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北大人长呼──救我北大!
 
作者:心痛
 
2002-9-25
 
【人民报消息】最近在北大网站上看到一条消息,说是北大百年大讲堂要放映配合镇压法轮功的政治影片,并将邀请科学痞子、政治流氓何XX等人来此放毒,心痛不禁忧而长呼:“救我北大!!!……”

曾几何时,北大产生过陈独秀、蔡元培、胡适和李大钊;
曾几何时,“北大”二字几乎是自由民主、思想独立超前的代名词;
曾几何时,“北大三角地”与美国五角大楼、中南海、天安门广场一起被列为“八九”民运的四大“重灾区”之一;
曾几何时,当“六四”被镇压,北大人被要求人人过关,写材料详述“六四”中的表现,并按系别被集中到大讲堂看“革命影片”《巍巍昆仑》时,影片中每有出现国民党的镜头就有人欢呼,出现共产党--北大人心目中的“六四”屠夫--时尚有人敢鼓倒掌;
曾几何时,当李XX在北大90周年校庆之际在大讲堂的庆祝会上“代表国务院对北大表示祝贺”,并“希望北大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听党的话”时,听众席中一片嘘声,甚至有人高喊:“下去!”以至李XX脸上白一阵红一阵的,站在台上忘了词儿;
曾几何时,北大校园流传着这样的民谣:“清华的官、北大的僚、人大的吏”,北大人说,北大人做不了“官”,当不了“吏”,只因北大人 “穷,穷得象茶,苦中带一缕清香;傲,傲得象菊,高挂一脸秋霜”;
曾几何时,北大校园里“思想自由,兼容并包”;
曾几何时,……

而今日之北大呢?
校园网站三角地论坛《敬告读者》第一条曰:“禁止反党反政府言论,违者责任自负”;第四条曰:“为法轮功张目者同作者删除、砍帐号、封IP”。好一派杀气、好不让人莫名其妙!

这言论自由哪里去了?这法轮功又怎么啦?竟然“有幸”被列为“敬告”之四?

三年多前,当心痛在电视里看到法轮功书籍被一堆一堆地烧光,中共中央出了“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通知,电视、广播、报纸都喊“崇尚科学、反对迷信”的时候就觉得奇怪:这法轮功要是那么愚昧荒唐可笑迷信,将法轮功的书给广大的党员干部人手一本让他们自己一看,他们不就自觉抵制了吗?干嘛烧书?什么年代了,还搞“焚书坑儒”?党就这么不信任自己培养了多年的党员干部的思想觉悟吗?除非这其中有鬼!

后来心痛也曾慕名“拜读”了引发被海外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4·25”中南海事件的何XX的著名“大作”《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读完这篇“大作”,心痛丝毫也不惊异于为什么何XX会做出“三个代表符合量子力学原理”的惊人发现,因为这篇“大作”显示何XX不仅不懂科学、不懂气功,甚至连逻辑常识都没有。何XX在文中说,气功为何能让人得神经病,科学上尚不得而知,但气功能导致人得神经病却是确定无疑的了。心痛倒想试问,既然科学尚未弄清气功为何能导致人得神经病,那你凭什么断定神经病就是气功导致的呢?从逻辑学上说,如果所有人一练气功就得神经病,那么练气功是得神经病的充份条件;如果所有得神经病的人必得要练气功才能得神经病,那么练气功是得神经病的必要条件。而实际的情况呢?有那么多练气功的人没得神经病;精神病院的人也没几个是练气功的。所以练气功既不是得神经病的充份条件,也不是得神经病的必要条件,当然就更不是充份必要条件了。因此练气功和得神经病之间毫无因果关系。这点道理还用讲吗?

心痛还听说,当何XX的“大作”发表之后,有法轮功学员到他家里找他说理,他不许人家进门,让人家站在门外跟他“论”。当人家问他法轮功倒底有何不好时,他临时从包里掏出一本《转法轮》来翻着看,当看到目录中有“男女双修”一节便如获至宝地说:看这里!“男女双修”,这不是黄色书籍是什么!门外站着的法轮功学员目瞪口呆,一时半会儿也没法从头教育这位科学院的院士:“男女双修”是密宗流传的一种人体修炼方法,多少年来就是这么修的,世界各地许多被称为“欢喜佛”的双佛造像反映的就是这种修持方法。《转法轮》只是解释了这种修炼界的现象,法轮功跟“男女双修”根本没有关系。这位院士连人体修炼的ABC都不懂,书都没看过就开始“批”法轮功,从哪儿开始跟他“论”起?据说这位学员被何院士的无知无识气得转身走掉了。何院士洋洋得意,到处去说人家不敢跟他论,他“胜利”了--好不要脸也!

就是这样的人,还有脸到北大去“座谈”!

心痛身处海外,享有全面掌握各方面资讯的“特权”,因此而能了解到,当局正在用历次政治运动中都未曾动用过的手法镇压着炼法轮功的老弱妇幼。“反右”、“文革”时使用的是“五七干校”、“牛棚”、“红卫兵”、武斗双方的棍棍棒棒;今天用的是国家“正规军”:警察、监狱、法庭、劳教所、电棍、镣铐、死人床、水牢、子弹……外加精神病院和洗脑班;镇压所涉及的人员之广也早已超过了历次运动,全国所有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都人满为患,只能将真正的罪犯放了,腾地方给这些因思想而获罪的人。

在监狱里被刑求致死的人已经四百多了,他们“该死”是因为不肯在“转化书”上签字!

身在海外,心痛还读到这样的报导。法轮功学员冒着杀头的危险切入了电视台的节目,只为放两部电视片:“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天安门自焚真相”。最近放电视的学员被判了二十年。

心痛惊异于他们的“胆大妄为”的同时,不禁想向他们脱帽致敬:“六四”的坦克隆隆地开过来之时,我选择了从北大逃亡;回到学校后要人人过关写“六四”期间参加过哪些活动的交代材料时,我避重就轻好歹“交代”了几条以蒙混过关;再后来更选择了远遁海外,以便能明哲保身。

然而今日,一群以前从没听说过的普普通通的中国人就这样勇敢而无悔地挑起了本该我们大家都来挑的重担!令我这个所谓的“天之骄子”汗颜!

北大,不是历来被认为是新思想、新文化的发源地吗?不是曾经是独立意志的代名词吗?今日的北大在做什么?麻木之余,还要充当帮凶吗?
“天之骄子们”,你们该醒醒了!你们有聪明的头脑考高分,你们有没有智慧不被蒙蔽?你们有没有勇气选择正义和真理?

人最可贵的是什么?
是生命。
生命最可贵的是什么?
是思想的自由和权力。
北大的魅力(如果还有的话)在哪里?
在精神,在品格,在不畏权贵,在嫉恶如仇,在独立思考,在勇于探索,在求真,在忧患意识,在敢于承担社会和时代的责任。

我梦萦魂绕一“塔”“湖”“图”(*)的北大啊!我“天之骄子”的北大人啊!心痛向你们大声疾呼:赶快警醒,救自己、救北大、救中国、救中国人!

*注:一“塔”“湖”“图”分别指北大引以为傲的未名湖边的博雅塔、未名湖和北大图书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