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啊,它究竟要表演到什么时候?──中国前“国家元首”留给世界的印象 (多图)
 
作者:陈破空
 
2003-10-5
 
【人民报消息】前中国“国家元首”江泽民访美时,曾对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大谈特谈有关他所谓“多极世界”的“观点”:“这是一个多元的多样的世界,允许多种文化多种制度同时并存,本身体现了这个世界的丰富多彩……”

在江泽民滔滔不绝的谈论中,礼貌备至的克林顿一边洗耳恭听,一边不时微笑点头。当江泽民终于停下来时,克林顿和蔼地说:“我非常赞赏阁下刚才有关多样性的见解,那么,阁下肯定同意,允许贵国人民发出不同声音并享有自由表达的权利,至关重要。”江泽民一时语塞。

在与克林顿联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有记者问到“六四”事件,江泽民辩称,中国政府采取的镇压措施,是“恰当的手段”。这一回,克林顿总统没有客气,立即直截了当地告诉江泽民:您“站在了历史错误的一边。”

美国现任总统布什以嫉恶如仇和直言不讳著称,与江泽民第一次见面,是在上海举行的APEC会议期间,布什开门见山的第一句话便是:“我希望您了解,我是一个有信仰的人,我知道,在您的国家,有信仰的人是没有自由的。我认为这是错误的。” 江泽民顿时愕然。

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莱特在她新近出版的《回忆录》中有这样的描述:江泽民殷勤好客,让她想到了“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那只笑面猫,动不动就对人露出牙齿。

奥尔布莱特在任内多次会见江泽民。她对江泽民最深的印象是:喜欢卖弄。她说,江泽民参观白宫林肯厅时,曾当众用半生不熟的英语背诵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说”,谈话中也不时夹杂英文和俄文,在有些场合还引述诗词,把美方翻译弄得狼狈不堪,大皱眉头。

仅在前苏联呆过一年的江泽民,访问俄国时坚持用俄语在俄国国会发表演讲,在长达两个小时照本宣科的“演讲”中,俄国国会议员和各部部长如坐针毯,纷纷交头接耳,有人直瞪着眼,喊道:上帝啊,他究竟在咕噜些什么!当“演讲”结束后,一位议员如释重负:谢天谢地,他终于完事了!

江泽民的卖弄成性与粗俗无礼也给其他国家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巴黎,一次等待电梯的小间隙里,江泽民突然一把搂过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夫人,跳起了华尔兹,在场所有人,包括希拉克在内,无不惊讶万状;在马德里,江泽民当着西班牙国王、大批政要和各国记者的面,竟忽然掏出梳子,有板有眼地为自己梳起头发来;在安卡拉,土耳其总统准备为江泽民颁发一枚倍受争议的勋章,该总统才刚刚把盒子打开,还没来得及依惯例亲自给江泽民披挂,迫不及待的江泽民就一步上前,自己动手,取出盒中的勋章绶带,往自己脖子上一套,然后转身面对记者镜头,喜形于色,在场观众一片哗然。


法国第一夫人:主席先生,您是否能让我先放好手上的眼镜?
中国国家元首:您太客气了!



上帝啊,它究竟要表演到什么时候?



啊,我终于挂上了一枚勋章。


目前,江泽民在国际上面临法轮功声势浩大的起诉,先后受理起诉江泽民的法庭遍及美国、英国、法国、德国、西班牙、比利时、瑞士、澳大利亚、爱尔兰、和加拿大等国。

由此看来,“半退休”的“喜剧演员”江泽民,日子恐怕并不好过。

原载《华夏电子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