可笑,“道德值多少錢一斤?破壞一個已經不值錢的東西,有什麼大驚小怪?發展是硬道理,穩定大局才最重要”,然後打斷對方的話頭,帶著勝利者的喜悅,各自談論起如何發財去了···

這是一個在普普通通的地方,發生的普普通通的故事;在許許多多地方,一定還在發生著許許多多類似這樣的故事。就是從這樣尋常百姓的尋常故事裏,卻讓我看到了“江澤民到底有多惡”這個問題的真正答案。

有些人與法輪功原本無怨無仇,甚至都沒有真正接觸過,更談不上對法輪功有多深的了解,可是他們卻可以做出“什麼都知道”的樣子,“理直氣壯”不負責任地漫罵譴責。對於對方的辮白不願理睬,對於對方承受的痛苦不願感覺,對於這場對人性的迫害不是挺身而出、反倒落井下石 ···這些人的眼裏流露著對法輪功發自內心深處的不屑、反感、憤怒和仇恨。

江澤民到底有多惡?他在人們心中種下的仇恨有多大,他就有多惡!江澤民的惡,惡在一個邪,邪就邪在把人們的心裏灌滿了對法輪功的仇恨。他製造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仇恨,也就構成了他最大的邪惡!

美國一家華文報紙報導,在弗吉利亞州有一個曾經在中國大陸是品學兼優的年輕人,畢業於合肥中國科技大學,夫婦留美獲博士學位後留下工作。與他們住在一起的母親修煉法輪功。由於聽信了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誹謗,把不懂一點英文的母親趕出了自己的家門,年邁的老人只好借宿在當地學員家中。“孝順”是華夏祖宗留給後人引為驕傲的品德,這位老人的兒子曾經是多麼孝順,而江澤民種下的仇恨卻上演了一出讓人心酸的人間悲劇!

還有一個我聽到的故事。一位年輕的母親帶著9歲和3歲的孩子到朋友家作客,偶然提及她煉法輪功,這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對於朋友的那位來美探親的媽媽,不止一個晴天霹靂,“法輪功!你是我見到的第一個煉法輪功的。你會不會殺人?”“前兩天中央電視臺還剛播出你們殺人,一個練法輪功的投毒殺了十幾個人”。 老人突如其來的恐慌反把那位年輕母親驚呆了,這位年輕母親並不擅長於去為自己辯護,一時間好像房間裡的空氣都凝固了。過了半晌,她只怯生生地說出了這麼一句話,“阿姨,你看我象殺人犯嗎?”聽到這兒,我難過得流下了眼淚。“你看我象殺人犯嗎?”嗚呼!是誰,又是憑什麼,逼得一位溫柔善良的年輕母親要在眾人面前,要當作自己孩子的面,去說出這樣委屈、這樣揪心、這樣侮辱自尊的話?!

另一個發生在小學生身上的事更讓人絕望。在大陸某地,一位老人在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一個小學生看到,對著老奶奶大罵“邪教徒,離我遠些”。天地蒼生啊,一個幼稚的心靈如此對待一位老人,我們的心不在流血嗎?小孩子都不放過,這是何等的仇恨!這種仇恨如何才能消彌?

改革開放二十幾年來,中國的綜合國力、與世界的聯繫大大增強,可是,這卻成了江澤民散布仇恨的資本。

歷史上任何一個暴君,都沒有江澤民操控如此廣泛的媒體系統,中共的報紙、電視、電臺、互聯網,覆蓋全球。江澤民誹謗法輪功的謊言可以在幾乎同步的時間裏傳遍全世界。天安門自焚騙局,傅怡彬京城血案,浙江投毒乞丐被殺案,中國大陸看到了,美國看到了,甚至臺灣都看到了;

歷史上任何一個獨裁者,都沒有江澤民擁有這樣龐大的黨、政、軍、警、特務、外交以及工會、學聯、婦聯、政協、科協、受控的民主黨派和宗教協會等等各種各樣從上到下的嚴密組織,來對一個平和團體進行無情無期的打壓、監控和迫害;

歷史上任何一個流氓,都沒有江澤民擁有從人盯人到高科技的如此嚴密的信息封鎖系統,來掩蓋他的罪行。不讓上訪,不讓請願,不讓發傳單,不讓打橫幅;任何媒體都不准報導法輪功真相;建立網絡警察,修築信息防火牆,封鎖海外法輪功網站,盡一切可能堵絕法輪功真相的流傳。近千人被折磨致死,被非法判刑的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勞教的至少有數十萬人,各地警察、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使用酷刑四五十種。這麼大的一件迫害,社會上好像都不知道,甚至都不相信現在還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掩蓋是江澤民邪惡的本質所在;

歷史上任何一個惡棍,都沒有江澤民這樣利用一切接觸國際媒體、國際領袖的機會直接造謠誹謗。 江澤民在法國接受費加羅報記者採訪時,把法輪功打成“邪教”;在亞太經合會上,向美國總統親手遞送血淋淋的誹謗小冊子;在接受美國CBS“60分鐘”新聞採訪時,說法輪功光自殺的就有幾千人 (超過中國官方公布的數字數倍);在接見日本客人時說,他過去從未聽說過法輪功,後來在另一個場合,又說他早就知道他有一個同學就是練法輪功練出偏了。信口雌黃是江澤民邪惡的本性;

