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勾结周正毅案与最高领导
 
作者:郑贻春
 
2003年6月13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最近,在国际、国内媒体上纷纷嚷嚷地揭露上海首富、上海最大房地产商、上海农凯集团总裁周正毅与原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中国银行香港分行副总裁刘金宝的官商勾结一案。六月三日,上海市政府首次证实:由于事件严重,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已临时成立工作组,并在上个月南下上海开始调查。从内部传来的消息证实,对周正毅的调查将完全由北京来的调查组负责,绝对不准上海方面介入。据有关人士估计:此案背景复杂,类似于前几年发生在福建省的远华案。

此案能否顺利进行并取得实效,关键在于胡温体制能不能下大力气,排除一切干挠,非得要搞它个水落石出不可。有几个问题在这里需要引起人们的认真注意和高度重视:

一、官商勾结。据说,此案牵扯到曾任上海市市长的黄菊。一个是上海的首富,一个曾是上海的总头目。正如构成中国大陆具有普遍意义的权钱交易的方式一样,黄菊这个政权上海帮的主要干将,现在已被江泽民钦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如果彻底清查周正毅一案,黄菊将肯定脱不了干系,黄菊的众多丑闻也可能会从这里被扯开一个口子,其贪污腐化的各种罪行将会被全面而彻底地揭露出来;除此之外,据传,周正毅一案与江泽民的大公子,即电信大王江绵恒也有牵连。两个人一个是上海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一个是当今圣上,即从前的核心和现在贪权恋栈、死不下台的军委主席的宝贝儿子。他们勾打连环、鲸吞国库、从多家银行连环贷款十多亿,无所不用其极地收刮民脂民膏。怪不得为数众多的上海动迁户都在向中纪委举报在上海发生的漠视百姓利益的这种官商勾结的违法乱纪行为。

二、现行的大陆政权已然成为庇护违法乱纪的敲诈勒索者的世外桃源和梦寐以求的天堂。甚至可以说,仍然在耀武扬威地代表人民无商量的大陆政权,一直到现在仍然是剥夺中国人民利益的政治、经济、文化等等的犯罪集团。各级人民公仆实际上都是人民财产、人民自由和人民思想言论等基本权利的剥夺者并受到现行的政教合一的极权制度之庇护。用共党经常说的实事求是的标准来说明,他们就是欺诈人民、蒙骗社会、一心为我、好话说尽、坏事做绝、鼠目寸光和狭隘至极的位高权重的政权土匪、是汪洋大盗、贪污犯、行贿受贿者、是厚颜无耻与恬不知耻的骗子。他们这个被叫做政权上海帮的帮派体系本身就是罪犯聚会的魔窟,就是鬼魅魍魉的纠集之所。他们把持著公共权力不放,死不下台。

三、追查周正毅与前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刘金宝一案,如果确实能够一查到底,就肯定能够查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大的贪污犯江泽民这个上海帮的总头目身上的猫腻。江泽民二十多年来对于上海人民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大罪。他口口声声反腐败,不过是符合他戏子角色的表演而已。实际上,在追查远华案这个已达八百亿元人民币的惊天大案时,由于牵扯到上海帮的重要一员,即福建省省委书记的贾庆林。江泽民就逼迫时任总理的朱镕基停止追查,最后竟不了了之,只抓了几个副部长和小喽罗并杀人灭口地把他们给枪毙了,就用这等伎俩,算是对全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作了个不清不楚的交待。巨贪贾庆林由于后台大老板江泽民的强大支持,政治地位不降反升,从部级职位一下子跃升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地位,人模狗样地当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协商会议主席。此等烂货竟在就任典礼上发下毒誓,绝不允许中国大陆走三权分立的民主、自由之路,公然与人类文明的历史潮流相对抗,以实现其保权为私的阴暗小丑之心地。贾庆林很清楚,如果中国人民用西方文明长期实行的人类普世价值来思想、来发表意见,象他这样一个无能、无德、无道的无耻之徒连做一个人都很困难,更别说当什么发号施令的主席了,更别说装腔作势地发表胡言乱语的所谓重要讲话了。

