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流淚!英國人把一個中國留學生當成了自家人(圖)
 
楊震東
 
2003-2-9
 
【人民報消息】中國第一顆人造衛星的研制人之一,因修煉法輪功而被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的航天工業部退休高級工程師,多倫多居民楊震東的母親楊月麗女士於2月6日提前四個月獲釋。

這是自2002年7月開始的全球營救因修煉法輪功受迫害親屬行動以來,第8例被救人員獲釋的消息。(其中6例是由加拿大政府出面營救的)。

楊月麗的兒子,在多倫多從事金融分析工作的加拿大永久居民楊震東懷著感激的心情,寫下了營救母親過程中那些充滿了愛和溫暖的點滴。文中的西方人,他們都能這樣把一個素不相識的中國婦女當成自己人來關懷,出手營救,我們能不感動嗎?如果在大陸的中國人民也這樣關心我們身邊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無論她是不是您的親朋好朋友,或者左鄰右舍,那麼這場欲將徹底毀掉我們民族的浩劫就會很快結束。

《每一個名字都有一份力量》

營救母親的十四個月- 2003年2月6日凌晨1點,母親楊月麗在經歷了四百多個日日夜夜的鐵窗生活後,在電話的另一端--北京,告訴我她已經安全回家了。由於全球營救受迫害法輪功學員委員會的努力,國際社會和海外輿論的強大壓力,千千萬萬來自世界各地善良人們的幫助,中國當局釋放了因修煉法輪功被無辜關押的母親。

回首過去的十四個月,一切都象在夢中。那是一段交織著眼淚和希望、困惑和奮起的日子。十四個月裏,發生了許許多多動人的故事,信筆寫來,與大家分享。

簽名的故事

母親打算來加拿大探望我。她於2001年12月7日,在北京離家去申請辦理護照手續後,便再也沒有回來。母親剛剛被捕時,作為一名剛剛得法半年的新學員,我並沒有從法理上有更深的認識,只是覺得,我必須站出來,用親身經歷向更多的人講清迫害的真相。一位學員幫我做了印有媽媽照片的海報。我舉著它,開始了最初的營救旅程。

2001年聖誕節回到我曾經求學的英國,一位在音樂電臺作主持的朋友傾聽了媽媽的故事。我告訴他,媽媽的名字意思是“美麗的月亮”。一個寧靜的夜晚,在優美的音樂中,朋友的聲音自空中傳來:“一位來自中國的年輕人,曾經在我們這座美麗的城市裡學習。這裏曾是他的第二個家。今天,當他遇到了困難,家裏人該給他什麼樣的關懷?……沒有人願意看到美麗的月亮消失,那麼,簽一個名字,做一個祈禱,月光就不會離去……”

我一直想把我修煉大法的消息告訴在教會的朋友們,留學英國期間我曾經在這個教會呆了多年,可心裏又不知道怎麼講。這次我回到英國,告訴教會的朋友母親因修煉法輪大法而在中國遭受迫害。他們立即表示支持我母親,反對這場迫害。

在英國的小城新港(New Port)的街頭, 一對年輕的情侶向我微笑,娟秀的女孩似曾相識。女孩走上前來說:“前兩天看到你在這裏征簽,回去後把你媽媽的故事告訴了男友,今天是週末,想你會再來,我們在雨中等了好久……”

一位小伙子告訴我,他的父母來自東德,他理解在中國發生的一切。他打電話找來了很多朋友,簽名後仍不願離去,於是,一個小小的隊伍形成了:有人舉展板,有人向過往行人講述展板上的故事,有人拿著簽名錶,而等待簽名的人,則排起了長龍;甚至當我們想喝杯咖啡暖暖身體,有人隔著玻璃看到展板,又湧進了咖啡館,連老板也招呼廚房的夥計出來簽名。

在另一個我記不清名字的英國小城,我遇到一位善良的老婦人,她在網上看到我媽媽的故事,見到我,從包裏拿出兩張自制的簽名錶:“我們村子不大,每家人都簽了,有四十多個名字。”她的朋友,則遞過一塊巧克力:“看你跑得太辛苦,當心身體。”

在開往英國曼切斯特市火車上,列車員看到展板,毫不猶豫地簽上名字;商店的店員留下表格,隔天送回來的則是簽得滿滿的幾大張,幾乎所有顧客的名字都在上面……

一位在臺灣大學的同學偶爾聽到我母親的遭遇,馬上把這消息告訴了臺大的法輪功學員。臺灣的學員馬上上街為營救母親簽名,沒多久他們就寄給我34斤征集的簽名。

在多倫多擁擠的街頭,幾位老年的阿姨胳膊上掛著母親和我的照片,在征集簽名;在大學的校園裏,一個個年輕的面孔簽下了他們的名字。

昨天,聽到媽媽回家的消息,那位英國老婦人在電話裏說:“每一個名字,都有自己的一份力量!”

公司同事

我的部門經理,是一位小有名氣的經濟學家,也是加拿大外長的學生。聽到我媽媽的事情,他和部門裡的同事自己從網上下載有關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的材料,去向議員和律師尋求支持。投資銀行業,是一個極度緊張的領域,公司裏常有人每天工作16小時。但當我因要去德州要請假一個月時,經理沈吟片刻:“你的事情比工作更重要。只是,帶上手提電腦,讓我必要時能找到你。”

公司有個慣例,每年年終時,每個員工都領到一張支票,要求捐贈給一家慈善機構,並給公司一份報告,說明機構情況和捐贈原因。我將支票捐給了營救親人的活動,並在報告中講述了法輪功在國內所受到的迫害。不料,總裁從英國倫敦打來電話:“可不可以把你母親的故事登在公司年報上?我們了解法輪功,卻不知道自己公司裏就有如此典型的事例。我們還能提供什麼幫助?”

媽媽獲釋的消息傳來,辦公室一片喜氣。聽說媒體要來採訪,同事問我:“這是我們大家的節日,我們能否在鏡頭前擁抱你?”

經理沉穩地說:“還有很多事要做,我們會以普通公民的身份,要求加拿大政府幫助你母親真正獲得自由,來這裏團聚。”

善良的老人

前些日子,我把母親將被釋放的消息,打電話告訴在中國大陸的一位德高望重、八十多歲的老人。她是“掙脫了封建家庭參加革命”,一輩子追隨共產黨的老幹部。聽說母親即將獲釋,不等我多說,老人就說:“你媽媽出來後一定還要煉功。北京不讓煉,讓她來我這裏煉。”我問:“您不怕嗎?”老人卻說:“一件兩件事推到人家頭上,還有人相信。什麼事情都栽給法輪功,難道大家都不長腦子嗎?誰還相信呢?”

放下電話,我說不出地高興。“法輪大法好 漸入世人道”(《大法好》),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雨過天晴的日子,還會遠嗎?

在這裏我衷心地感謝那些千千萬萬顆善良的心,為營救我母親所做的努力。希望你們繼續用你們的善念,幫助仍然在中國大陸被關押監禁的數十萬法輪功學員。

註:

有關楊震東母親楊月麗獲釋的報導,請見:海外營救親人行動使航天科學家楊月麗提前獲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