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奸的她和我妹妹一样的年纪!──写在又一年的“六四”前一夜
 
作者:卫君宇
 
2003-6-2
 
【人民报消息】夜深了。睡前,我又象往常一样,到各网站去看看当天发生的消息。刚看完“六四”亲历者、加拿大陈毅然女士对当年的回忆,另一条消息赫然跃入了我的眼睛:“重庆大学女研究生遭沙坪坝区看守所警察强奸”。我揉揉惺忪的眼睛,看了下去:

28岁的魏星艳,和我妹妹一样年龄的女孩子,一位重庆大学高压输变电专业三年级硕士研究生,被一位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扒光衣服,当着众人的面强暴了!

“从那以后,星艳绝食抗议迫害,被强制灌食,并插伤了她的气管和食管,造成她不能讲话,目前已处于生命垂危之中。”

还没有看完,我已困意全无,愤怒得不能言语。报导的下面附有重庆市委办公室的电话,我操起就打,连拨四次,四次接通后被对方挂断。他们不敢听!想跟妻子讲,可她累了一天,早已睡了。夜已深,我欲吼无言。无奈中放下电话,手仍然在愤怒中发抖。

她和我妹妹一样的年纪!她为什么被抓?据说就是因为她被怀疑5月份在校园内悬挂庆祝“法轮大法日”的气球。荒唐的理由。可我知道在当今的中国,这就是事实:只要怀疑你就可以抓你,关你,审讯你;只要你是法轮功学员就可以打你,骂你,强奸你!那个警察是个畜生,可是谁给了这畜生害人的权力?!

又是“六四”的周年到了,作为当年也在其中的一员,十几年来,围绕这一天的记忆像是总也挥不去的梦魇。记得那一年刚听到天安门的消息,初时不信,认为人民的政府人民的军队,绝对不会把强口对向人民。可两天后当邻近一大学的三位学生同去北京,只有一人捡条命回来时,愤怒的我,血都要烧了起来

可又能如何?!虽然自己当时从未违心地写过说过什么,但渐渐地,血冷了下来,甚至也在连天的宣传下,认可了所谓“稳定”“中国不能乱”等堂皇的借口。

作为“六四”见证人,陈毅然女士说:“我认为中国政府当时借口说为了国家稳定才如何如何,这种话大可不必讲。当时的北京市民真的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凭着热情,一心为了这个国家好。中国当局撒这个谎,做得实在是太过份了!”

是太过份了,但也有敢说真话的。可那句真话,是当年对我来说,比屠杀本身还令人血冷的四个字。“六四”后不久,当人们还在明里暗里共讨李鹏的时候,在我们当地一份还不算小的报纸上,看到了一条消息,说中共新任总书记江泽民当着中外记者的面,当被问到对因“六四”被捕的女研究生在牢中被轮奸如何看时,江的回答一鸣惊人:她是“罪有应得”!在那样的场合里,刚登宝座立足未稳,就敢对天下人讲出那样的话,相信那是他的真性写照。那一刻,我和父亲看着报纸,半晌说不出话来,也从此,为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又添了一份真正的忧虑。这样的一个人,他将把中国带向哪里?

好在时间可以使人忘却一切,而不愉快的记忆仿佛消逝得也快一些。可昨夜看到的这则消息,却使我的心痛滴血。十三年前不祥的忧虑,在今天已经成为了残酷的现实。象星艳一样的遭遇,甚至更悲惨的,在这场长达四年打压中已经远非一例。在中国,法轮功学员被打入另类,在从上而下的高压下,被迫害被摧残,好像已经没了商量。

以前,当有人说这一切都是一个人一手造成的时,我还不愿相信。而今天,思前想后,还能说什么呢?也真正对“暴君”这两个字有了更深的体会。真正残暴的人,不但在于其个人的凶险,更在于能将这种残暴推行实施并大面积蔓延,从而培育起大范围的助长邪恶的土壤,使得作恶者肆无忌惮,有了作恶的尚方宝剑,善良者反而因其善良而百受屈辱。马三家教养院的苏境,不是因为打死了人,反而升官受奖了吗? 畜生是可以害人,可是谁给了这些畜生们害人的权力?!纵狗伤人的主子,才是罪责的真正承担者。

也好在今日的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善良的人们正义的力量。本周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则“全球审江大联盟”的倡议,振奋之余,我仿佛看到了不远的希望,就以此短文,作为入盟的宣言罢。

(大纪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