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向何处去?──胡温面临要承担“三种可能”的历史责任
 
作者:史观云
 
2003-8-31
 
【人民报消息】香港向何处去?香港“一国两制”是否真的实行?对此问题,不但香港人民十分关注,中国人民十分关注,全世界人民也都在密切关注之中。

久仰香港“东方明珠”美名,我在香港回归前夕,有缘登临太平山顶,俯瞰这著名的国际港口城市,然而,恰遇连山遍野的大风雨,她那美丽的倩影消失在一片烟雨苍茫之中,我心中甚是怅然。抚今追昔,思绪万千。忆往昔,她是那么美丽,自由,繁荣,举世瞩目。看而今,香港“回归”才六年,在江“太后”“钦典”的董建华两届特区政府的治下,现在香港的政治、经济状况恶化,失业增加,民怨四起,香港政府对内对外的形象、声誉犹如江河日下,香港整体的生存空间和环境正在进一步紧缩和恶化,其前途十分令人担忧。为何如此?

答曰:这是董氏政府亦步亦趋江“太后”把中国政府对香港“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承诺当作戏言所招来的恶果。

这次香港大游行人多势众,人心所向,一路下来,竟使独领“钦典”风骚的董特首建华及其班底的民望已降至最低点。“无可奈何花落去”。外表上骄横不可一世,而素有“香港江青”之名的“警花”保安局长叶刘淑仪,不得已被换马。刚下台的叶太在感慨与无奈中,在欢送会上向其左派同志吐露了一句真话:她说自己在奉“上级之命”大力叫卖“二十三条”之时,内心实则“感到气馁”、“势孤力单”。哇!这可涉及“国家机密”、“国家安全”呀!这“二十三条”端的是厉害,内设“国家机密”、“国家安全”等地雷和陷阱,推销叫卖者拼命卖力如叶太,官阶高如保安局长,也触了地雷,落了陷阱!“舍车马”是为“保主帅”,其实,话说穿了,董氏并非是真正的“主帅”,他只不过是个一不愿采纳民意,二不愿甘心下台,三不愿放弃向“过气”的江“太后”表示愚忠的一个奴臣。

有识之士仗义直言道:反对香港“二十三条”立法,支持香港法轮功学员和香港人民维护其信仰、集会、言论自由等基本自由、民主、人权,这不但是香港、中国和世界人民的正义之举,而且,是任何正派的个人与组织真正“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大有可为之机,说到底,此乃维护香港人民基本生存权利的正义、明智之举!试问:香港“七一”百万人大游行,反对香港“二十三条”立法,难道这不正是体现了香港人民的意愿,体现了香港人民的觉醒和力量么?!这正义、明智之举令世人刮目相看,鼓掌喝彩:循此继进,这才是香港唯一的希望和美好的前途!

“人民是历史的缔造者”、“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中共历来把这些作为其正宗的原则,堂皇的口号,但是,这“江泽之民”却背弃党的原则和口号,癞蛤蟆恶性自我膨胀,“君临天下”,死活要扮演“空前绝代”大领袖,大肆叫卖盗版的“三个代表”、“与时俱进”等假货。不但中国人民,连中共的许多党员都已觉察到江氏已给全党造成了空前严重的大危机和大灾难,纷纷揭露“江泽之民”背弃本党原则和路线,揭露其政治历史不清,来路不明,属于“另类异物”,更有的党员愤怒直指江氏为叛徒。

