誅滅無道,乃春秋大義
 
作者:三人行
 
2004-10-22
 
【人民報消息】歷來,暴君以『國家』名義建造屠人刑場,又以『主權』名義構築防禦工事,作惡多端而有恃無恐,現在不行了!

美英聯軍揮正義之師,直搗巴格達,將薩達姆遜捉拿歸案,使一切現代暴君們『心情複雜』,如喪考妣。地球村這場『春秋演義』標誌著人權公義突破了最後一道藩籬,確立了它至高無上的普適價值。

在中國古代,夏桀商紂甚至以『天命』為其暴政虐民辯護。桀雲:『天之有日,猶吾之有民,日有亡哉,日亡吾亦亡矣』。(『是日何時喪,予與汝皆亡』!)紂曰:『我生不有命在天乎』!比起現代政治流氓們搞什麼百分之百當選,甚至乾脆『三代表』之類橫多了!結果又如何呢?商湯作『湯誓』,武王作『太誓』,吊民伐罪,共行天罰!最有意思的是商湯自稱『匪臺(我)小子敢行舉亂』,是因為『予畏上帝,不敢不正(桀之罪而誅之)』!

天賦人權的理論基礎在於:『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但是這個觀念並非西人專利,它的生髮源頭仍在我巍巍中華。中國古聖先賢歷來主張:天生蒸民,為之置君以養之,人主不德,則誅殺無道,乃春秋大義。上溯三皇五帝,『民為貴,君為輕,社稷次之』,這十個大字震爍古今,閃耀著真理光輝,成為歷代聖王的政治理想。司馬遷曰:為人君父而不通於春秋之義者,必蒙首惡之名。故春秋二百四十年,被殺君王三十六人,亡國五十有二,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計其數。察其所以,皆因失德殘民失其根本。

可見古今一理,沒有天賦人權,一切崇光泛彩的詞匯,諸如國家,民族,主權,共和,憲法等等,就成了人肉宴上的聖樂與調料,暴君面孔上的油彩和遮羞布!我們的老祖宗早就告誡我們:孰知兵家乃兇器,聖人不得已而用之!用這個觀點來看狼國狼子們鼓噪反戰,作悲天憫人狀,實在可憎可惡!而西歐諸君子與東方狼子之間所謂的人權對話,比起真誠的東郭先生來,多麼虛偽透頂! 

形勢比人強,剛剛踏進二十一世紀,國際社會對獨裁者及其幫兇的審判就形成一股洶湧的大潮,一種勢不可擋的時尚:聯合國特別法庭對盧旺達煽動屠殺渲染仇恨的媒體負責人,海牙國際戰爭罪法庭對參與大屠殺的塞族軍官的嚴厲判決,德國紐倫堡法院對阿根廷前獨裁者下達的逮捕令,以及聯合國組織審判赤柬的國際法庭,還有追捕卡拉季奇等反人類罪犯,特別是薩達姆戲劇性的垮臺,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不過,到現在為止還只能稱作是小打小鬧,開場鑼鼓而已,真正的好戲重頭戲還在後頭呢!

順便提一句,臺灣的政治家是不是太短視了?短視得令人失望,若不是小國寡民心態,必有中共戰略特務混入朝野政治核心。識辨此類宵小並不困難:誰處心積慮製造內亂弱小邦國,誰給那張氣息奄奄的豹皮(豹死猶留皮一襲,最佳秋色在長安)恭送一碗續命湯(一唱一和製造攻打臺灣的藉口)誰就是!敝人夜觀天象:臺灣雖然渺若彈丸,但天佑有道,雖風雨連天而安如泰山。臺灣的政治家應該有『大中華真命天子舍我其誰?』的大氣魄,內修德政而天下服,則堂堂正正誅無道廢豹皮,德兵又何必血刃? 

受到地球村浩蕩大潮的衝擊與啟發,作者呼籲:從道義上譴責三十多年前由中共政權組織製造的一場場社會大屠殺,追溯他們犯下的階級滅絕罪行。我們之所以拒絕寬恕拒絕遺忘,是因為作惡者拒絕改惡。事實上,它的繼任人不僅不肯改過遷善為先人贖罪,反而變本加厲怙惡不悛,犯下新的反人類罪行,對法輪功群體滅絕式的鎮壓,對地下基督教會,異議人士的迫害就是鐵證。

以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揮霍民脂民膏飼養狼人共和衛隊『610』,脅迫刑事犯罪份子,用肉體滅絕的手段轉化信仰,虐殺了數以千計聖潔的修行者,包括注射神經毒劑,打死燒死吊死拖死狼狗咬死,以及用絕了上百種古今中外的罕見的酷刑。死者既有白髮蒼蒼的老者,也有幾個月的嬰兒。數十萬修行者被判刑或勞教,數百萬法輪功成員家破人亡,甚至以婦女貞操為籌碼進行共產洗腦。特別,有他們精心製作並播向世界的錄相帶作證:正是這一群人間惡魔,策劃了天安門自焚一案,殘忍的殺害了劉春玲母女,以黑社會手段栽贓法輪大法,逮捕杜導斌,楊建利等堪稱喪心病狂。

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在為中共政權撰寫的敗亡史上,少不了要為那個殘民無道的三代表小丑大書一筆:作為掘墓人,他功不可沒。正是此人在火藥桶上精心查找紕漏,矢言『將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於萌芽狀態』,極限提升了覆滅王朝的爆破力;正是此人用集貪婪凶殘大成的方式誨人不倦,用撕裂傷口放血灑鹽的方式喚醒失憶,讓麻木昏睡的國人再一次從白天噩夢中驚醒,教訓他們明白一個最簡單不過的真理:慶父不死,魯難未已;專制不除,國無寧日!

現在,陣陣開場鑼鼓正向血案在身的狼主屠伯們發出了一個嚴冬的警告,也向狼國圈養的羔羊們報告了一個春天的消息。人類開始覺醒,開始明白誅滅無道,乃春秋大義的大道理,他們再也不能容忍任何有組織大規模的殘害人類的暴行,反人類罪不受時間地點限制,一定要清算到底!過去暴君虐殺無辜,只要在皇袍上擦擦血手,就可以繼續光榮偉大正確下去了。甚至搞死一個國家主席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輕鬆愉快,何況草民百姓?!現在,不行了!法輪大法弟子以及有良心的知識份子, 工人農民敢於用理性加血肉之軀為中華民族構築了一座永遠的真理長城,特別是億萬法輪大法弟子用至真至善至忍非暴力為人類構築了一座不朽的道德精神豐碑。

無論如何,二十一世紀必定是人權公義彰顯,獨裁暴君垮臺絕種的世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