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與數字的關係嘆為觀止
 
作者:翰森
 
2003-8-17
 
【人民報消息】毛澤東熟讀中國古文詩詞,而且應用自如。他曾以詩詞“昔秦皇漢武,略輸文彩;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挑戰歷代帝王,文采風騷無出其右者。但是,他在數學方面則略為遜色。據說他在讀書時數學成績欠佳,曾受到老師責難。日後他對老師不敬或許有此根源。毛澤東在一次講話中公然提倡學生可以造老師的反。“文革”初期就發生北京市若干名中學校長、教師被“紅衛兵”亂棍打死的慘劇。如此看來,他與數學似乎是無緣了。其實不然,毛澤東在治國、治軍中留下不少奇異的數學命題,引起不少中外人士的琢磨和演繹。

一、用“8341”作為中南海警衛部隊的番號

“文革”後期,毛澤東派出身邊的“禦林軍”到清華、北大“支左”後,從此新聞媒體上常披露“8341”部隊的消息。由此人們才知道,原來“8341”部隊就是中南海的中央警衛部隊。至於為什麼使用這四個數字來作為該部隊的番號,則無人敢於過問。在當時這是極為敏感的軍事機密,弄不好將會招來殺身之禍。直到1976年毛去世之後,北京市才傳出一種說法。毛澤東初入北京時,先住在香山雙清別墅。他名義上是馬列主義、無神論者,然而封建、帝王、迷信觀念也兼而有之。他在山上訪得一位道法高深的老道,求問何時入住中南海為吉?老道不語,只寫下“九九”兩個字,其意似乎是九月九日。毛澤東又問自己能在位多久?老道仍不語,只寫下“八三四一”四個字。毛當時不解其意。但是,他對老道所示的道家術數十分看重。於是,他遵西山老道指教,決定於1949年9月9日入住中南海。其後,毛澤東又邀集幾位智囊如郭沫若、周谷城、範文瀾等來議論探討這兩組道家術數之謎底。這幾位大學問家縱然學富五車、才高八鬥,仍未能在毛澤東生前為毛解出這兩組數字命題的奧秘。直到毛澤東1976年9月9日病逝,好似天機泄露,這兩個命題的謎底自然浮出水面。“九九”是毛澤東的去世之日,即九月九日。

而“八三四一”則來自兩個數學等式:

其一,1976-1893=83,
此式說明,毛澤東生於1893年,死於1976年,其壽命為八十三歲;

其二,1976-1935=41,
此式說明,毛澤東自1935年遵義會議登上中共黨主席寶座算起,總共在位四十一年。

二、開國大典放禮炮“28”響

“28”這個二位數看來好像很簡單。但是,人們卻認為這個數是出現在開國大典上,理應隱含有深刻的意義和信息。因此,許多中外人士對“28”命題作了各種奇妙而有趣的考證和演繹。

美國人採用拆字法分析:中共經過幾十年殊死奮戰,打敗國民黨,占領了中國大陸,共產黨取得了對中國的絕對領導地位。把“共”字上、下兩部份拆開,就成為“廿八”。因此,“28”響的含義是:要在開國大典上,讓共產黨的聲音響徹雲霄。

以上說法傳出後,立即遭到蘇聯人的否定。他們說,美國人的反共觀念根深蒂固,對共產黨的聲音過分敏感,故而作如此推論。而且,“共”字的上半部並非“廿”。這種說法過於牽強附會。

蘇聯人認為,美國自己的歷史太短,也不懂得中國歷史。中國史上漢武帝平定天下時,曾有28位功臣,他們是聞名於天下的28將(愛打麻將的朋友也許會認為這是否就是2、8將的來源?)。毛澤東得天下,也有28位功臣,他們是:(1)1949年9月21日召開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上選出的中央人民政府的六位副主席:朱德、劉少奇、宋慶齡、李濟琛、張瀾、高崗;(2)1949年10月1日上午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選出的:秘書長林伯渠、政務院總理周恩來、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沈鈞儒、最高人民檢查長羅榮桓;(3)當時毛屬意於六年後授銜的十大元帥和十員大將。其中,朱德和羅榮桓被重計了一次。故得出等式:

6+4+10+10-2=28。毛澤東用禮炮28響來表彰這二十八位功臣的豐功偉績。

蘇聯人的論點發表後,立即遭到英國人的反駁。英國人認為根本不是那回事,蘇聯人只會講政治,絲毫不理解毛澤東那詩人般的浪漫感情,而且把1955年或許會發生的封將、帥的事拿到1949年來提前慶賀,完全是生拉活扯。

