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让我拿什么来为你辩护? (图)
 
作者:金小莹
 
2003-9-16
 
【人民报消息】「阿姨你好!我是泳青。」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身材苗条穿一袭白连衣裙的姑娘。她黑黑的长发束在耳后,俏瘦的脸庞上闪着一双有神的黑眼睛,旅途的疲劳掩盖不住她的清纯可爱。

初次见到泳青,是在她为营救未婚夫李祥春进行的跨美汽车之旅在去纽约路过我家时。李祥春今年一月份因法轮功在中国被判刑,泳青为营救亲人开始了漫长的旅途。我刚来美一个月,也不练法轮功,最近才从通过网络对此事略知一二,这次有幸接待泳青在家中吃饭,正好问个究竟。

泳青一下车就蹲在车边忙着整理资料,看到我做饭又跑来要帮我洗菜。饭后帮我收拾完碗筷,又是上网查询,又是接听电话,忙得不可开交。我只能在就餐时和她交谈。这是一个很妗持的姑娘,话语不多,交谈中全是我问她答。我好象查户口一样先问她是那里人,她告诉我「原籍是海南,到祖父时才移居马来西亚。」她是第三代华裔马来人了。从她流利的普通话中,看出她的家庭仍保持了中华文化的传统。我问她:「你和李祥春是怎么认识的?」泳青说:「我们在美国求学时相识,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们后来相恋了。」我开始打探李祥春的事:「他是不是进行了电视插播?」泳青答:「没有,他一进海关就被捕了。以后他被殴打,被长期戴重铐。在他绝食抗议的情况下,他们三天不让他睡觉,对他进行审讯。在无律师在场的情况下,被判了三年徒刑。」我愕然了,多少年来,我受的教育、我的环境使我自认为是爱国的。但现在我无言了,我的祖国,让我拿什么来为你辩护?

我又问她:「你是怎么知道这些消息的?」答:「李祥春去中国后我即与他失去了联系。11天后美国驻中国领事打电话告诉我了这些事。」我问李在美国是否有亲戚。「没有,李祥春是美国公民,我是他在这里的唯一亲人。」泳青接着告诉我,她原是加州电脑工程师,从得知李被捕后就一直为他能早获自由而四处奔波。她曾四次从加州去华盛顿DC向美国国会呼吁。今年8月份又开始了跨越美国的汽车之旅。这次旅行,她已走过了七个州,几十个城市,见到了上万民众。她希望更多的人能关注这件事,并促美政府与中国交涉早日释放她的亲人。




望着眼前这个纤弱的女孩子,我不禁想起中国有孟姜女哭倒长城的传说。泳青八个月中历经八千里路云和月为自已的未婚夫伸张正义,这象中国古代的孟姜女一样是需要何等的勇气与信心啊!

当泳青与我道别时,我说:「希望你以后与你的未婚夫一起再来做客。」她乌亮的眼中透露出一丝愁容,「阿姨,我现在还不能说什么时候来。」马上,她又调皮地说:「一路上,让我再去他们那里的好心人太多了。我真没办法一一答应他们。」我只有再祝泳青心想事成。

〔原题:初见泳青〕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