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冶坪回上海宋祖英進中南海?徐匡迪被迫辭職另有內因
 
林淩
 
2002-6-18
 
【人民報消息】在江澤民時代,一個幹部的調動不會是正常的,但象徐匡迪被迫辭職引起這麼大的風波,還極少見。它已經衝擊了其他省市和多個部委級的幹部以及整個上海市民的心。

去年十二月初,徐匡迪被迫辭去上海市委副書記、市長一職,調任中國工程院黨組書記,至今已有半年多了,但所引起的風波卻越來越大。徐匡迪不斷收到慰問信、花籃等,直至五月都未中斷;先後有十九個省(區)、直轄市和四十多個部委,通過各種渠道探究原因。

黃菊有個秘密任務

據上海民間盛傳:江澤民全退後,準備定居上海,他交給黃菊一個秘密任務:將當年毛澤東前妻賀子珍居住的花園洋房擴建成江公館。現在該花園洋房的四周正大肆拆遷,整個工程尚未完竣。黃菊和徐匡迪發生內斗,二人中必須走一留一時,江澤民當然不能將負有秘密使命的黃菊調走,因此徐匡迪必走無疑了。上海市的基層幹部和老百姓中間,紛紛在如此議論徐匡迪調離上海的原因。不少人提出:江澤民對徐匡迪被迫辭去上海市長一事,應負有直接責任。

擴建一座公館用不了一年,況且江澤民非但不準備十六大全退,而且要繼續留任兩職。任期一下就是四年,所以擴建江公館不是為了他住。有人私下透露,江澤民「關心」王冶坪的身體,建議她十六大以後搬回自己熟悉的上海去住。江澤民下屆鐵定得讓出國家主席一職,否則會犯眾怒。不做國家主席,即使出訪也不用攜帶夫人,這正是江澤民讓她走的理由。王冶坪也琢磨住在中南海裡煩事太多,眼不見心不煩,看不見那些爛事興許身體會好一點,而且江綿恒常常住在上海,有個豪華的公館大家都方便。江澤民霸著個宋祖英,要是王冶坪騰出地方來,大明星就可以過過住中南海,當小老婆的癮,否則花兩億元裝修中南海音樂廳幹什麼用?這些能不能成為事實答案在十六大以後。

擴建江公館和徐匡迪被迫辭去上海市長有關嗎?太有關了。江澤民不希望徐匡迪知道江家太多的事,而且黃菊是個著名的馬屁精,用不著江澤民發話,他就都「照應」了。

另外,徐匡迪在上海市長任內,黨內、社會上都給了他很高評價。他的工作作風、才學、人品都受到各方面發自內心的稱讚,有這樣評語的幹部是江澤民最頭痛的,他不希望老有一面廉潔的鏡子照著他,讓他相形見絀。所以把徐匡迪調到中國工程院,雖說是平調,可就等於收進了保險箱,從此無聲無息。

江朱三月「兩會」期間對此事越描越黑

據6月份香港爭鳴雜誌報導,今春「兩會」期間,江澤民、朱熔基、吳邦國先後在上海、江蘇、浙江、安徽、山東、河南和中央部委等團(組),對徐匡迪被迫辭去上海市長一事,曾作過解釋,說是「正常調動,考慮到徐匡迪已經近六十四歲了」,「他個人也提出過要換個環境的要求」,「到中國工程院也是徐匡迪的專長」,「徐匡迪和黃菊的關係也不是外界所傳,在某些事件上有不同看法,也是正常的」…等等。但是事件反而起了變化。徐匡迪事件在地方諸侯中間引起一波又一波的反應:一些地方諸侯在暗地對中央提出了各種揣測、指責,對徐匡迪充滿同情、支持,而對上海黃菊則極為反感,對現行人事制度表示質疑……。

據悉,天津、安徽、河南、吉林等省、市領導在會上就說:徐匡迪被迫辭職,我們的思想情緒都受到了影響。不知哪一天,中央下令叫我們也打辭職報告。

中央調走徐匡迪的負面影響

五月初,朱熔基在出席上海市委常委會議上講到了徐匡迪辭職事件的影響,要求上海市領導要放下「大上海」的包袱,和各地區要主動搞好關係,並叮嚀市領導不要在經濟上、生活上、管教配偶子女上犯錯誤。朱熔基這麼一講,更激起幹部們對花花公子黃菊糜爛生活,和對子女放縱的不滿。