英國人用莎士比亞式的浪漫情懷作了一番饒有情趣的演繹:毛澤東與他的愛妻楊開慧初戀時,楊正值中國人所說的二八芳齡(即16歲);1921年二人成婚時,毛澤東正好是二十八歲;1929年,楊開慧犧牲時,又是二十八歲;從成婚那年算起,毛澤東幾經波折、奮戰,於1949年登上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寶座,又經歷了二十八年。在毛澤東前半生經歷之中,“28”是一組多麼富有感情色彩而又多次浮現的密碼啊!毛澤東怎麼不會對“28”情有獨鐘呢?那麼,在他一生中最輝煌的時刻,用28響禮炮聲來慶賀他和戰友們奮鬥半生取得的偉大成就,並藉炮聲來傳達對遠在天堂極樂世界的開慧女士的深深懷念,應該是順理成章的事。

但是,英國人的巧妙演繹又遭到不少日本的中國通的否定。他們說,英國人就喜歡談愛情哪,女人啊,根本不懂得中國古老傳統的哲學思維。毛澤東不只是關心女人,他更注重軍事與權位。古老的“易經”中,有一幅八卦圖,“乾”在西北方稱“吉門”,其代碼為2;“艮”在東北方稱“生門”,其代碼為8。從1935年起,中共八路軍就占據“吉門”--延安;在抗日戰爭一結束,毛即派林彪率軍搶占“生門”--東北。八卦中的兩大吉門都被共軍所控制,蔣介石豈有不敗之理?毛在開國之後,更加注重與兩大吉門的聯繫:先是修復北京至東北的鐵路;然後又興修通往烏魯木齊之路。由此可見,毛澤東對”易“學精髓有深刻理解。因此,毛澤東的28禮炮數並非自然數,而是“易經”中的二、八兩個代碼所組成。“28”響是為慶賀他的偉大謀略成功而發。以上的解釋別具一格,頗為玄妙。但是,有不少人感到難於茍同。

一直到1972年,當時的美國總統尼克松還念念不忘對毛澤東主席的“28”命題進行考證。在他首次訪華期間,與周恩來總理在釣魚臺國賓館的花園中散步時,有這樣一段對話:

尼克松(以下簡稱為尼):如果總理閣下不介意的話,我想向閣下求教一個中國的歷史問題:在23年前,貴國開國大典上鳴28響禮炮之事,在國際上引起諸多猜測。本人覺得他們的解釋大都不得要領。閣下當時擔當該大典總指揮,今天想聽聽您的高見。周回避正面回答,巧妙地反問:總統閣下怎麼評價此事呢?

尼:如果閣下感興趣,就恕我直言。毛澤東是中國共產黨的最高領導,這28響禮炮象徵:把毛澤東的名字,從神州大地寫上了萬里藍天。

尼克松立即拿出鋼筆和紙片,用他學會的中文字寫下毛澤東三個字,並問周:這三個字是多少劃?

周:按當時的中文繁體字,確實是28劃。

尼:毛澤東早年有個筆名叫二十八劃生,28就代表毛澤東。

周:主席當年是用過這樣的筆名。不過,建國後推廣簡化漢字,就不再是28劃了。

尼:那麼,請閣下說說看,這28響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周:當時籌備開國大典頭緒很多,我很忙亂。主席定了要鳴28響禮炮,我就照此安排。至於其中含義,我也未向主席請示。

尼再追問:那麼,您的理解是什麼呢?

周:我個人的思考,不一定符合主席的原意。在開國大典之前90天,主席曾經講過一段話:“中國共產黨已經28歲了,28年來,我們取得了革命戰爭的勝利。但是,我們的事情還很多,就像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用這段話來作為我對“28”的理解,您看可以嗎?

尼:您的理解不無道理。不過,我想得到的是它的標準答案。

周:那就等明天閣下與主席會面時,請當面問主席好了。

後來,尼克松與毛澤東會見時並未談及此事。或許,尼克松慮及到他的28劃之說會被人杜撰為:毛澤東早在開國之始就埋下了個人崇拜的伏筆。故而忌談此事,以免影響會談氣氛。幾年之後,毛澤東與世長辭,“28”命題的標準解就成了永久之謎。

三、“大躍進”的幾大指標

1958年,毛澤東以他那詩人般的狂熱,搞了一場空前的“大躍進”運動,提出了極富幻想的口號和指標。其中,最突出冒進的有:

1、“一天等於二十年”

按毛的口號,相當於構成這樣一個絕對不可能相等的“等式”:

