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震撼,驚心動魄──一部現代中國黑社會匪盜「大片」(圖)
 
旅歐華人何君
 
2003-1-3
 
【人民報消息】

中共大佬羅幹(左)


編者按:請讀者記住,負責全國治安司法系統的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在2002年十六大上,以其鎮壓法輪功的「輝煌」政績晉升為中央政治局常委……

過去,黑社會,在中國也許離我們很遙遠,普通百姓也只有在影視作品中才知道這個名詞和見到那種場面。而今的黑社會擁有裝備精良的武器,每當他們與百姓爭執時,隨時會掏槍威脅,但這種場面在小小的福建省連江縣居然猶如家常便飯,更為「壯觀」的是福建省連江縣老百姓有機會目睹了黑社會團夥因爭利而上演的「戰爭」。

*黑幫火並,血腥槍戰

黑社會的猖狂霸道令連江縣的百姓聞之不寒而粟。目前在連江縣「知名度」最高的黑社會團夥當屬「來福幫」和「八尖幫」。一場由兩幫展開的血腥槍戰正在上演……

二00二年八月二日,陰雲遮日,天氣出奇悶熱,讓人透不過氣來,地處福建省連江縣官巷鎮山亭尼姑庵分外肅靜。上午十一點左右,一聲震耳欲聾的槍聲打破了庵堂的寧靜,霎時間槍聲頓作,彈雨鋪天蓋地,嗆人的火藥味在庵堂上空彌漫,原來是「來福幫」的骨幹手持來復槍,在黑老大的命令下,十來枝來復槍同時開火,被襲方為「八尖幫」,黑公安老大及手下九人由於事發突然,雖有五四式手槍欲以反擊,但任被打的落花流水,現場一片血腥。「八尖幫」老大身中十五槍,猶如蜂巢,腦漿四溢,當場死亡。幫中的另兩個骨幹也被打的腸穿肚爛而亡,其餘幾人也是身中數槍,至今生死不明。

這場血案是由於兩派黑幫對賭局的控制而產生的利益分配不均造成的。「來福幫」於六月八日將賭局公開設在尼姑庵,借清修之地掩飾其卑劣行徑。「來福幫」老大自封為賭局總股東,並將部分股份分給「八尖幫」,既黑公安老大及其管轄區官巷鎮派出所,並立刻派幫會成員進駐庵內,並禁止信士進香,並以暴力威脅,警告當地居民和庵內的主持必須全力配合,否則格殺勿論。賭場規定每位賭客進場不得少於五萬元的賭資,且不得中途退場,莊家每投骰子一次為五百元,並當場放高利貸,每天收入達到幾十萬元,數目之巨,令人膛目。黑公安老大由此眼紅,要求增加股份,但遭拒絕從而引發了上面所敘的血案。命案發生二小時後,警方才趕到現場(事實上只有十分鐘的路程),然而在這二個小時的時間內,現場已經被人精心而又有組織的清洗乾淨而遭破壞。期間「來福幫」的成員威脅並警告現場的目擊者不得張揚,不得向警方吐露事實真相,否則全家不得安寧。警方將目睹案發過程的庵內人員及其他部分目擊群眾帶回公安局問話,但懾於「來福幫」的淫威,無人敢言。但更令人費解的是,如此囂張的黑幫火並,警方不再過問,此案似乎不了了之。而「八尖幫」見黑老大被殺,四處逃散,「來福幫」更是耀武揚威,夜夜笙歌。據聞是「來福幫」欲以五百萬元將此事擺平。

*劫殺賭淫毒樣樣俱全

或許有人要問,這「來福幫」究竟是何許人也,何方神聖,有這麼大的能耐,老大是什麼樣的通天人物,如此猖狂,如此囂張?說起「來福幫」可謂是罪行累累,罪惡滔天。

一九九三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午十一點許,「來福幫」一夥近二十餘人,開著兩輛汽車,手持來復槍,砍刀等,氣勢洶洶地衝到戴雲鄉,把正在同柯某(「來福幫」黑老大的堂哥)結算建築工程款的魏某手筋砍斷,雙腳致殘(至今已經造成下肢癱瘓),還把出來阻止行兇的鄉書記砍成重傷,魏家上下老幼十幾口遭亂刀砍殺,造成當時轟動全縣的血案。其起因不過是因為結算建築工程款過程中,魏某對其中的幾項款目提出質疑,而遭至殺身大禍。

