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教育開支,不及烏干達
 
作者:陳勁松
 
2003-9-24
 
【人民報消息】不久前,聯合國派遣調查員前往調查中國的教育現狀,調查結束之後,聯合國對中國政府提出了嚴厲批評。批評包括:

其一,中國教育開支過低,僅占國民生產總值的2%,僅達聯合國規定最低標準的三分之一,列全世界倒數幾位,甚至不及非洲窮國烏干達。

其二,中國教育奉行公開的歧視政策,外來民工子女在城市入學,需另繳高額學費,使本來就屬於弱勢群體的民工,更加陷入貧困。一些民工子女甚至被禁止在城市入學。

其三,中國政府一直吹噓,已經有90%的中國人接受了九年制義務教育,文盲率下降了5%以上,然而,聯合國的調查卻表明,這種說法是中國政府的信口雌黃,與實際情況相距甚遠。

其四,中國政府沒有履行《世界人權公約》中有關教育的承諾。比如,當局不允許兒童選擇宗教教育,屬於侵犯兒童權益。

顯然,聯合國的公開批評,揭開了蒙在中國教育之上的遮羞布。

中國當局曾於1996年制訂《教育法》,規定全國教育開支不得低於國民生產總值的6%,然而卻是一張空頭支票,多年來,全國實際教育開支一直徘徊在占國民生產總值的2%左右,所謂《教育法》,形同虛設。這種大話連篇和自食其言的做法,正是立法者無法、執法者違法的一個典型例子,象徵中國人治的災難。

追溯到更早一些,1977年,鄧小平復出,其早期工作便是主抓教育,主要貢獻便是恢復了被毛澤東廢置十餘年的高考制度。除此之外,便乏善可陳。證明就是:當1989年鄧小平以武力彈壓了席卷全國的學潮之後,竟然自我感嘆:改革開放多年來,我最大的失誤,便是忽視了教育。

感嘆歸感嘆,忽視卻依舊忽視。尤其輪到江澤民主政時,按理,中國經濟實力已經大為增強,卻就是捨不得為教育投資。以至於全國義務教育,甚至包括相當部分的高等教育,基本上處於"民辦"。

對照之下,軍費卻不斷暴漲,僅僅在2001、2002、2003三年,中國軍費就連續暴漲了17.7%、17.6%、和9.6%。軍費開支達到國民生產總值的1.6%,而外界估計,實際數據還應該是這一"政府數據"的5倍以上。換言之,三百萬軍隊的開銷超過了上億人受教育的開銷。

(編註:特別是從1999年到2003的四年時間裡,江澤民僅在鎮壓法輪功一項上,平均每年就要耗費25%以上的國家財政撥款。如果將這筆開銷用於發展中國教育會如何,正常人都不用計算。)

中小學、乃至大專院校的學費節節飆升,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與其他國家的免費或廉價教育相比,令人咋舌。高昂的學費,給中國家長帶來高昂的負擔。全國各地常常發生學生因不堪學費沉重而棄學、甚至自殺的案例。這也是中國被列入"高自殺率"國家的根據之一。

與此同時,在"教育產業化"的口號中,中國教育,成為一些人發財致富的"新天地",在權錢勾結的炒作下,大批官僚中飽私囊,大批奸商暴發暴富。

古人雲:十年樹人,百年數木。教育事業,實為一個民族繁榮昌盛的千秋大業。凡發達國家,無不以政府教育開支大、國民教育程度高為顯著標誌。沈湎於表面功夫和短期行為的中國政府,應該明白:人為忽視教育,無異於是對整個民族的犯罪。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