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著名科學家牛頓:我看到了神的蹤跡 (圖)
 
2002-2-27
 
【人民報消息】牛頓(17-18世紀英國物理學家、數學家、天文學家)。 牛頓是近代科學家中最傑出的代表人物,也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科學家之一。他從研究自然的奧秘開始,最終進入了宗教殿堂,向世人證明了高級生命創造的宇宙是何等奇妙和偉大。

他18歲進劍橋大學學習,27歲即出任劍橋大學教授,發明微積分與積分法兩項定理。他在天文、地理、數學、神學等方面都取得了輝煌成就。他發現了普通白光由七色組成,出版了近代科學奠基性巨著《自然科學的數學原理》。他發現了運動三定律和萬有引力定律,為近代力學奠定基礎,實現了以伽利略為先導的數學與實驗手段的結合。牛頓雖然在科學上做出了無與倫比的貢獻,但他總結了科學的發展規律後認為,人類理性的能力有限,不能包容一切經驗,所以他開始相信聖經中的預言。1703年他被選為英國皇家學會會長,直到臨終,連任長達25年。

牛頓年輕時,曾懷疑高級生命的存在,但自從他精密研究考察奇妙的宇宙構造後,便深深地感到創造宇宙者的偉大,實在無可測度。他雖然是舉世聞名的大科學家,卻自認為對宇宙的奧秘所知有限,幾如滄海一粟。他曾說:「在沒有物質的地方有什麼存在呢?太陽與行星的引力從何而來呢?宇宙萬物為什麼井然有序呢?行星的作用是什麼?動物的眼睛是根據光學原理設計的嗎?豈不是宇宙間有一位造物主嗎?雖然科學未能使我們立刻明白萬物的起源,但這些都引導我們歸向萬有的神面前。」

論到天體的構造與運行,牛頓嚴正地表示:「從諸天文系的奇妙安排,我們不能不承認這必是全知全能的高級生命的作為。宇宙間一切有機無機的萬象萬物,都是從永生真神的智慧大能而來;他是充滿萬有,全知全能的;他在這無邊無量、井然有序的大千世界中,憑其旨意,創造萬物,運行萬物,並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人類;我們的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宇宙萬物,必有一位全能的神在掌管統治。在望遠鏡的末端,我看到了神的蹤跡。」他還說:「毫無疑問,我們所看到的這個世界,其中各種事物是絢麗多彩,各種運動是如此錯綜複雜,它不是出於別的,而只能出於指導和主宰萬物的神的自由意志。」

牛頓畢生的主要精力用於對精神世界的探索,視科學為余事。他在談到自己的科學成就時說,他不過是在「追隨神的思想」,「照神的思想去思想而已」。牛頓有一位朋友,就是英國著名天文學家哈雷,他因推算出一顆彗星的軌道,這顆彗星後來被命名為哈雷彗星,他卻不肯相信宇宙中一切的天體是神創造的。有一次,牛頓造了一個太陽系模型,中央是一個鍍金的太陽,四圍各大行星各照各的位置排列整齊,一拉曲柄,各星立即照自己的軌道和諧轉動,非常形象和美妙。一天,哈雷來訪,見到這模型,玩弄了好久,驚嘆叫好,立刻問這是誰造的。牛頓回答說,這個模型沒有人設計和製造的,只不過是偶然有各種材料湊巧碰在一起而形成的。哈雷說,無論如何必定有一人造它,並且是位天才的人。這是牛頓拍著哈雷的肩頭說:「這個模型雖然精巧,但比起真正太陽系,實在算不得什麼,你尚且相信一定有人製成它,難道比這個模型精巧億萬倍的太陽系,豈不是應該有全能的神,用高度智慧創造出來的?」哈雷才恍然大悟,也相信了有神存在。

牛頓臨終前,面對仰慕他智慧和稱頌他偉大科學成就的人,卻謙虛地說:「我的工作和神的偉大創造相比,我只是一個在海邊拾取小石和貝殼的小孩子。真理浩瀚如海洋,遠非我們所能盡窺」。

