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字火上加火,中共高层权力斗争迅速升温 (多图)
 
作者:凌锋
 
2003-5-22
 
【人民报消息】中共十六大和“两会”以后,形成两个权力中心。从中共的党史来看,已经隐含著不祥的预兆。SARS在中国成形,虽然外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命名翻译为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但是中国回避这个用词,因为它也可以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综合症”Special Anministrative Reqion Syndrome的简称,似乎在给中共抹黑,所以它一直坚持用“非典型肺炎”,虽然这个称呼外延太大,并不科学。然而也因为这个名称,“炎”字火上加火,使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迅速升温,两个司令部赫然成形。

要知道这两个司令部如何成形,看“伟大统帅”江泽民这一个多月来的活动日志就清楚了。

4月8日,江泽民会见“老朋友”,越共中央总书记农德孟。

4月9日,江泽民出席他的老领导、前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周子健的遗体火化仪式。

4月16日,新华社发表“授权发布”江泽民为“南京路上好八连”的题词;这是江泽民1991年3月10日的题词,内容是“学习好八连优良传统和作风推进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建设”。

4月19日,江泽民在上海丁香花园(李鸿章为爱妾丁香所建)出现。一位香港人在该花园申粤轩吃饭时,见到江泽民牵著妻子王冶坪在绿草如茵的大花园漫步。


控制非典成效明显──江泽民侧面提醒胡锦涛:张文康没有错。
4月26日,江泽民在上海会见印度国防部长费尔南德斯,江说,中国对非典型肺炎疫情的“治疗、预防和控制工作都在有序进行。经过艰苦的努力,我们在控制非典型肺炎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

上述日志说明甚么问题?最主要说明江泽民已经离开北京到了上海。但是他也要像隐瞒疫情那样隐瞒他的行踪。据报导,江泽民4月9号亮相以后当天就去了上海,但是在4月16日还故意发表他的旧日题词,制造他人还在北京的假象。因为这个题词这时发表没有任何意义。江泽民是不甘寂寞的人物,退到二线后已经表示还要出来接见“老朋友”,但是美国参议院代表团来中国访问,北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赵明禄次帅到北京访问,都是胡锦涛接见,江泽民没有出来会见这些“老朋友”,显然不愿意暴露他的行踪,也不愿回到北京。

在这些重要的时刻里,江泽民不在北京跑到上海,目的又是甚么?看来有两个:一个是逃避瘟疫。此病毒不长眼睛,高干并没有免疫力,因此江泽民走为上计。另一个目的则是躲得远远的,看胡锦涛怎么做,稍有差错,或者抓到甚么把柄,就把他“打倒”,由江家班来接管党政大权;这点毛泽东过去玩过多次。如果体弱的胡锦涛被SARS所感染,那更是“天意”了。

江泽民在上海表现得似乎“胜似闲庭信步”,实际上却是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不但京沪之间密使来往频繁,胡锦涛的施政也频频受到干扰。就是从表面看,也可以看出以下几点:


胡锦涛绕道深圳会见董建华
第一,胡锦涛4月10日南巡,主要任务就是了解广东疫情,但是他南下后不是直到广州,而是先到湛江,然后到深圳见香港特首董建华,表示对香港的关心;最后到广州才表示对广东疫情的关注。这个绕道行为显然是不想给江泽民知道他的某些意图。

第二,胡锦涛在4月17日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主要布置防疫工作,因为这时301医院的蒋彦永医生已经向媒体揭露中共隐瞒疫情。但是这个会议的精神,一直到4月25日才传达,江家班在这以前一直不出声,可见他们的反对立场。在这之前出来抗疫的只有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及副总理吴仪。

第三,在政治局常委会议后的4月20日,宣布撤销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长孟学农的职务。对这样重要的事件,应该是4月17日的政治局常委会上决定。但是为何拖了几天才公布,想来上海的“太上皇”有意见,几经折腾才宣布。而原来名单上就是他们两个,还是有不同?而曾经作为江泽民御医的亲信张文康的卫生部长行政职务还要胡锦涛用“主席令”的方式解除,是罕见的举动,莫非因为江泽民的阻止而在人大方面也有阻力?因为人大委员长也是上海帮的吴邦国。