前一阵子,“SARS”“萨尔斯”(“非典”肺炎)病毒攻进中南海,军委主席江泽之民吓得仓惶逃离北京城,余下的上海帮也逃的逃,躲的躲,其贪生怕死、极端自私的丑恶嘴脸暴露无遗,大失民心。而胡、温与吴仪等站在抗“萨”第一线,则大得民心。然而疫情稍缓,江氏则迫不及待地指挥江家帮曾庆红等进行反扑,摘桃抢权。但是,江家帮由于自身的贪腐,其发迹的老巢上海滩,发生了大地震,奸商与贪官勾结的周正毅、刘金宝等案情被初步揭发,只不过是巨大冰山露出水面的一个小尖角,就不但涉及到江家帮现任的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等,而且还牵扯出已调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员的黄菊以及江大公子江绵恒,甚至牵扯到“江泽之民”本人。按理讲,这本来是清除和削剪江家帮的大好机会。但是,非常遗憾的是,胡、温或者由于软弱,或者由于缺乏智慧和胆识,在此非常重要的“战略要地”上,“胡哥没有挺住!”换用中共党的语言从积极的方面讲,就是:胡、温两同志必须以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战略家的胆识和决断,中流砥柱,力挽狂澜,扶持中共大厦于将倒与未倒之际,必须充分运用政策和策略,动员一切资源和可能,把腐蚀、挖空大厦基础的江帮主及曾“摄政”等江家帮除掉!否则,会危害党、国、人民,包括胡哥自己!胡、温对此切切不可等闲视之啊!此为事情主要的一方面。

另一方面,“江泽之民”惊恐万状,为求自保,使出浑身解术。江帮主通过操控中共中央书记处来操控中央政治局及其政治局常委会。江氏以退为进,使用权谋,让江家帮里外呼应,让他“当上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特别顾问”。江帮主为保自己及江家帮,要求胡、温同意让黄菊负责上海周、刘等贪腐大案,而周、刘等作案时期,正是黄菊担任上海市委书记之时,特别是黄菊本身涉案其中,根本没有任何这种资格。然而,胡、温竟然屈服于江氏的无理要求和压力之下,此等行为令很多“二老”(“老百姓”和“老干部”)深为不满。胡、温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在此事件中显露出缺乏骨气,没能坚持住原则,此乃干系重大,不但个人形象受损,而且亦涉及到中共是否“立党为公”、“施政为民”的原则大问题,也就是中共执政到底是不是合法、合理这一根本大问题。

据披露,江泽民这个“贪腐代表”不但在瑞士有个人存款多达3.5亿美元,而且,在南美加勒比海地区还有20多亿美元。江“贪腐”为了掩盖江氏家族的贪腐罪行被进一步揭露曝光,为了掩护江氏家族进一步从国库中肆无忌惮地窃掠外汇,为了掩盖“江家王朝”统治中国十三年已经使中国金融、经济频临破产边缘的真相,江“贪腐”通过其不正当的“特别顾问”“职权”的操控,于8月5日任命江绵恒为中国外汇管理局局长。

胡、温上述这些软弱表现,使许多“二老”深感痛心,认为这些行为已经超出了“韬光养晦”的策略范围,是不明智的决策行为。因此,人们都在密切关注:胡、温二位在关键时刻,到底是施展出无私无畏的革命家、战略家的卓越胆识和决断呢,还是挺不直腰板,骨气不足,肾虚怯场,败下阵来呢?人们进一步忧虑的是:胡、温如果再这样优柔寡断,软弱下去,错失良机,丧失战略要地,不但会影响整体士气和形势,而且还要大伤自身元气,乃至丢掉了自家性命。

那末,今后胡、温还有可能挺直腰板吗?或者,若另有贤德、见义勇为之士出来甘当历史大任,可有辅佐良方?答曰:“机会均等,公平竞争。吾愿献一良方,辅佐仁德善良之执政、施政者:执政与统军,最重战略,上应天时,下顺民心,中得地利,善德仁政,得道多助,天乐人助,否则,弃善德,行暴政,淫智奸计,权谋迫众,丧失民心,天怒人怨,绝无胜利可能;心正智谋出,无私能无畏,否则,心歪生毒计,害人又害己,谋私结帮乱党,胆小如过街之鼠;当忍则忍,‘贸鍪质本统鍪帧俗匀纾扇踝浚だ谕裨颍桓萌倘慈蹋桓贸鍪质比闯鍪郑宋蘧荩硎然ナд铰砸兀雎┓复矶徊咕龋踔粒骱衔郏埃虬芡鼋樱 ?p>最近,北京中南海风起云涌,江“太后”身体状况恶化,为身后事急忙布局,专门为其心腹曾庆红出笼了一个新的指示:“让庆红过问一下军队。”并且,江“太后”还让他这位诡计多端的曾“摄政”插手香港事务。据闻,香港甚至已有超“左派”密谋建议中共“出兵”香港。总之,从江、曾勾结的历史看,他们“立党不为公,执政不为民”,只固执其不良居心,仍然企图伺机强行通过“二十三条”立法,世人切不可掉以轻心!