此前,浙江省溫州市商人陳某,在前往連江縣馬皮海島購買魚苗途中「來福幫」一夥被綁架,身上二十幾萬貨款被劫,還將其關在官巷鄉山亭後山洞。數日後,「來福幫」又迫其家屬帶三十萬元交款贖人,當家屬告之無法籌集巨款後,陳某從此消失再無音訊。

一九九五年二月三日凌晨四點許,「來福幫」在連江縣浦口鎮加油站附近攔截了一輛從黃歧開往連江的水產品貨車,他們以買海鮮為由,強行上車,上車後,用來復槍頂住司機及貨主胸膛,命令掏出現金和身上的手機,首飾等,因見現金不多,他們又將事主毆打一頓,並將汽車的輪胎刺破後,揚長而去。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底有一個外地的婦女到山亭村為計劃生育對象取環(這種行為是違反法律的),當「來福幫」知道後,他們以破壞計劃生育為由(天啊,法律、他們也知道法律!),對該婦女要挾並對她輪姦,事後從其身上搜走了所有的錢財,因該婦女考慮到偷取環破壞計劃生育的後果,在受「來福幫」一夥色魔的百般淩辱後,也只能是「啞巴吃黃連」。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來福幫」一夥以利益為餌,將正在山亭村演出的某地方劇團的三名女演員騙到周某家中,強迫三名少女跳裸體舞,在三少女不從的情況下,毆打並集體強暴,三少女被關在周家三天三夜,成了「來復幫」一夥歹徒的洩欲工具。事後對三少女警告,若報警必對劇團報復。

一九九九年上半年,「來福幫」九名成員到連江縣花利酒家歌舞廳唱歌並調戲小姐,與歌舞廳老板發生糾紛,「來福幫」三兄弟知道後,覺得在連江的「龍頭老大」的地位受到挑戰,便指使手下糾集二十幾個幫中兄弟,帶著來復槍,砍刀等兇器血洗花利酒家,開槍並砍傷數人,搗毀了整個舞廳。當晚刑偵隊抓獲了五名行兇者並處以刑事拘留,而此時,「來福幫」的黑老大也不停地打電話給幾位地方領導,結果被抓的五個人當晚全部被取保候審,他們哼著小調,斜視著幹警,大搖大擺地走出刑偵隊。「來復幫」肆無忌憚地殺人、搶劫、綁架人質、聚賭抽成、強姦婦女、敲詐勒索、販毒、橫行鄉裡、欺壓百姓、強迫交易、不擇手段地暴斂財物等無所不為。

*「來福幫」核心成員有權有勢

「來福幫」是由柯家三兄弟控制,幫中老大柯某,綽號老黑,混跡黑道二十餘年,拳擊手出身,外表沉穩,出手凶殘。九六年因屢次敲詐,殘害百姓,並多次有組織地進行犯罪活動,終被專案組起訴,被判勞教三年。然而半年未滿,便經保護傘疏通而被釋放回家。當他回家後,不思悔改,而是立即進行報復行動,將專案組長父親的屍骨用炸藥炸毀,使之死也不得安寧。九九年以黑老大為首的「來福幫」六名骨幹在連江縣政府門口將五金店老板藤某砍成重傷,藤某的次子當場身亡(其長子目前在美國),而事由是因為藤某所經營的商品和「來福幫」的所經營的「事業」相撞,為了壟斷該類商品,而藤某又堅持自己的原則,「不聽話」的結果於是就發生了上述的慘案。事後,黑老大採用移花接木的手段,運用政府的關係,找了個替罪羊,從而又一次逃避了法律的制裁(據說該命案被他們以一百八十萬的價碼擺平)。而最近發生的與「八尖幫」老大施某(原連江縣公安局副局長)的火並,事後警方只是虛張聲勢了幾天,就偃旗息鼓了,該案件至今無人過問,似乎不了了之。事到今日今時,黑老大還在駕駛著名貴的「寶馬」車,堂而皇之地進出政府大樓,並和部分官員們稱兄道弟,日酒夜女地過著舒服的日子。黑老大公開身份為連江縣永德信房地產有限公司總裁,連江縣百樂園娛樂有限公司副總,陜西西安順開超市副總,連江縣空心磚廠廠長,壟斷了全縣的建築行業,娛樂場所,控制賭局、沙場、石子場、加油站等,擁有億萬的家產。