第四,江泽民在接见印度国防部长时声称对疫情防治“有序”;如果真有序,何以会罢两个大员的官职?江泽民还说控制有成效;果然如此,何以疫情在北京及其周边地区扩散,还掀起逃亡潮和抢购潮?显然江泽民还在继续报喜不报忧,对胡锦涛增加透明度的处理方式不以为然。

第五,中共中央政治局28日召开会议,研究在全党兴起学习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新高潮等工作。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主持会议。会议还提出,各地区、各部门要处理好非典型肺炎防治工作和经济工作的关系,一手抓防治非典型肺炎这件大事,一手抓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动摇。显然,胡锦涛把抗炎作为头等大事引起江泽民的不满,因此要把江记“三个代表”重新拉出来以体现“江泽民精神”仍然照耀全党全国。SARS也肯定影响了中国的经济发展,看来江泽民准备把责任推给胡锦涛因为抗炎没有抓经济工作这个中心工作。

正当江胡你来我往相互发招时,中共在5月2日晚间突然宣布,海军一艘编号为三六一号的常规动力潜艇,日前在内长山以东中国领海进行训练时,因机械故障失事,艇上七十名官兵全部遇难。5月6日,中共媒体报导江泽民与胡锦涛到大连视察失事情况,还会见了死难者家属。江泽民声称他获知这项消息后“夜不能寐”。

外界对中共突然主动宣布“军事机密”纷纷猜测,甚至认为因为认识隐瞒疫情的错误而痛改前非。但是从媒体报导的情况来看,这可能是对中共的一场美丽误会:

第一,江泽民在会见印度国防部长时并没有认错的意思,而且据上海医护人员向《时代》周刊的揭露,那里也有隐瞒疫情的情况,但是在江泽民亲自坐镇下,上海的疫情真相还没有被揭开。


胡锦涛的国家主席和党总书记职务被拿掉了
第二,江泽民同胡锦涛同时出现时,胡锦涛的国家主席和党总书记职务被拿掉了,以军委副主席职衔而排在江泽民的后面,以凸显江泽民老大的地位。显然江泽民对胡锦涛近来在抗疫上的出头露面不以为然,通过这次安排公告国内外,他江泽民还是“核心”,只有他才说了算。

第三。他对潜艇出事“也夜不能寐”,显示他同军人“心连心”,以此拉拢军心,贬低胡锦涛。

由此,可以显现,从公布潜艇失事新闻到视察,都是预谋好的做秀动作。还把胡锦涛从抗炎战线拉出来。而新闻热点转到这里,也可以冲淡疫情新闻。

由上面的分析可以知道,中共高层没有因为疫情肆虐而暂时停止内部的斗争,斗争反而变本加厉地进行,而且北京、上海两个司令部公然并立存在。外界有些人声称抗炎使中共高层更加团结,纯是无耻的马屁之词。不但外界看得清楚,连被中共蒙蔽的老百姓,也在网上表达他们的爱憎。

文革期间中共也有两个司令部之争,斗争十分惨烈,可谓你死我活。当时的无产阶级司令部以毛泽东为首,资产阶级司令部以刘少奇为首,后来林彪也沦为资产阶级司令部。当前的江胡,从他们的不同“路线”来看,江泽民代表的是以他的家族为首的官僚特权阶层利益,胡锦涛、温家宝以关心贫苦大众的姿态出现,因此可以说江泽民是资产阶级司令部,胡锦涛则是无产阶级司令部。这两个司令部可能长期如此明争暗斗下去吗?当然不可能,这就埋下新的变局。只是这个变局以甚么形式出现而已。江泽民拥有军队、公安及不少经济资源,而胡锦涛则拥有民心,还有美国的支持,这点布什总统已经打电话给胡锦涛表示对中国抗炎的支持。最后鹿死谁手,将关系到中国未来的发展。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