江泽民在庇护贪污犯方面,确实不愧为吹拉弹唱的好手。在为全国最大的贪污犯,即为他自己和被他庇护、重用并硬塞给中共中央政治局的贾庆林高歌一曲、打打拍子,信口开河瞎胡诌,常常是跑调咏唱“我的太阳”,抽疯似地向著遍布全国大大小小成体系建制的贪污犯们挥手致意,他还搞了个浪费民脂民膏的中华世纪坛,还花了几十亿弄出了个国家大剧院,又花了上百亿进口了一架一号专机。据报载,中国最大的贪污犯江泽民本人竟有若干处行官,活脱脱一个中国萨达姆,活脱脱一个败家子。他的儿子到底为他老爸从周正毅手里搞到了多少亿贿赂?或为他老爸搞到了多少珠宝古玩、名画、书法?查一查周正毅、查一查江绵恒、查一查江泽民,江氏家族到底聚敛了多少非法之财?到底收刮了多少民脂民膏?这些都是必须弄清楚的。这些问题都必须向全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有一个清清楚楚的交待。但愿中纪委铁面无私,穷追猛查,一直查到江家阎王殿,一直查遍江氏家族在收刮民脂民膏和盗窃国库方面业已成功了的胡作非为。江泽民的魔爪必须用法律的绳索捆绑起来,江泽民的狗头必须向被他蹂躏的中国人民、被他欺骗了的世界人民谢罪!

四、要防止中国大陆的西西里化。江泽民是中国大陆的西西里化的黑社会老大,他实际上就是黑手党的总头目。所谓的黑手党,就是不按普遍民意反映的法律办事,而按著老大拍脑门的方式决断一切事情。西西里化就是对于社会进行敲诈勒索的控制,暴力相向于民众,秘密地而不是公开地,混浊地而不是透明地,谁说真话就要把谁给收拾掉地处理一切公共事物。敲诈勒索以自肥,毫无正义的真实和真实的正义可言。之所以能发生周正毅权钱交易一案,之所以能发生远华案以及各种各样大大小小遍及于中国大陆的贪污腐败、行贿受贿的案件,是与黑手党的总头子江泽民一心为自己,一心为江家帮谋取私利的所作所为分不开的。

要使中国大陆的政治清明,经济秩序正常,现代化事业得到发展,就必须根除黑手党似的遍及整个社会的恐怖统治,就必须与江泽民及其领导的黑手党“拜拜”。

五、追查周正毅与刘金宝一案,可能是现行的中国共产党两个中央互相狗扯羊皮的结果。我们在历史上时常可以看到类似狗扯羊皮的景象,刘少奇为首的党中央和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曾经发生过类似的较量,后来毛泽东的《我的一张大字报》炮打刘少奇的司令部,搞了一个轰轰烈烈的、延续了十年之久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是把刘少奇给斗倒、斗臭,斗成了叛徒、内奸、工贼了吗?毛泽东死后,刘少奇的阴魂不还是反攻倒算、自我平反了吗?周正毅一案估计也差不了多少,一句话,都是那一套属于狗咬狗的你争我斗。但即使这样,我们也希望好狗斗倒恶狗。这个恶狗就是政权上海帮,如果把恶狗、把政权上海帮给赶跑了,形势就极有可能会向好的方面转化。因为,好狗毕竟还是听人话的。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中国大陆的政治是王朝似的宫廷政治,没有任何程序因而不透明;由于不透明而变得十分黑暗;由于黑暗而没有任何光明。这样的政治现实难道不令人恐怖吗?

但愿通过追查中国最大的贪污犯以及贪污犯集团——政权上海帮,中国大陆的政治还能有那么一点点希望。否则,那就只有用一句歇后语来说明这个问题了:日本船:丸(完)。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一日

(大纪元)

 
分享:
 
人气:15,617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