「來福幫」黑社會的師爺柯某,為黑老大的同胞二哥,此人精通賭藝,人稱「賭神」,辦事果斷大膽,心狠手辣,以蛇□之心而聞名,是「來復幫」的總策劃和執行者。二000年同其胞弟因瑣事將同村村民林某重毆,致其內臟出血而亡,林妻因此而患癲狂症,其子無人撫養,最後交與政府養育,林家家破人亡。二00一年十一月底連江縣白沙鄉經銷老板余某,因與師爺太太在舞廳跳了一曲舞,被知道後,派幫中金剛殺手,綽號「國死」持刀到余某家將其雙腳砍斷(致今下肢殘廢同輪椅為伴)。二00一年初強行投標取得連江到官辦國道造路權,對國道兩旁的村屋民房建築物拆遷,在拆遷過程中,未對拆遷戶補償,強行拆遷,當有提及補償者,「來福幫」成員輕則拳腳,重則砍刀。百姓膽戰心驚,敢怒而不敢言,而師爺私飽中囊,其中有一個房主知道拆遷補償內情,在乞求師爺拿到他本該得到的補償費時,遭到他的暴打,最後還要陪數桌酒席並燃放鞭炮致歉。其公開身份是連江縣永德信房地產有限公司副總,連江縣百樂園娛樂有限公司總經理,永德信物業管理中心主任,連江基金會主任。

「來福幫」大哥柯某,綽號「豬腦」,為黑老大及師爺的胞兄。行伍出身,性格暴戾,獨斷專橫。二000年要進行村級換屆選舉時,其命令「來福幫」殺手柯某,到村書記家中威脅並報復,開槍擊傷其大腿,造成殘廢。同年九月(當選為村委主任三個月後),為了鞏固其在村委會的威信,在一次村幹部會議的休息期間,炫耀其自制的手槍,並隨意開槍射殺牲畜,令當場的其他村幹部嚇得尿褲。其公開身份為連江縣官巷鎮黨委成員,山亭村委會主任,黨支部副書記,連江縣空心磚廠副廠長。

以上三兄弟為「來福幫」核心成員,均係福建省連江縣官巷鎮山亭村人。然而面對「來福幫」的一切,連江縣百姓敢怒而不敢言,因為他們知道政府,公安機關不但管不了,甚至有部分官員和黑社會同流合污。「來福幫」黑社會三兄弟,從無名小卒成了稱霸一方,上下亨通的老大和富豪,與其保護傘的支持和保護是分不開的:福州市副市長揚某,原連江縣委書記,為師爺的「幹娘」。連江縣分管紀檢書記是三兄弟的「拜把子」。連江縣檢察院副檢察長同三兄弟是「金蘭之誼」。黑老大與連江縣巡警大隊長結拜鐵哥們。師爺與連江縣看守所長及官巷鎮派出所所長結拜為鐵哥們,有如此之鐵的保護傘,然怪「來福幫」有恃無恐,逍遙張狂。

連江縣官匪一家,黑社會案件頻頻發生,使百姓飽受黑幫之苦。何時才能驅散長年籠罩在連江縣人民頭上的陰影,還連江縣的老百姓一片晴朗的天空,連江縣的百姓翹首以待。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