歷史上任何一個極權統治者,都沒有江澤民擁有如此大的在聯合國的投票否決權和十幾億人潛在的龐大經濟市場,來要脅、利誘國際政治領袖和經濟巨人對他迫害法輪功和其他團體的人權惡行一再讓步、委屈求全;

歷史上任何一個撒彌天大謊的無賴,都沒有江澤民的謊言來得徹底,來得無所不在。它針對每一個人心中的各種各樣的觀念,用各種各樣的謊言,全方位地來迎合人的想法,加以利用放大,讓人接受謊言,製造對法輪功的仇恨。你相信科學嗎?就說法輪功是迷信;你反感政治嗎?就說法輪功參與政治;你妒忌別人發財出國嗎?就說人家斂財;你不喜歡有組織嗎?就說法輪功組織嚴密;你厭倦了幾十年的個人崇拜嗎?就說人家搞精神控制;你愛國情緒高昂嗎?就說人家淪為反華勢力的工具;你不是覺得氣功太玄乎不相信嗎?就說練功走火入魔;你不是希望社會穩定嗎?就說法輪功破壞穩定;法輪功不是講真善忍嗎?就說你不真不善不忍,從善心要生出殺心;你相信政府不會再撒那麼多謊嗎?它就把謊越來越大地撒下去,從自殘自殺到自焚,從殺親人到殺他人,從殺一個人到殺一群人,多得讓你不得不信;你不是同情法輪功嗎?把你的政績同處理法輪功掛鉤,有人上北京上訪就免你官職、讓你下崗、扣你獎金,逼你與法輪功為敵;

歷史上任何一個迫害信仰的無恥之徒,都沒有江澤民這樣進行如此龐大的對信徒的洗腦轉化。法輪功學員被抓起來強行送進轉化班,用各種歪理邪說、用親情、就業就學壓力,加上酷刑折磨,針對你的每一個潛在的不穩的心,利用放大,一定要讓你鑒下不煉的保證,讓你放棄正信;再讓被轉化的人,去圍攻轉化別人,把人變成鬼,在一條黑道上走到底。

中國發展了,人們開始過上“好日子”了。但是,江澤民卻要置法輪功於死地。當人人都吃不飽時,餓死人不算新聞;當人人都能吃飽吃好時,餓死人那就是真正的罪惡!正是這種表面“進步”中的實質性的倒退,這種謊言掩蓋下的迫害,才凸現出江澤民邪惡之極限。

江澤民種植仇恨靠的就是謊言。

江澤民維持仇恨靠的就是掩蓋。

掩蓋靠的是阻止法輪功講真相。

江澤民控制著中國的一切媒體,並動用國家機器把走出來講真相甚至沒有走出來的法輪功學員抓起來,轉化,勞教,判刑。據說這耗掉了國家財政的四分之一,並要不惜一切代價來阻撓法輪功在海外對他的起訴。

有一天,兒子不小心把一杯果汁灑到了地毯上,媽媽費了很大勁兒才清洗乾淨,但是,再怎麼洗也已經沒法恢復原樣了。我想到了這場對真善忍的迫害,江澤民用謊言把人們的頭腦污染了,種下了觸及靈魂般的仇恨,要清洗起來將是多麼艱鉅,多麼漫長的任務啊!也許需要整整一代人,甚至幾代人的努力!這不是一般的仇恨,是對真善忍的仇恨,是對人本性的仇恨!

清洗、消除仇恨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讓人們知道真相。

江澤民封鎖了一切他可以控制的講真相的渠道。法輪功就只有利用一切江澤民沒法控制的渠道去講真相,去消除民族的仇恨,去還真善忍一個清白!

現在有的人總說,“道德不值錢”,是的,道德不值錢,因為“道德是無價的”。一個經濟發達而沒有道德的社會,是短暫的,可怕的。中國的經濟發展,導致私欲膨脹、腐敗墮落,這是我們最需要道德支持的時候,法輪功的出現,真善忍的來臨,對於中國是一個天賜的良機。江澤民因為個人的妒忌而發動了這場國家的戰爭來消滅真善忍,讓我們等待了5000年的民族失去了一次重建道德的絕好機會,江澤民的罪惡不大嗎?

不過,江澤民再怎麼猖狂,總歸是在地上蹦噠。欣聞法輪功用衛星電視插播真相,讓真相從天而降,這也許是一絲希望!

人之初,性本善。江澤民卻用謊言把人們心中最不好的東西都攪和了起來,把人心中最美好的東西壓制住,把仇恨灑向了人間,這是這個時代的不幸。筆者將為“江澤民為什麼是最邪惡的”撰寫系列文章,把江澤民的邪惡一條一條羅列出來,見證這個時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