香港问题之产生,有其历史原因,并经过了历史的演变,再者,香港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有著重要地位,加之,香港处于敏感的地域位置,所以,香港在世界上有著特殊的国际地位和国际影响。因此,香港问题之解决,必须考虑到历史及其演变,必须考虑到现实状况和将来长远之发展,而其中最根本的是必须尊重香港人民的意愿,必须符合香港人民的利益,同时,还必须充分考虑到国际影响。

中共将邓小平尊奉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将邓小平理论奉为党、政方针的理论基础,美其名曰“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本文姑且不评论邓小平全面的历史功过及其历史的和个人的局限性,仅就他关于以“一国两制”解决这一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在现实中涉及诸多方面的香港问题的构想和初衷而言,应该说还是具有相当的开明色彩和政治智慧的。

如果,中共和中国政府真的说话算话,那末,现在,作为邓小平的隔代“接班人”和中国现任国家主席和中共总书记的胡锦涛就应当真的遵循“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方针并“与时俱进”,真正维护和执行香港“基本法”的根本,善待香港人民,维护香港人民的自由、民主和人权,这样,不但香港,而且中国乃至全世界都会因此大为受益。这是事情正的、积极的、最根本的一方面。最近,香港“七一”多达百万人大游行反对“二十三条”立法,就是香港人民决心要割掉这一“致命毒瘤”,此乃香港“内因所决定”,这正是香港人民的民心所在,意愿所在,不但维护法轮功修炼者信仰和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正当权利,而且,实际上同时是在维护香港、中国以及全世界人民正当的自由、民主和人权。按照中共正宗哲学来解释,这是由香港和中国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内因所决定”,而非由“外因所决定”。

众所周知,中国改革开放已经过了四分之一个世纪,中国已经是世界贸易组织(WTO)和世界卫生组织(WHO)等的成员国,中国签署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与“公民权力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多个国际公约,不但已经从大量的外资、外贸和海外资源及海外渠道中得到了种种好处,这是举世公认,有目共睹,那么,顺理成章的是,中国因而本来就应当遵循国际标准,承担起应尽的国际义务。然而,中共江“帮”主之流却不时挥舞起所谓的“外国势力”、“海外势力”的大棒来镇压学生和人民!目前,江“帮”又挥舞起所谓的“外国势力”、“海外敌对势力”的大棒,虎视眈眈!

当今,胡锦涛作为中国现任的国家主席和中共现任的党总书记,温家宝作为中国现任的总理,既然已经处在执政党和当政者的最高职位上,既然已经“在其位”,那么,就应当“谋其政”,就应当从香港人民“七一”百万人大游行中获得正确的信息和真正的民情、民意,并从中得到正确的启示和作出正确的决断,否则,就会错失良机,误党、误国,愧对历史和人民!

而且,任何执政者都必须以史为镜,正确地总结国内、外的历史经验,正面吸取教训。请看近代,满清王朝败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是由于自身的腐败,是由于“内因所决定”,而不是由于“外因所决定”。难道采取消极的“闭关锁国”的国策,就挽救了满清王朝的败亡和覆灭了吗?没有!再看现代,苏联的解体,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的垮台,难道不是由于其自身的败亡,由于“内因所决定”的吗?!难道遵命江“太后”及曾“摄政”的“再加大镇压和控制的力度”就能挽救中共中国现在这场衰败灭亡的趋势和命运吗?!