1=20X365=7300(???)。

這是一個遠比哥德巴赫猜想大膽不知多少倍的幻想命題。還記得當時曾有人用“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說法為毛的神話打圓場。用浪漫的幻想來指導國家的經濟建設是非常危險的。

2、“十五年超英趕美”

當時,中國的工農業生產、科學技術水平以及教育水準還很落後。但是,毛澤東空想以超常速度發展經濟,提出“十五年超英趕美”、要“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實行“吃飯不要錢”等不切實際的口號,用他指過去導遊擊戰的方法驅使人民窮幹、苦幹。同時又鼓勵虛報、浮誇,炮製農業上畝產萬斤乃至幾十萬斤的“高產衛星”。“大躍進”的結果,給中國人民帶來極大的災難。使全國工農業生產大倒退,使幾千萬中國人死於饑餓,造成生態環境極大破壞等。

在毛去世後,由鄧小平主政,摒棄了毛的“以階級鬥爭為綱”的錯誤路線,改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實施改革開放、市場經濟等有效政策,取得明顯成效。如果以2008年中國舉辦世界奧運會作為標誌來看,是否可以說那時將初步形成“超英趕美”態勢。從毛提出這個口號的1958年算起,到2008年,正好相隔五十年。時代的進程好像和毛澤東開了一個大玩笑,把毛提出的“十五”這兩個中文數字顛倒過來,變成了“五十”。又出現一個絕對不相等的“等式”:

十五=五十(???)。

不知毛澤東在九泉之下對此作何感想?

3、1958年計劃鋼產量1080萬噸是怎麼提出來的?

1958年以前,中國的鋼產量比較低,從未達到過400萬噸。按正常方式增產,根本不可能在一年之內使鋼年產量增長一倍多。毛不只一次在中央會議上批評周恩來和國家計委保守、右傾。因此,這個高產指標不會是周恩來和國家計委提出的,可能是毛澤東獨斷專行的產物。那麼,毛澤東怎樣會想出1080這樣一個奇怪的數字呢?或許有三種解釋∶

一炙搗ㄊ牽蠖捕痢八按保荷講匆話俚グ私墓適戮∪私災R裕保埃肝艘裕保巴潁偷玫劍保埃福巴頡F涫餃縵攏?p>108X10(萬)=1080(萬)。

另一說法是,有人把毛澤東比作秦始皇,毛反駁說,秦始皇比我差十萬八千里。又是一個1080的基數!其數學式如下:

1080X1(萬)=1080(萬)。

第三種說法,中國神話故事裏,孫悟空翻一個筋鬥就是十萬八千里,那麼,鋼產量“大躍進”翻幾番不就成了1080萬噸嗎?

為達此目標,毛澤東使出了指揮打仗的全部解數,號召全國人民“向1080高地發起總攻擊”,“定要讓鋼鐵元帥升帳”,“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等等。其結果,1958年全民大煉鋼鐵運動來了個大潰敗。到最後,當年的實際鋼產量恐怕成了連毛澤東自己也弄不清的天文數字。從那些“小土群”上報的產量有多大的可度?從“雞窩爐”裏炒出來的毛鐵也能算是鋼嗎?

難怪,彭德懷在致毛澤東的“萬言書”中,指責毛澤東“小資產階級的狂熱”、“升虛火”、“造成國民經濟比例失調”等等。

四、階級鬥爭中的“非”運算法

在毛語錄中,有一句名言:“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擁護”和“反對”正好構成一對互逆的行為。從純數理邏輯的觀點來看,這種說法是完全符合“非”運算規則的。因此,毛的這句語錄就成了他的階級鬥爭學說中經典的“非”運算法。特別是,在“文革”中,有人把它編成了歌詞,似乎經過億萬人次的重覆誦讀和歌唱就成了放之四海皆準的“真理”。當時,毛提出這一論斷不知是否經過某數學家的獻計獻策,或是由毛本人歪打正這著?因為當事人大都已過世,現在難以考證。

