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國,讓我拿什麼來為你辯護? (圖)
 
作者:金小瑩
 
2003-9-16
 
【人民報消息】「阿姨你好!我是泳青。」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個身材苗條穿一襲白連衣裙的姑娘。她黑黑的長髮束在耳後,俏瘦的臉龐上閃著一雙有神的黑眼睛,旅途的疲勞掩蓋不住她的清純可愛。

初次見到泳青,是在她為營救未婚夫李祥春進行的跨美汽車之旅在去紐約路過我家時。李祥春今年一月份因法輪功在中國被判刑,泳青為營救親人開始了漫長的旅途。我剛來美一個月,也不練法輪功,最近才從通過網絡對此事略知一二,這次有幸接待泳青在家中吃飯,正好問個究竟。

泳青一下車就蹲在車邊忙著整理資料,看到我做飯又跑來要幫我洗菜。飯後幫我收拾完碗筷,又是上網查詢,又是接聽電話,忙得不可開交。我只能在就餐時和她交談。這是一個很妗持的姑娘,話語不多,交談中全是我問她答。我好象查戶口一樣先問她是那裏人,她告訴我「原籍是海南,到祖父時才移居馬來西亞。」她是第三代華裔馬來人了。從她流利的普通話中,看出她的家庭仍保持了中華文化的傳統。我問她:「你和李祥春是怎麼認識的?」泳青說:「我們在美國求學時相識,他是一個很好的人,我們後來相戀了。」我開始打探李祥春的事:「他是不是進行了電視插播?」泳青答:「沒有,他一進海關就被捕了。以後他被毆打,被長期戴重銬。在他絕食抗議的情況下,他們三天不讓他睡覺,對他進行審訊。在無律師在場的情況下,被判了三年徒刑。」我愕然了,多少年來,我受的教育、我的環境使我自認為是愛國的。但現在我無言了,我的祖國,讓我拿什麼來為你辯護?

我又問她:「你是怎麼知道這些消息的?」答:「李祥春去中國後我即與他失去了聯繫。11天後美國駐中國領事打電話告訴我了這些事。」我問李在美國是否有親戚。「沒有,李祥春是美國公民,我是他在這裏的唯一親人。」泳青接著告訴我,她原是加州電腦工程師,從得知李被捕後就一直為他能早獲自由而四處奔波。她曾四次從加州去華盛頓DC向美國國會呼籲。今年8月份又開始了跨越美國的汽車之旅。這次旅行,她已走過了七個州,幾十個城市,見到了上萬民眾。她希望更多的人能關注這件事,並促美政府與中國交涉早日釋放她的親人。




望著眼前這個纖弱的女孩子,我不禁想起中國有孟姜女哭倒長城的傳說。泳青八個月中歷經八千里路雲和月為自已的未婚夫伸張正義,這象中國古代的孟姜女一樣是需要何等的勇氣與信心啊!

當泳青與我道別時,我說:「希望你以後與你的未婚夫一起再來做客。」她烏亮的眼中透露出一絲愁容,「阿姨,我現在還不能說什麼時候來。」馬上,她又調皮地說:「一路上,讓我再去他們那裏的好心人太多了。我真沒辦法一一答應他們。」我只有再祝泳青心想事成。

〔原題:初見泳青〕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