朱熔基在會上還專門講到了徐匡迪辭職事件,說:在決定徐匡迪離開上海的問題上,四年多來,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討論了六、七次,都擱置了,難度很高。書記(指黃菊)提出要離,市長(指徐匡迪)也要走,其實他們二人都不願意離開上海,都對上海有份感情。中央從上海工作考慮,也從全局人事布局考慮,曾安排黃菊到四川大省任書記。但,那裏(四川省)地方主義很厲害,一打招呼,他們提出了成百條的意見、看法,結果又擱置了。朱熔基的這一番話證實了徐匡迪的調任確實是因為徐黃的生活作風和工作作風南轅北輒,實在無法繼續合作。

由此可見,好官哪裏都爭,壞官哪裏都推。不是四川地方主義厲害,而是四川幹部怕黃菊把「黃禍」傳遍四川。

朱熔基為江澤民開脫

朱又說:徐匡迪辭去上海市長一公布,從中央部委,到地方省委書記、省長,都設法從中央了解上海領導班子發生了什麼政治事件?都聯繫到是「內斗」、「中央要擺平」等。國際上也都作出了五花八門的揣測。黨內、上海,又把矛頭指向中央、指向黃菊,這不公道。黃菊也顯得灰溜溜。的確使中央在組織上、工作上很為難,也很被動。中央政冶局、政治局常委會也對事件的處理做了檢討:對事件可能帶來的影響、負面後遺症等思考不周全,是簡單化造成了後患,在黨內、在幹部隊伍中、在社會上,付出的代價越來越感到太沉重了。

朱熔基是個很聰明的人,他應該知道負面後遺症是必然要發生的。首先中紀委早在經過調查後給中央寫過對黃菊的書面處理意見,提出應該在他任期滿後停止工作,不再擔任任何職位,他的生活糜爛屢教不改和對子女的恣意放縱在上海影響極壞。但是就因為他對江澤民忠心耿耿,所以江澤民下令說不能「一刀切」。切下去的是真正受到擁戴的好幹部。可見江澤民不是任人唯賢而是任人唯親。

陳良宇的馬屁拍到了馬腿上

現任上海市長陳良宇對徐匡迪被迫辭職解釋說:徐匡迪已年近六十四歲,這個年齡在全國省市擔任省市長的沒有,這是很正常的調動,云云。朱熔基則指出:六十四歲就要退,中央沒有這個準則。再說,上海市長和工程院黨組書記二個職務屬於同級,還在位的省部級幹部,年齡六十四歲的,怎麼能說沒有,這是經不起翻查的。據我所知,起碼有十一 、二人之多,有的年齡還大過徐匡迪。朱熔基批評了陳良宇對徐匡迪辭職的解釋,說他的解釋「沒有必要」、「是虛偽的」、「有反作用」。

朱熔基為江澤民塗脂抹粉 排憂解難

朱熔基說:我個人的意見,在一個班子裡,書記要胸襟開闊。領導班子長期不和,影響大政方針的制訂、貫徹,書記要負主要責任。小平同志就批評過趙紫陽(指趙與李鵬的矛盾)。江澤民同志也批評過省委書記、中央部長。上海要認真吸取這次教訓。換了屆後,不希望你們把精力放在爭論、糾纏個人成見上。

朱熔基又說:徐匡迪在上海市長任內,黨內、社會上都給了他很高評價。他的工作、作風、才學、人品,中央是給他打上九十分的。這樣的幹部是少之又少。當前換屆工作的一大難題,就是幹部問題,中央也很頭痛。

江澤民露出獨裁嘴臉 話中有話帽子橫飛

近日,江澤民在和中央部委負責人座談時,也講到了徐匡迪事件。江說:我們把徐匡迪調離上海,看得簡單了,造成中央工作很被動,都指責中央偏袒了黃菊。江澤民還披露:萬里、宋平、喬石和薄一波等都曾詢問過徐匡迪市長事件。江澤民又說,不過,要警惕一種傾向:個人和組織的關係,地方和中央的關係,上級和下級的關係,不能搞亂、顛倒,否則黨中央就會成了一盤散砂,什麼事情都辦不好。

江澤民言外之意是,沒想到各地出這麼大這麼高這麼寬這麼廣的噪音,但無論有多大意見也必須聽中央的,中央是絕對不能聽地方的。有人說這番講話和「三個代表」是相違背的,「三個代表」中說代表最廣大人民的最大利益的,真做起來,卻要服從江澤民的最大利益。共產黨的原則是少數服從多數,到江澤民這兒就變成了多數服從少數。

江澤民說一套做一套的把戲玩兒了不是一年兩年了,江澤民的獨裁嘴臉暴露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徐匡迪被迫辭職事件引發的風波之所以至今未能平息,而且越來越大,是因為各地諸侯們擔心徐匡迪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