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處置榜上有名之後 羅幹正在幹什麼(圖)
 
姜青
 
2004-10-23
 
【人民報消息】自從高層大部份人同意先追究新「四人幫」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鎮壓法輪功的消息傳出後,羅幹一邊搜集曾慶紅的材料,一邊命令各省政法委和610銷毀證據,包括嚴密看管那些被迫害致殘的法輪功學員和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家屬。

按照中共公檢法的說法,由於海外法輪功學員的呼籲,被瀋陽龍山教養院惡警用電棍嚴重毀容的法輪功學員高蓉蓉成了世界名人。因此羅幹最怕高蓉蓉出國成為證人。


瀋陽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法輪功學員高蓉蓉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臉上是電燒灼傷。照片是受傷10天后拍攝的

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

2004年10月5日下午,高蓉蓉在正義人士的救助下走出醫院,脫離了非法監禁。此事很快驚動了中共高層那些與鎮壓有干系的人,江澤民的驚慌就不用說了,羅幹得到消息,異常憤怒,據說當時把手裡的茶杯摔碎,說那些蠢蛋純粹是要把他置於死地。羅幹親自做了批示「全面掃蕩,層層負責」。為此從省市到縣區層層緊急開會傳達布置搜尋那個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手無寸鐵的弱女子。

據悉,高蓉蓉在醫大住院期間,龍山教養院的惡警們就盼著她快點死,並且在人還未死的情況下,把火葬場聯繫好了。

光天化日之下大活人就這樣不見了

高蓉蓉的走脫又是法輪功諸多神話中的一個神話,所有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說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警察、醫生護士面前神不知鬼不覺,一個大活人就這樣不見了,真是神了!

據說事件發生後,瀋陽市從上到下一個個象熱鍋上的螞蟻坐立不安、如臨大敵。他們互相埋怨,互相指責、推脫責任,因為一時抓不到高蓉蓉就拿監視她的三個女警開刀出氣,開除了她們的警籍,其他一些有關人員也是膽戰心驚,生怕這把火燒到自己身上。

瀋陽市委副書記劉雅琴要求各單位高度重視,迅速行動,作為一項政治任務,對提供線索的人重獎、重用。各縣區綜合治理辦公室按照市委要求從10月9日至10月 12日進行重點清查,重點是法輪功學員、及親屬駐地、出租房屋等,同時用重賞利誘群眾提供線索,要求公安機關在最短時間內「破案」。

羅幹對於處分幾個小警察非常不滿,說這不足以引起重視,要求遼寧省拿出具體措施來,拿出失職懲罰條例來。省委匯報說,因為瀋陽市司法局辦事不力,省司法局決定今後瀋陽市迫害法輪功的事由省局直接管轄。

現在遼寧省及瀋陽市的610 正在按羅幹的批示嚴密部署,派出大批公安、便衣特務等人員佯裝旅客,隱藏在車站碼頭和所有公共場所不分晝夜監視。一方面抓捕高蓉蓉,一方面迫害講法輪功真象的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網站封不住

高蓉蓉走脫一事讓在多國被起訴的江羅驚慌失措到如此無理智的程度,可見他們是知法犯法,並且想做最後的垂死掙扎。

高蓉蓉在龍山被毀容的照片和受害的事實經明慧網傳向了世界,震驚了全球。所以江氏集團一提起專門揭露迫害法輪功的網站《明慧網》就怕的要死、恨的要命,並把各地大小法輪功資料點視為眼中釘肉中刺。雖然5年來花了不少錢,進口了不少先進設備,絞盡了腦汁,但仍然封不住明慧的消息,各地區揭露邪惡講清真象的資料源源不斷投向明慧網。瀋陽市在傳達迫害批示時說:高蓉蓉失蹤當天,國際互聯網就立刻發表出來了,「影響極壞」!為此,他們高價請來外國利欲熏心的專家利用外國技術研究破壞法輪功學員上網投稿的辦法,為了怕曝光,破壞各地法輪功上網點、資料點,仍是不肯停止做壞事的江氏邪惡集團和黨政機關的重點。

再曝光

這裏有明慧網補充的瀋陽龍山教養院惡警殘害高蓉蓉的更多事實,那麼我們就再曝曝光:

高蓉蓉,36歲,在遼寧省瀋陽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工作,堅持修煉法輪功,於2003年7月被不法人員劫持至龍山勞動教養院。瀋陽龍山教養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等惡警不但自己執法犯法,還唆使勞教犯人行惡。

2004 年4月26日,在龍山教養院四樓奴工現場,勞教犯人畢淑華對法輪功學員高蓉蓉進行毆打,用拳頭打前胸、後背、掐脖子。當時二大隊警察滕吉良等在場,不阻止。第二天,唐玉寶給勞教犯人「組長」和「包夾」開會,當眾表揚了打人的「組長」畢淑華,說:「做得對!就這麼做!」因4月26日畢淑華毆打高蓉蓉那天,三房的勞教犯人「組長」石靜沒動手,唐玉寶說石靜:「你不幹活,白吃飯!」唐玉寶又告訴石靜如何迫害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說:「你得管,不好的把腦漿打出來!」

2004年4月26日,為應付瀋陽市司法局的檢查,龍山教養院逼迫學員背「兩規一則」。因法輪功學員抵制,二大隊警察王春梅喪心病狂的拿出大法書,讓勞教犯人畢淑華燒,並揚言一天燒一本,說是院裡定的。

2004年5月7日下午,唐玉寶在二大隊隊長辦公室電擊高蓉蓉,一大隊大隊長嶽軍來找唐玉寶要電棍,電擊一大隊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唐玉寶說:「不給,這還不夠用呢!」嶽軍上樓拿來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和唐玉寶一起逼迫高蓉蓉往上坐,嶽軍還說這些年來燒了許多大法書。

嶽軍又把勞教犯人「組長」石靜叫來給高蓉蓉剪頭髮,進行人格污辱。嶽軍對石靜說:「把她頭髮簾剪一剪。」石靜一剪子把高蓉蓉前額的頭髮剪短了許多。嶽軍不懷好意的說:「再剪點。」石靜又剪了一剪子。嶽軍還說:「再剪點。」這樣一共剪了三次,嶽軍看短得不能再短了,才罷休。

龍山教養院警察還用各種手段掩蓋毀容罪行。5月7日晚10點多,龍山警察將渾身是傷的高蓉蓉從側門悄悄抬出來,怕從奴工現場回來的法輪功學員看到。之後,龍山教養院將值班看守的勞教犯人增加到8人,接見餐也停了,大門掛上「食堂裝修」的牌子。對法輪功學員的接見更是嚴格控制。

5月7日晚在瀋陽陸軍總醫院,醫生問高蓉蓉,臉是怎麼弄的,高蓉蓉說是電棍電的。這時龍山警察在一邊小聲嘀咕「不該穿警服來,穿便裝就好了」。

5月14日在瀋陽市公安醫院,在高蓉蓉家人來之前,龍山警察匆匆將她挪到走廊盡頭的房間,防止走廊裡出入的人看到。在瀋陽市公安醫院,龍山警察把高蓉蓉的病房的門玻璃都用報紙糊上,防止外界看到。

在「醫大」,醫護人員告訴高蓉蓉的家屬有人來電話,三大隊的男警察蘇志忠搶先跑過去,對著電話撒謊說:「我是大夫。」一會兒又說:「我是警察。」高蓉蓉的單位瀋陽魯迅美術學院來人看望也遭到攔截,不讓見。

高蓉蓉剛被送到「醫大」時,五、六月份經常需要用手術車推出去檢查身體。來看病的患者和家屬圍著問「這臉是怎麼弄的?」高蓉蓉的家屬講龍山教養院電擊的事,龍山警察粗暴的阻止,並威脅家屬,說報「110」來抓人。一次在電梯裡,因有群眾問怎麼回事,高蓉蓉家屬講述時,管理科的畢印紅揮拳要打高蓉蓉的姐姐,並威脅說報「110」。龍山警察每次都驅趕圍觀的群眾,群眾不聽他們的,不走。龍山警察氣急敗壞,多次當眾大喊大叫。二大隊副大隊長梁真(女)惡言惡語的說:「電了,就電了!」警察蘇志忠和王春梅在走廊裡更毫無人性的大叫:「電就電了,電死!」

暴君江澤民、屠夫羅幹們,再加上流氓成性、謊言起家的中共黨,使全國多少人卷進了與「真善忍」作對的腥風血雨中?!他們的未來會在哪裏?!不法辦江羅劉周天理不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