但是,“非”運算規則的適用範圍是有限的,它只適用於互為對立的二元域。例如,在二進制的開、關元件中,只有兩個不同的狀態:不是開,就是關,沒有第三種狀態。在多元化的社會或自然界中,事物變化和發展的結果常常是多種多樣的,不能簡單地用是、非二字來概括。就是在毛澤東最熱衷的“階級鬥爭”領域內,他自己提出的“非”運算法也只適用於某些特殊情況。以毛澤東和蔣介石兩個敵對的人物而論,蔣喜歡吃米飯,按“非”運算結果,毛就不能經常吃米飯了,只好用米飯以外的食物來充饑;蔣的口味偏於清淡,毛則喜愛辛辣。後者是因浙江人與湖南人不同的口味習慣所致,純屬巧合,並非按“非”運算結果行事。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在評審學生的成績中,常用百分制、五分制或ABCDEF制,從來沒有人用“好”、“壞”二級記分制。不過,在某些場合下,還是有些人自覺或不自覺地在用“非”運算法來作判斷。關於漢字語音符號選擇的爭論中,有人認為中國大陸採用26個拉丁字母的漢語拼音法比較簡單,容易學習和記憶,而且用於電腦漢字輸入方便、迅速,廣為以西語為母語的人士所接受。但是,有部份人認為,以上漢語拼音法乃共黨所創,擁護國民黨的人士理應維護50個註音符號的國粹,不屑與共黨同流。其實,語音符號選擇純屬學術範疇,大可不必貼政治標簽。對海外華人來說,從語音符號學習、記憶和使用方面來考慮選擇,或許更有利於華裔子女學習掌握漢語。

五、兩個不變的百分數:95%和5%

在毛澤東發動任何一次政治運動時,照例都要作一番老生常談式的階級形勢分析:要相信和依靠廣大的群眾和幹部,95%的群眾和95%的幹部都是好的,壞人充其量也只有5%。95%和5%這兩個百分數從何而來?是經過認真地調查分析得到的嗎?恐怕不是。否則,為什麼每次運動每個地區都是一個樣?那就只好解釋成是從“毛氏經驗概率”歸納而得到的常數了。按中共行為準則,都是先定調子,先戴帽子;然後再找材料去充實和證明,歷次運動如此。“文化大革命”更是如此,把“國家主席”劉少奇先打成“大叛徒、大內奸、大工賊”監禁起來,再建專案組,採用各種非法殘酷手段收集黑材料,一年多以後才炮製出七千多字的“關於大叛徒、大內奸、大工賊劉少奇的審查報告”。其結果是,製造出現代中國一件最大的冤案!

1957年,毛澤東用“引蛇出洞”的“陽謀”搞了一場大鳴大放、緊接著就是“反右運動”。把成千上萬的知識分子精英打成“右派分子”加以迫害。到1958年初,經有關部門統計發現,已劃的“右派分子”數量不足5%,緊接著又補劃了一批“補充右派分子”。據大陸人民文學出版社1987年出版的《中國當代文學思潮史》一書披露,全國劃右派總數為55萬人。不知這個數字是否符合5%的比例要求?

1966年,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整劉少奇等“走資本主義當權派”,把大量老幹部和各級官員都打成“黑幫”、“叛徒”、“走資派”、“修正主義分子”等。十大元帥中除已去世一位以外,至少有五人被打倒;各省、市、區、縣、鄉、鎮以及各基層單位的主要官員幾乎100%被打成“走資派”。似乎95%以上的幹部都變得不可靠了。就連他親自選定的接班人林彪也離他而去。

當今大陸官場貪污腐敗泛濫,按老百姓的說法是:無官不貪。說成有95%的官員貪污受賄恐怕不為過。不過,這個95%的責任不該記在毛澤東的帳上,應該算在江澤民的頭上。

六、毛氏黃金律:“三、七開”

在總結或檢討某個政治運動或工作時,“成績是主要的,缺點和錯誤是次要的,錯誤和成績三、七開。”幾乎成了毛澤東的口頭禪。不管在運動中發生多大偏差或問題,只要來個“三、七開”,好像一切就萬事大吉了。從此,上行下效,各省、市、區、縣、鄉、鎮以及各基層單位幹部總結各自的工作時,一律都套用毛澤東的“三、七開”這個黃金律。而實際情形,遠非如此。

在“肅反”運動中,毛澤東欽點大抓“胡風反革命集團”,把一批與胡風有直接和間接關係的文人和有為青年抓進監牢,甚至一些熱心的讀者也遭到迫害,共牽連數千人。後來,清理、平反結果,裏面一個“反革命份子”都沒有。這也能用“三、七開”搪塞得過去嗎?

在“反右”運動中,把五十多萬人定為“右派分子”加以迫害,再牽連到其無辜的親屬、子女和好友,受害者何止千萬人!後來,鄧小平在改正“反右”的錯誤時,只保留了占總數十萬分之一、二的“種子右派”以證明“反右”的“必要性之外,其餘的五十多萬都予改正。對這種特大冤案,說成“三、七開”顯然是荒謬絕倫的。

其餘,正如本文前面所述,破壞性極大的“大躍進”、“文革”等運動對中華民族所造成的嚴重惡果絕非“三、七開”能掩蓋得過去的。說穿了,毛澤東的“三、七開”只不過是一套愚弄老百姓的障眼法而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