眼下,再回看中华大地,中共政权正在加速败亡之中,这也是由于“内因所决定”,而不是由于“外因所决定”。如果中共再这样不清除其自身腐败的因素和腐败的根源,只消极地总结历史和外国的经验,那有什么用呢?江“太后”消极甚至反面总结国内外历史经验,杀气腾腾,高喊什末“稳定压倒一切”,“把一切不稳定的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曾“摄政”立马给江“太后”献毒计,要把中国的老百姓镇压、控制到“万马齐□”、敢怒而不敢言的地步,剥夺到只剩一口饭吃的悲惨境地。这是奴颜婢膝的家奴与恶主之间肮脏的狼狈为奸。什么“三个代表”,他们把这些拼凑出来的货色挂在嘴边,只不过是企图骗骗无知或不肯用脑思考的人而已。他们对现任国家主席、中共党总书记胡锦涛的“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三个为民”(“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政策宣示,根本不于理睬。江泽民“假恶暴”窃据“三位一体”之职权,对法轮功施行恶毒的“三光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江氏邪恶之极,亲自下令:“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还下令:“不查身源,直接火花。”这真是:“无法无天”,“比黑社会还黑”!现在,江氏已经失去“三位一体”中的“两位”,已经没有了豁免权,已经被国际上多个法庭起诉其犯有“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等多宗罪状,更在香港、中国和全世界被广大人民的人心法庭、道德法庭公审其大量滔天罪行。

最近,已年过77岁的江“太后”的身体状况加速恶化,“树倒猢狲散”之日很快就会到来。本来,江帮主与江家帮为其各自私利拉帮结派,各怀鬼胎,各作打算,互相利用。眼下,江氏为了自己及江家帮的私利,以防散伙,企图把党、政、军的大权私自交给曾“管家”,这样,就必然加剧了江家帮与中共全党、全国政府、全军的矛盾,也加剧了江家帮内部的矛盾。江、曾二人虽有臭味相投的一面,其阴险、残暴互为表里。但江、曾二人各自的野心和权欲都极大,都想利用、控制对方,抓住对方的把柄,扣住对方的命脉和死穴,在关键时刻,可决个我胜你负,在危急时刻,拚个你死我活。这个曾大“管家”,专横自负,得罪的人很多,表面上很威风,自认为可“呼风唤雨”,实际上,也是“孤家寡人”一个,也是“势孤力弱”,但是,曾还没有下台,他不会认帐。他还不如刚下台的叶太,叶太在感慨与无奈中还是向左派同志们吐露了一句真话,她“感到气馁”、“势孤力单”。但是,曾不把胡、温放在眼里,在内心深处也不把江某放在眼里,他酒后对亲信失言露真机,说自己是江的“摄政”,是江某离不开他,而他暂时屈居江氏门下,是为了目前的利用和今后的发展,一旦有机会,就另外自立门户。“惺惺悟惺惺”,双方通过各自的亲信“耳目”迅速“领教”了对方,把个靠玩弄阴谋诡计起家的江“太后”气得直骂曾是“野心家”。但是,江已见自己时日无多,还需要利用曾,也暂且对曾睁支眼闭支眼,不过,仍然把关键时刻和危急时刻对曾生杀予夺的处置绝招掌控在自己手心里。

不过,也有廉价的轿夫给曾“摄政”抬轿子,说曾自幼聪敏,会背诵“础润而雨”、“防微杜渐”,现在长大了,是“战略家”,会出“奇谋妙策”。问之是何谋何策,答曰:一是曾“摄政”给江“假恶暴”献“恶毒之策”:“以镇压法轮功为解放台湾铺路!”二是给江“假恶暴”献“赤贫之策”:为在中国建设成功“三个代表”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惜以全中国的一代人甚至两代人的“赤贫”为代价!如此“奇谋妙策”!江与曾既是恶主与奴婢间之勾结乱伦,又是狼与狈之可耻为奸。他们若一致起来并行恶得层,就会把中国整个儿推向专制独裁的国家恐怖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的道路上面并迅速滑落下去,这会给中国和全世界造成远比希特勒国家社会主义更大的危害和灾难!