安葬在英國倫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牛頓的墓碑上銘刻著:「艾薩克.牛頓爵士於此長眠。以自己發明的數學方法以及高度智慧,揭示行星的運動、彗星的軌道和海洋的潮汐;探究了任何人也沒有預想的光的分解和色的本性;解釋了自然和古代的事情。他以哲學證明了全能神的偉大,他一生過著樸素的生活。這位值得稱誇的人物,豈不是全人類的光榮?」

牛頓不但是一位偉大的科學家, 而且是一位虔誠的宗教信徒, 研究宗教經典的濃厚興趣決不在科學以下。他所發表的科學著作只占所有著作的10%,80%以上的著作都是神學著作,總字數超過140萬,可見他研究宗教經典所用的時間,遠遠超過研究科學所用的時間。牛頓不僅在科學上的成就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而且對宗教經典的研究和認識,也令許多宗教學者大為驚奇。牛頓認為值得以生命作為資本投資在宗教經典研究上,他相信自己的勞苦不會付諸東流。看了牛頓有關研究宗教經典著作的人,都確信他的信念是完全正確的,牛頓隨著科學成就的增多,名氣的提高,對神的信仰也更加虔誠。牛頓所信仰的神,是聖經所啟示和記載的高級生命。牛頓說:「我們應當把神的話---聖經,看為至高無上的哲學。根據研究的結果,聖經記載是有證,實在遠非世俗的歷史所能比擬。」 牛頓始終相信聖經中的預言,他說:「聖經預言有許多可信的憑據。」

牛頓對基督教經典聖經中的《但以理書》和《啟示錄》兩卷的研究廣博精深。他認真研究聖經中先知們的預言,為《但以理書》和《啟示錄》所用的深奧詞語尋找普通的涵義。他講到《但以理書》和《啟示錄》說:「如書的話是真實的,那麼必須要發明一種新的旅行方式。人類的知識要加增,在某一日之前,人類可以每小時旅遊50英里。」弗洛特爾知道了,他正如歷代不信神的懷疑者一般,說:「看哪,那發明地心引力的聰明牛頓,當他到了老態龍鐘時,就看起一本叫聖經的書來。我們如要相信這本書的胡說,我們就必須相信人類的知識要如此發達,以致我們每小時要旅行50英里,那可伶的老人。」這個不信者的自滿態度,使他的朋友們隨著他大笑,但是今天如有人走進汽車,他必須承認說:「牛頓是一個聰明的哲學家,而弗洛特爾是一個可伶的老人。」

牛頓確信聖經中有密碼,他認為比萬有引力更重要。因此他勤學希伯來文,努力求索聖經密碼,花了一半人生,寫了上百萬字手稿。到臨終時還在孜孜求索,由於當時沒有電腦,不管他用什麼數學模式,終歸於徒然。但現在到了電腦時代,聖經密碼已被逐漸破解,震驚了全世界,使眾多不信仰宗教的人特別是年輕人歸向宗教,也已使不少猶太人幡然悔悟。聖經密碼的破解,使牛頓的推想得以實現。

有人認為牛頓研究科學遇到無法解決的問題才轉向神,才轉向宗教。也有人以為牛頓後半生如不研究神學,則會在科學上取得更大的成績,而為牛頓大為惋惜。事實上沒有任何科學家像牛頓取得那麼大的成就,也沒有任何科學家在聖經研究方面花這麼大的功夫。說實在,世界上沒有一個科學家夠資格指責牛頓!

對於那些盲目反對宇宙中有高級生命存在的人,我舉一個牛頓的例子。 在哈雷博士還未走入宗教前的一天,他對牛頓講了一番不信神的話,牛頓不留情面加以斥責,正告他說:「哈雷博士,我對你關於天文數理的高見,一向樂於接受,因為你是研究有素的,但你對宗教,最好不要隨便發言,因為我知道你對此毫無研究,並且我敢斷然地說,你根本是個門外漢。」牛頓這樣斥責他,是有重要理由的,因為他正是一個盲目反對者。後來哈雷博士經過徹底而嚴謹地研究,也走入了宗教。我們對於其他問題,照理必應先徹底研究,然後才能反對。牛頓的駁斥和見證,實在為一般盲目反對者的當頭棒喝。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