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歷史見證
 
作者:胡平
 
2004-10-23
 
【人民報消息】毫無疑問,對法輪功的殘暴鎮壓,是「六四」之後,中共當局粗暴踐踏人權的一起最駭人聽聞的罪行;而法輪功信衆的百折不撓,前赴後繼,則是繼八九民運之後,來自中國民間的又一場可歌可泣的非暴力抗爭。

《穿越生死》這本書是一部自傳,它記敍了一位普通的法輪功成員所親身經歷的冤獄、迫害與流亡。作者王玉芝,哈爾濱人,原本是個成功的企業家,因爲堅持法輪功信仰,參加了4.25中南海請願,以後又幾次赴京上訪,到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印製和散發大量傳單,講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批駁官方謊言。爲此,王玉芝三次被抓捕,最後一次被關進哈爾濱看守所和萬家勞教所共九個月,受盡酷刑折磨,幾乎導致雙目失明,但仍然不屈服,當局也始終無法將之定罪。以後,王玉芝輾轉流亡海外,當她抵達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機場時,當地政府受到中共方面的壓力,竟然要把她遣返回中國,通過國際援救,最後安全抵達加拿大。王玉芝獲得自由後,立刻投入到一系列起訴江澤民的法律行動,並且現身說法,完成了這部堪稱歷史見證的自傳。

恐怕許多人都早就注意到,從媒體的報導,尤其從照片上看,那些不顧風險,堅持公開練功請願的法輪功成員,中年人居多,婦女居多,普通老百姓居多。這實在和一般人心目中的志士斗士、精英豪傑乃至拳匪長毛、暴民刁民都太不像了。爲什麼這些普普通通的大叔大伯、大媽大嬸們,竟會表現出如此堅定的信念和如此超人的決心與勇氣呢?如果你有這些困惑,那就讀讀這本《穿越生死》吧。王玉芝是普通老百姓,人到中年,又是女性,是賢妻良母,正是法輪功信衆的一種典型(當然不是唯一的一種典型)。這種人在任何社會裡都是最安分守己,最和平柔順的。他們之所以被法輪功吸引,不僅僅是因爲法輪功有強身健體的功效,更因爲法輪功倡導的真善忍原則符合於他們自己的價值觀念,並且給與他們在人心混亂、道德崩潰的社會中堅持自己的價值理念提供了巨大的精神支援。

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已經五年了,然而法輪功始終沒有屈服。關於法輪功成員頑強抗爭的故事很多很多,除了在海外媒體報導的之外,我自己就聽說過很多感人的事跡。上海的朋友告訴我,他們那裏一位練法輪功的老太太,買了一大堆乒乓球,在每個乒乓球上寫上「法輪大法好」,裝進一個大袋子裡,走到鬧市區,打開袋子,乒乓球乒乒乓乓滾了一地,引得周圍的人都去撿球。

四川的朋友告訴我,一位退休的小學校長,由於堅持練習法輪功和上京請願,被關進拘留所,和刑事犯關在一起,結果沒過多久,同牢房的刑事犯們就都受到她的感化,彼此之間再也不吵嘴不打架,牢房也始終保持乾淨整潔。東北的朋友告訴我,他們那裏法輪功的故事更感人,在大街上,你常常會看見法輪功的傳單和標語,甚至在公安局裡也有法輪功的傳單,還有法輪功的條幅綁上石頭扔在路旁樹枝上。在一次救洪抗災中,上級領導發現有一位鄉鎮幹部的表現特別突出,一打聽原來是個法輪功。然而就是這樣一位忠於職守的基層幹部,後來卻被迫害致死。

讀王玉芝的《穿越生死》,感受很多。這裏只談四點。

一、法輪功是打不垮的。中共專制政權是當今世界最強大最殘暴的專制政權,五年來,它動用了全部國家機器的力量妄圖消滅法輪功,但是沒有成功。法輪功經受住了這場難以想象的嚴酷考驗。今天,稍有眼光者都不會懷疑,中共的鎮壓必將以徹底的失敗而告終。法輪功的生命力是不可低估的,它的發展前景是不可低估的,它在今後中國的道德重建中所能發揮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

二、法輪功給我們留下了最豐富的歷史見證。歷史對我們是極其重要的,但可惜的是,我們保存的歷史見證太少了,多少珍貴的歷史記憶已經永遠地消失在黑暗之中。王友琴博士以精衛填海的毅力,整理出版了一本《文革受難者實錄》。

文革的受害者千千萬萬,可是,願意像王友琴這樣致力於拯救歷史保留歷史的工作的人未免太少了。我提出應該有人寫一部《中國地主富農調查》,可是這已經太晚了,因爲地主富農幾乎都死光了,他們的那段歷史,尤其是他們的心靈史,都很難真實地再現了。丁子霖女士等六四難屬,忍受著喪失親人子的巨大悲痛,不顧艱難地收集六四受難者名單,但由於種種原因,這份名單至今還不夠完整。我們不能不佩服法輪功,由於廣大學員的共同努力,法輪功給我們留下了最豐富的歷史見證。一個頑強地追求歷史真相,保留歷史見證的群體,必定具有高度的凝聚力。僅僅是這種對歷史的執著,就足以使那些迫害者膽戰心驚,因爲他們知道他們已經無法擺脫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的命運。

三、法輪功堅持對迫害者進行法律追究,這也是值得高度肯定的。儘管在當前,法輪功還不可能在中國本土對迫害者提出起訴,儘管這種在海外的起訴不一定都能達到懲罰迫害者的結果,但是這種堅持不懈的行動及其精神本身就具有了不起的意義。它彰顯出法輪功抗爭的正義性,同時也是對迫害者的警告:你們躲得過一時,躲不過永遠。在人類良心的法庭上,你們已經受到正義的審判。

最後,我要再次呼籲,一切有良知、有正義感的人們,應該站出來,維護法輪功的信仰權利,抗議中共當局的暴行。你當然有權不同意法輪功,批評法輪功,但前提是你必須堅決捍衛法輪功的基本人權。如今有些人,對當局殘酷迫害法輪功不置一詞,或者輕描淡寫,但卻熱衷於對法輪功大加批判,這是不符合現代人的基本道義準則的,也是不符合公民的基本立場的。我們應該牢記的是,專制政權必須靠鎮壓人民維持自己的存在,對任何一個群體的侵犯就是對所有人的侵犯,我們保衛別人的權利也就是保衛我們自己的權利。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