当此历史的关键时刻,作为中国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及军委副主席的胡锦涛与中国总理的温家宝,你们肩负著刻不容缓、义不容辞的重大历史使命:你们对于历史和现实不可不察,对民心、民情不可不察,对党心、党情不可不察,对军心、军情不可不察,对全世界广大人民之心不可不察;你们应当迅速抓住历史机遇,团结起最广大的民心、政心和军心,争取全世界广大人民的同情和理解,“以内因为变化的依据,以外因为变化的条件”,“得道多助”,去腐除恶,方可挽救危亡;否则,机缘一失,一切尽失,悔之晚矣!如是前者,那是大功大德。如是后者,你们负得起这么巨大的历史责任吗?!

有鉴于此,胡锦涛与温家宝等应该再度联手起来,在香港问题上抓住历史机遇,上应天时,下顺民心,中据地利,从中获得支持和力量,终止居心不良的香港“二十三条”立法,在历史舞台上,一展政治家大腕的身手,大集功德,一如胡、温等联手突破了江氏等的封锁牵制,在对付“非典”肺炎“杀尔死”(“SARS”)中,使江家帮贪生怕死、争权谋私的丑态暴露无遗,而在这其中保持自身正确坚强的心态是至关重要的。相反,如果满足于长期“寄人篱下”,消极等待,以保求自,美其名曰“无为而治”,或者自我安慰曰“韬光养晦”,那是自私狭隘的,自欺欺人的,甚至同流合污,再如果助纣为虐,那就是作案犯罪的问题了。

否则,如果胡、温领导的中国政府和中共再这样拖延下去,不但贻误时机,还要承担历史责任:一是可能自身垮台或自行解体,二是最可能会中了江“太后”及曾“摄政”的计谋而被驱赶出局,甚至遭致杀身之祸,三是可能被人民推倒或请走下历史舞台。吾乃“局外之人”,以史为镜,言之在先,主旨是慈悲于众生,但亦或是为了结某世之缘。此为实情箴言。

从另一方面讲,中共自89年“64”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以来,尤其是政治流氓小丑江泽民窃据中共党、政、军“三位一体”大权十三年,贪污腐败空前,经济、政治、社会危机险象环生,中共统治的合法性已受到空前的严重质疑,中共“伟(大)、光(荣)、正(确)”的三大光环已经暗然无光,中共统治的基础已经在加速瓦解之中,如不抓紧时机抢救补台,清除贪腐,惩治邪恶,尤其是如不惩治、解决江帮主及江家帮问题,中共的自我垮台必将加速到来,胡、温自己也会随之倒台,而且,也必然会给中共庞大的党、政、军系统带来巨大灾难,会给香港、中国和全世界带来巨大灾难。

话说回来,想当初,邓小平及其一干人众,信誓旦旦,承诺香港“回归”以后保证香港既有制度“五十年不变”,并且,为解除人们的疑虑,说什么香港“回归”后“马照跑,舞照跳”,前景比原来还要美妙,硬要使人们相信,“一国两制”不但是解决香港问题的灵丹妙策,更是解决台湾问题的“样板”。“放长线钓大鱼”嘛,原来,让台湾“臣服”和就范才是放长线要钓的真正大鱼呢。然而,海峡对岸却把球踢了回来,说问题正出在大陆中共本身。台北市长马英九先生说:中共若不先平反解决法轮功问题,而硬要先解决统一问题,那根本没门儿!(大意)陈水扁总统先生在江泽之民还是“三位一体”之时,陈水扁就说:他若有机会遇到江泽民他会问江:在台湾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为什么在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就不合法?现在台湾已经实行真正的民主选举,包括一人选一票的总统直接选举,那么大陆何时才能进行这种真正的民主选举,包括一人一票的国家领道人直接选举?(大意)而今江“太后”“三位一体”成了“缺二残一之体”了,肌肉萎缩,衰老之相毕露,却仍然以77岁的高龄之体赖在党、国军委主席的位置上死活不下来。其实,若不是曾“摄政”出鬼“点子”耍了点鬼“花招”,“发明”了所谓有“中共特色”的、实则非民主的“等额”选举,否则,江“太后”早就被“差额”选举差选下来了,那么,许多事情也都早已大变样了。

