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胡錦濤有啥關係?這個省是江澤民洗錢的老巢(多圖)
 
姜青
 
2003-2-14
 
【人民報消息】太子黨們說,共產黨整天搞反腐、反洗錢、反走私,其實搞掉了江澤民,這三反就都解決了。

太子黨還說,江蘇是江澤民洗錢的老巢,而老家揚州是窩主,這可不只是近幾年的事。為什麼銀行那些頭頭被判刑,都是秘密審判?不這樣不行,怕那些人在法庭上大喊冤枉。他們犯的很多事都是按照江澤民打的電話或寫的條子辦的,現在出事了,輕的威脅、重的動刑,不許他們說出實情,只許把事情自己兜著,否則判刑更重。

有的高層領導主動要求「讓賢」(為了人家的安全,名字就不透露了),他們私下裡說:來了電話來了條子,不辦得下臺,辦了當冤死鬼,不如趁早「讓賢」。

什麼是洗錢

洗錢作為一種犯罪,是指使非法收益看起來合法化的一種活動和過程。這個名稱起源於芝加哥一洗衣店每天將非法所得混入洗衣收入內向稅務局申報,納稅後的非法收入看起來就合法化了。而現在洗錢越來越多地通過銀行進行。

犯罪者利用金融系統將資金從一個賬戶轉移到另一個賬戶,隱瞞金錢的來源以及收益所有人,通過安全儲存設施對銀行支票進行保管,這些活動都可被視為洗錢。中國銀行前幾年在設立紐約分行時就曾因沒有反洗錢機制而遭到美國監管當局的拒絕。通過反洗錢來打擊恐怖主義等國際犯罪是對全人類都有意義的事。

用國有資產「洗」成富翁

對國內來說,反洗錢的意義更大,因為在中國被洗的錢大部分並不參與國際犯罪,而是與國內的經濟違法有關,主要是和國有資產流失及資本外逃高度相關。比如幾百億的國有資產被幾個人「合理合法」地轉來轉去就轉到了自己的腰包裡,這也就是為什麼共產黨立法保護私有財產,江澤民非要把黨章改成資本家是依靠對象。

太子黨們說,他們管江澤民的這種洗錢行為叫「走私」,這是高層圈子裡的「行話」。

為建立犯罪據點,用各種手段腐蝕攏絡家鄉人


蘇州工業園
江澤民的老家江蘇省甚得優待。江撥了很多計劃外的錢給老家揚州、杭州、蘇州、寧波等江蘇省的很多城市,還有江有目的的考察過的幾個江蘇縣城。

攏絡家鄉民心,到處建立帶花園草坪的居民小區,小區內風景宜人,建有小亭子,還有為職工和退休老人準備的體育器械等等,對外說是國家關心人民,對內說是江總書記關心家鄉人。

這只是小意思中的小意思。

「配額」中的貓膩

除了給錢,還有給「配額」,八十年代,有人賣「配額」就發了大財。所謂配額就是世界各國進出口一些產品要受到限制,否則會衝擊國際市場,造成行情不穩。中國最火的出口「配額」有紡織品等輕工產品,進口的「配額」有核磁共震、汽車等,有了配額不但可以用低價換外匯,而且低價購買。進口後再一倒手,那錢賺的嘴咧開都收不回去。

「配額」怎麼照顧啊?江澤民一個電話一張條子,就按照經濟開發區的「配額」給揚州等市縣;這樣還不夠,江澤民就把國家在文件中分配給新疆、西藏、黑龍江省,還有那些邊遠地區窮省的「配額」打電話特批給江蘇經貿下屬的公司,從文件上看不出任何紕漏,上面該給哪個省的配額還在哪個省名下呢。

別小瞧這一出一進,有沒有「配額」指標,那可差大發了。這樣越窮的地方越要花大價錢買外國貨,而自己的貨因為沒有「配額」而賣不出去,窮的愈窮、富的愈富。

太子黨們每說到此就大叫:太老實了,怎麼不造江澤民的反啊!

