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十年卧薪尝胆 温家宝亲临上海逮捕周正毅 (图)
 
程武
 
2003-6-11
 
【人民报消息】



今年4月25日,在全国上下都为防疫而手忙脚乱之时,中纪委突然宣布对贵州省委原书记、省人大主任刘方仁的审查结果,移送司法处理。刘方仁在官场失事,是在2002年江泽民还在台上的事,这条迟到今年公开的消息没有引起普通民众的关注,却让海内外政评家注意。

刘方仁是在1993年-2001年任贵州省委书记,(其间:1994年5月在中央党校第四期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理论研讨班学习)。

刘在官场滚爬多年,与李鹏的关系不错,与胡锦涛的关系不是十分密切,虽然刘在中国官场十年来最敏感的贵州省任职,但他原来是在江西任职,接任贵州职位是在胡离开八年之后,仅是在胡任中央党校校长时,作了几个月的学生。

引起政评家们关注的是,在中国官场接班权力大角斗中,贵州官场多年来所处的倒霉处境。在刘方仁前,贵州官场已经过强烈地震。前省委书记刘某的夫人闫健宏被判了死刑,随之接任长达8年的省委书记刘方仁又进了大牢。其间夹杂着大批副省级正厅级的干部,如副省长刘长贵,公安厅长郭正民,交通厅长卢万里, 省委宣传部长,政协副主席常征等。好象在胡锦涛88年离开贵州省委书记一职后,十年来,贵州除了盛产贪官,就没有其他特色了。

中国的贪官不在少数,除了极个别洁身自好的,大多数省市地方干部,都有一笔黑帐捏在中央手中。让人跌破眼镜的是,贵州这个面积小小,人口少少,口袋空空,交通不畅的内陆省份,何以成为全中国的典型,被揪出如此众多的贪官,似乎江泽民的反腐工作,一大半都是在贵州出成绩。

1992年10月胡锦涛被邓小平挑中,在十四大上一举跃进政治局常委之列,王储地位确立,自此以后,贵州就开始地震,第一个贵州大案闫健宏,正是发生在1993年。

而且贵州的案件,有几个中国第一的特点,比如闫健宏案,是中共高干妻子被处极刑的第一例,海外政评家们议论说,就连刘少奇夫人王光美,毛泽东的妻子江青,都没有闫这么倒霉。而那个政协副主席常征的案子,大约是副省级中最小的案子,仅仅是7万元的受贿。

世上一般都以为北京陈希同案是江泽民利用反腐作为权力斗争的第一案,其实陈希同并不是江最大的敌人,也不是第一个权斗案例,胡锦涛的贵州,才是上海帮干的反腐第一大仗,只是这一役并不成功,只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反而引起胡锦涛的高度警觉。

胡锦涛在甘肃时职位不高,真正进入中央后工作过的地方,主要有共青团,贵州与西藏,这三个地方中,西藏因为政治上极端敏感而没有成为反腐对象。共青团完全是清水衙门,但是去年十六大前,被江系李长春主管的广东报系爆出希望工程事件,差点翻船。而贵州这个穷山沟,则成了胡锦涛最主要的替罪羊,被上海帮十年砍杀,死伤无数。然而胡锦涛忍辱负重,并不轻易还手,江也没有更多的把柄可抓。

今年3月6日,当江泽民得意洋洋到广东省给自已的心腹张德江撑台面时,胡锦涛则到了贵州代表团参加审议,安慰自已这些在官场上倍受屈辱的老部下。

中共的官场腐败,其实都能同时牵上几条线,比如远华大案,江泽民利用来将刘华清的亲信,中国军队情报总头子姬胜德搞倒,将刘华清的女儿判刑。但江泽民没有想到随着案件展开,也牵连上自已的重要亲信贾庆林。本来江泽民是要让贾庆林接手朱熔基的总理一职,十六大前,将朱的爱将朱小华抓起来做人质,逼朱就范,但朱熔基奋力反击,三天两头上媒体喊着要从加拿大引渡赖昌星,将江泽民贾庆林吓出一身冷汗,十六大后,温家宝终于接班,总理传体大业已定,朱小华这个替罪羊也没什么大事,小判了事,朱熔基就再也不提什么引渡赖昌星的事了。

江泽民十几年来利用反腐作权力斗争的工具,虽然下手凶狠,但因为江本人不得人心,而且保命心切,关键时候不敢断臂自救,只求死保同党,对争到手的官职寸位不让,所以最终要与对手达成妥协,除了陈希同一案,其他如东北大案,金融业大案,贵州大案,广东大案,人大成克杰案等等,政治上大多无功而返,并没有真正将对手大后台扳倒,反而因此种下上海帮的祸根。

十六大后政局重组,大批上海帮死对头在伺机反扑。上海的周正毅案, 就是前中纪委主任,东北帮总后台尉健行交待下来了,同时,朱熔基也出手力助,温家宝亲临上海操刀指挥抓人。上海帮在自家的地盘上居然一脚踩空跌倒,可谓是阴沟里也翻船。

目前胡锦涛在新案件中的作用还不明显。但是,无论胡锦涛对江泽民如何笑面相迎,江泽民仍会感觉到冷冷的寒意。因为胡锦涛已经不是代表自已说话了,胡温的上台历程,涌动着一大群对上海帮有深仇大恨的左中右派元老,朱熔基,尉健行,李瑞环,李鹏,刘华清人在江湖,胡温二人都必须顺潮而动,必须作出权斗决择。

江泽民对胡锦涛的官场心态太熟悉了。十几年前,江泽民年年在上海低三下四招待邓小平,杨尚昆,对赵紫阳的秘书,都要拼命拉住认老乡,成为官场笑话。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今天江泽民对邓,杨,赵,都可谓是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该抓的抓,该关的关,权力利益冲突时,全无半点情面可讲。江泽民自已过去是这么做的,他还会相信胡锦涛表面上的笑脸与谨慎吗?而如果胡意识到自已永远不可能让江信任,胡还能怎么做呢?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