然而,“物极必反”。香港、中国乃至世界形势的发展毕竟并非全由江某或曾某来安排,他们的如意算盘终究是“南柯一梦”。现在,“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拔地而起,全世界公审江犯泽民案在法律、人心、道德三个层面以空前的深度和广度展开,江的罪行和丑恶已无可遁形。香港向何处去?中国向何处去?世界向何处去?人们从上述全球公审江邪恶“三代表”空前的正义壮举的思考中总结了经验,得到了启示,吸取了力量,看到了希望。

附带说明一下,本文对“江泽”之“民”用了多个代名词,如江“太后”,江“三代表”等,按照“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的定义,江“三代表”,那就是:“法西斯主义群体灭绝罪代表,出卖中国领土主权卖国贼代表,中国最大贪污犯代表。”

“江泽民”即“江泽”之“民”,按照其本来之义,即江湖、沼泽之中的生众,包括江湖人士,江湖大盗,癞蛤蟆,鳄鱼等。我有朋友眼功了得,他的眼睛能透过江氏衰老、丑陋的皮囊而看到江氏的精神实质主为癞蛤蟆、副为鳄鱼。说来还真是,江泽民自我恶性膨胀,生起气来,全身毒性发作,肚皮都快爆炸,形象更加丑陋,江泽民在死海的游泳照,活象一只大肚皮朝天的癞蛤蟆。江泽民心狠手毒,置中国广大法轮功学员和中国人民于死地,其残暴与吃肉不吐骨头的鳄鱼多么相似,而且,鳄鱼有时还会掉几滴眼泪下来,这和伪善的、极尽演戏之能事的江戏子何其相似乃尔!

在本文结束之前,笔者愿与读者们共同思考并简答与本文有关的如下几个问题:

贪腐卖国并以“假恶暴”见称的江“贪腐”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
答曰:极难。

二 . 野心勃勃的曾“摄政”会悬崖勒马、改弦易张吗?“鸟择佳木而栖”、“人选正道而行”的格言,曾“摄政”读过吗?
答曰:很难。曾氏可能读过“鸟择佳木而栖”,但未读过“人选正道而行”,所以他的知识结构和人品有严重缺陷,他有严重误区,他目前处于微妙境地,因为形势复杂而且变化极快,他虽然野心很大而且喜欢冒险,但他仍然不失为一个“聪明人”,他会有些个观望,不会完全把自己捆死在江“太后”即将奔赴黄泉的灵柩上而作个活的殉葬品。

三.宣誓“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国家主席、胡总书记,真的“无私无畏”,真能担当起历史大任吗?
答曰:依我之见,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胡、温未能充分体现人民的意愿和利益,因此,也就未能充分从人民群众中取得巨大的力量和支持,所以,胡、温面对江、曾的巨大挑战,目前腰板还不硬;由于胡、温腰板不硬,反过来,又影响民心、支持和力量的凝聚。应该改恶性循环为良性循环,一盘棋就活了。

四.胡锦涛的“新三民主义”即“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其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答曰:首先,必须让人民有说话权,并保护人民的说话权,与此相关的就是,让人民有知情权和监督权,然后才谈得上如何落实“为民”而“用权”、“系情”、“谋利”的细则。

五.中共的出路何在?
答曰:一途为“脱胎换骨”,自我‘革命’,升华提高,二途为自动解散,三途为被强迫解散。

六.中国的出路何在?
答曰:中国传统医学即中医讲“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现在,只有“标本兼治”为宜。中共执政党已病入膏肓,国、民大受感染,先治标以尽量防出大乱,但必须治本才能除根。

七.建立在上海沙滩之上的高危大厦,其基础已经腐败,其上层已经倾斜,各界、各位当如何因应?
答曰:有偈诗一首云:“江础淫腐,危厦倾覆。上救众生,下谋己福。”

回头再看本文题目“香港向何处去?”实际上,其更深层的问题是

“中国向何处去?”而此问题实际上影响到

“世界向何处去?”全世界人民应该如何因应?

“行路难!”但是,可有出路?出路在何方?

答曰:出路就在每个人的脚下,就在于全世界人民的积极参与:“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

有道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摘自大纪元(原题:香港何处去?)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