朱熔基痛悔與江同流合污


朱熔基在告別政壇前夕,吐露心聲說:我明知不該進政壇,最後還是踏進了。因為自己不懂政治藝術,注定是要遺憾的。朱說:很多事、很多政策的制訂,要受政治體制的侷限,還要受人為因素的侷限,我到中央十二、三年,感受太深刻了。

這十二、三年自然指的是江澤民當三位一體的十三年。朱熔基道出了「政治」就是骯髒的交易。

可怕的「洗錢」是江澤民拉攏腐蝕幹部的法寶

江澤民把整個國民經濟搞垮的主要手段是境內「走私」──洗錢。犯罪的據點主要是他的老家江蘇省。

江澤民要想拉攏誰,就允許他們到銀行貸款,想怎麼貸款就怎麼貸款。為了避人耳目,江澤民對北京、上海的江氏人馬說:去,到江蘇成立個公司。(就是虛設在那裏,根本沒有人去)用這個公司的名義去向中國人民銀行貸款,錢拿到手從那個公司轉悠一下,又回到北京、上海。他們拿著這些錢去炒房地產、炒股票、包二奶、在海外買高級別墅。

有一次江澤民打電話給某銀行說某某公司需要錢(為保護當事人不能具體指出),給解決一下。銀行只好主動去問要多少錢,這筆錢批了之後,立即去向不明,銀行主管苦笑說:不是流回北京,就是上海或者海外,明知道是追不回來的壞賬也得給,江澤民發話了,給與不給結果都是一樣的,反正倒霉的都是我。

江澤民連鄧家都不放過


鄧樸方
江澤民上臺以後雞犬都沾光,揚州的麥當勞是免稅的,江一上臺就強迫人家讓出來給他親戚做。

江澤民是鄧老爺子給提拔上來的,直忍到鄧小平死了他才露出真面目。他對鄧家的過河拆橋讓所有人都看在眼裡記在心上。

江系人馬貪錢貪到把鄧樸方主持的殘疾人基金會的錢都搞去炒房地產,炒股票了,鄧樸方大鬧了一回,才平息。

揚州幹部的孩子在美國花黑錢

有江澤民撐腰,揚州幹部胡作非為,他們在經濟問題上都不乾淨。前幾年揚州市委秘書長和縣太爺的女兒在加州西北理工學院讀電腦專業和補習英文,她們個個腰纏萬貫、花的錢都是黑錢。現在有些人正在根據舉報調查揚州幹部收支不平衡及家屬在海外的經濟問題。

江澤民給胡錦濤栽贓

中國有一些大項目投資,應該專款專用,比如扶貧、希望工程、西北大開發、三峽搬遷等等都是沒有利率的,這些錢都沒有做到專款專用,那麼用到哪裏去了?

中國人民銀行總行下面的信托公司雖是二級公司,但比銀行厲害,不但可以從事銀行信貸,還可以從事銀行業務之外的事,往往這些公司在江澤民的庇護下把那些大項目投資通過深圳、廣州的分公司「走私」去了。


這些大項目投資的錢都是因為江澤民的一個電話就沒了,錢都貸給誰了?沒有人敢問,太子黨氣憤地說:「錢還在北京轉悠呢!」追債追不回來,也沒人敢追,這就是為什麼銀行總行行長總換人。

十六大之前,海外江氏喉舌拼命造聲勢說團派人馬把希望工程的錢都吞了,太子黨說:江澤民無才還不說,連一點兒德都沒有,自己人幹了壞事,還要往人家頭上扣屎盆子,真沒救了!

這兩天中央黨校正在辦學習「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貫徹十六大精神研討班,曾慶紅說:要真正象江澤民同志所要求的那樣……。

哪樣?

要想知道曾慶紅話裡的真正含意,那就在各人水準的高低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