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百老匯大道上的小故事 (多圖)
 
2004-10-16
 
【人民報消息】上個週末(2004年10月9日),我們繼續在紐約曼哈頓繁忙的百老匯大道上告訴人們法輪功真象。下面是過程中發生的一些小故事。

一次,一個白人男子走過來,告訴我們他在羅斯福基金會工作。他建議我們跟紐約的調頻(FM)電臺聯繫,在他們的頻率上講真象,讓更多的人知道,因為每天聽廣播的人非常多。紐約的電臺有很多每星期一次的節目,往往長達一個小時,我們可以講很多東西。他還特別推薦了WNYC和WNYE兩個電臺。

還有一次,一位美國人老先生向我走來,靠近我,悄悄的問到,在日本東京的地鐵裏,那些沙林氣,是你們幹的嗎?我沖他笑笑,舉起手裡的傳單,指著上面的“法輪功,真、善、忍”字樣對他說,你讀過這個嗎?他點點頭。我說,如果人們真正按照這個去做,你覺得我們會去施放沙林氣嘛?他搖搖頭,說不會的。我說,這就對了,這三個字不是我們的口號,是我們每天都身體力行去做的。聽完後,他滿意的點點頭,慢慢走了。

一個紐約人聽完真象後,給我們提了一個建議,他建議我們去找紐約大學(NYU)的電影系,把法輪功的故事拍一個紀錄片,然後賣給所有的有線電視公司(CABLE),這樣可以賺很多錢,支持我們的活動。我告訴他,我們不要賺錢,但拍片子嘛,倒是確實可行。

百老匯大道靠近我們反酷刑展附近有一家上海餐館,我們吃午飯時手裏沒有資料,後來回去給老板帶去一些資料,問他看過沒有,是否知道真象,是否可以留一些資料給他的餐館客人看。他一叠聲說到,看過看過,我都知道,留材料在這裏沒有問題。臨走時他還說,歡迎你們法輪功來吃飯,不吃飯也行,想來洗洗手,使用衛生間,都沒問題。

那天晚餐的餐館是家海鮮館,點菜前我們問女侍者,聽說過法輪功、見過我們路邊的反酷刑展覽嗎?這位看似大陸來的年輕女孩臉色頓時很不自然,說道:“我對這個、對政治不感興趣。”然後趕緊走了。等到結帳付小費的時候,我們把小費、真象材料、自焚光盤一起遞給她,這時老板娘也過來了。我們看著兩人,誠懇的說,法輪功沒有任何政治目地,我們只是想修煉自己,改善自己,我們只是呼籲要停止迫害。我們都是有全時工作的專業人士,週末來紐約就是要告訴你們這些,看看吧。女侍者表情輕鬆的點點頭,老板娘則一把抓過真象材料和光盤,說到,好,好,我們會看的。又指著光盤問,這放這在哪可以看, DVD可以嗎?

下午晚些時候,我正背對著身後的百老匯大道,在人行道上嚮往來的民眾發資料,一回頭,不知什麼時候身後停了一個中國人。他單腳點地,身子和另一隻腳還在所騎的自行車上,正以一種複雜、冷漠而又略帶嘲諷的表情看著我們。我走過去沖他笑笑,遞給他一份傳單,他沒有接,毫無表情的說,“法輪功啊?”眉間還是一種不信任、不屑、但又迷茫、期待的表情。我說,你看看吧,我們都是從幾小時以外的城市趕來的,你看看那些女士和先生們,這些人都受過良好的教育,是博士、碩士、教授、專業人士。我們來這裏,沒有別的目地,就是想真心的告訴你,法輪功真的很好,迫害是錯誤的。他的面部松弛下來了,問我,你們有中文的嗎?我趕緊從其它學員處找到幾份中文資料,外加自焚光盤遞給他,這時他高興的接受了,放到了包裏。然後,輕鬆的跟我們道別,騎上自行車走了。

新英格蘭法輪功學員在紐約曼哈頓南街(South St.):




法輪功學員在街角展示展板和發傳單




人們在聽法輪功真象




人們在看反酷刑展




“為什麼會發生這麼殘酷的迫害?”




“我要拍一張照片,告訴更多的人”




“我要把這些告訴別人”

(明慧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