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當今大陸農村流行一副對聯和一則順口溜
 
瀟湘浪人
 
2003-2-11
 
【人民報消息】春節期間按中國風俗習慣是走親訪友的良辰吉日,我幾乎天天有應酬,忙碌異常。村子裡的父老鄉親聽說我回家了,進城來,都要來我這裏,吃上一兩餐飯,聊聊家常,有時還住一夜。和他們談及農村現在情況時,個個搖頭嘆息。

第一,農村裡年輕人幾乎都走光了,剩下老弱婦孺在做農活,撂荒嚴重得驚人,很多田都沒人耕作了,任其荒蕪。一個親戚只會種田,一家四口人,一個兒子讀初中,一個女兒讀小學,種了12畝田,包括別人撂荒的,辛苦異常,還有一個水果園,一年總收入還不到3000元,交了學費後所剩無幾,除了吃的外,大大小小,衣服都沒有完好的,破破爛爛,襤褸不堪,和叫花子一樣,全靠親戚救濟,住房幾乎四壁通風,斜斜歪歪。農民說,一斤米才賣七毛錢,一瓶礦泉水一斤賣2塊錢, 「水比米貴」,誰還願意種田?

第二,農民不願意奔小康。我起初不理解,後來他們說,苛捐雜稅太多,尤其是計劃生育,罰款嚴重,一旦超生便傾家蕩產。青年農民結婚現在都不去鄉政府登記,雙雙跑到城市裡同居打工混日子,胡亂生育,生多少不知道,除過年外也不回家,過著逃亡的生活。鄉親說,農村裡流行一副對聯,上聯是:「國民黨抓壯丁,妻離子散。」,下聯是:「共產黨搞計生,家破人亡。」橫批是什麼我忘記了,鄉裡面大發脾氣,把那個農民禁閉了一個月。

農村裡苛捐雜稅花樣百出,比如朱镕基取消了屠宰稅,本是一件好事,在農村卻變成了一場災難。一頭豬原先屠宰稅只要8元,現在取消了。但是地方政府卻變本加厲,說是讓大家吃上放心肉,必須集中屠宰,私人不得屠宰。於是農民只好把豬賣給國家屠宰場,賣豬就得交營業稅,這是國家法律,做買賣哪有不繳稅的道理,一頭豬從原先的8元屠宰稅,變成了交營業稅40多元,成倍增長。打牌賭錢,本來在農村中就流行,農民窮困,小賭小賭,每局輸贏不過五毛錢,但是政府來抓賭,罰款就是天文數字。誰也不願意富裕,誰也不願意奔小康,我聽了才明白。

第三,種田一輩子都逃不脫繳納人頭稅。我有一個堂姐姐70多歲了,青光眼後,一個眼睛失明,走路都歪歪倒倒,根本失去了勞動力,田老早就荒蕪了,堂侄兒去國外發了點小財,在城裡給她買了一個套間,搬進城裡來住,每年鄉政府和村裡都要來催繳農業稅,弄得她毫無辦法,說城裡人60歲就退休了,政府還要養著,農民70多歲了,還要交人頭稅,世界也太不公平了。

農民還編了一些順口溜來嘲諷當前社會,一則說是:「毛澤東打天下,鄧小平吃天下,江澤民尿天下」。開頭我不大懂,農民給我解釋,第一句不用講了,誰都明白。鄧小平當政,吃喝風開始遍及全國,叫做吃天下。江澤民當政,帶著老婆全球遊玩,全球到處撒尿,以至於上行下效,如今鄉鎮幹部也紛紛以各種藉口出國遊玩,全球撒尿,叫做尿天下。

第四,賣官鬻爵,明碼實價。親戚說,一個鄉鎮長大約花5至7萬元便可以買到,縣委書記至少得20萬元以上。我大吃一驚,以為聽錯了,他們說,是這樣,因為如今這筆錢不是給一個人,比如說要買一個鄉鎮長,縣裡個個常委那裏得打點打點,縣裡面秘書們也得意思意思,組織部門個個大大小小官員都得意思一下,各個關節必須層層打通才能當上鄉鎮長。買一個縣委書記,市裡面和省裡面個個大員,各方人馬,組織部門,人事部門,各個關節都要用票子打通,才能順利當上,沒有20萬以上免談,跑官的背後就是這樣。當然,本錢撒出去這麼多,當官後,必須撈回來,還要掙一點才劃算。於是各種苛捐雜稅,盤剝農民的各種措施便出堂了。農民上訪是有罪的,這是下面政府公開講的,於是農民便只有選擇逃亡了,任其田地荒蕪也罷,不蓋新房也罷。相對而言,財富迅速地集中到了少數人手裡,花天酒地,無所不為。

想想春節我看的電視劇,哪一部裡面人馬不是住得富麗堂皇,比韓國日本人住得還豪華,還說是中國人到處旅遊遍及全世界,《白領公寓》至今還在上演,看看那些年輕人過的什麼生活?編一個什麼遊戲軟件就代表了先進生產力,過著如此奢華的生活,和農村比起來,貧富差距也太大了。電視劇本來是反映生活,反映的什麼呢?專講假話,粉飾太平。我想起唐朝聶夷中的詩《詠田家》中說的,「我願君王心,化作光明燭,不照綺羅宴,只照逃亡屋」,現在不也是這樣嗎?

二○○三年二月十日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