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著名科学家牛顿:我看到了神的踪迹 (图)
 
2002-2-27
 
【人民报消息】牛顿(17-18世纪英国物理学家、数学家、天文学家)。 牛顿是近代科学家中最杰出的代表人物,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他从研究自然的奥秘开始,最终进入了宗教殿堂,向世人证明了高级生命创造的宇宙是何等奇妙和伟大。

他18岁进剑桥大学学习,27岁即出任剑桥大学教授,发明微积分与积分法两项定理。他在天文、地理、数学、神学等方面都取得了辉煌成就。他发现了普通白光由七色组成,出版了近代科学奠基性巨著《自然科学的数学原理》。他发现了运动三定律和万有引力定律,为近代力学奠定基础,实现了以伽利略为先导的数学与实验手段的结合。牛顿虽然在科学上做出了无与伦比的贡献,但他总结了科学的发展规律后认为,人类理性的能力有限,不能包容一切经验,所以他开始相信圣经中的预言。1703年他被选为英国皇家学会会长,直到临终,连任长达25年。

牛顿年轻时,曾怀疑高级生命的存在,但自从他精密研究考察奇妙的宇宙构造后,便深深地感到创造宇宙者的伟大,实在无可测度。他虽然是举世闻名的大科学家,却自认为对宇宙的奥秘所知有限,几如沧海一粟。他曾说:“在没有物质的地方有什么存在呢?太阳与行星的引力从何而来呢?宇宙万物为什么井然有序呢?行星的作用是什么?动物的眼睛是根据光学原理设计的吗?岂不是宇宙间有一位造物主吗?虽然科学未能使我们立刻明白万物的起源,但这些都引导我们归向万有的神面前。”

论到天体的构造与运行,牛顿严正地表示:“从诸天文系的奇妙安排,我们不能不承认这必是全知全能的高级生命的作为。宇宙间一切有机无机的万象万物,都是从永生真神的智慧大能而来;他是充满万有,全知全能的;他在这无边无量、井然有序的大千世界中,凭其旨意,创造万物,运行万物,并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人类;我们的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宇宙万物,必有一位全能的神在掌管统治。在望远镜的末端,我看到了神的踪迹。”他还说:“毫无疑问,我们所看到的这个世界,其中各种事物是绚丽多彩,各种运动是如此错综复杂,它不是出于别的,而只能出于指导和主宰万物的神的自由意志。”

牛顿毕生的主要精力用于对精神世界的探索,视科学为余事。他在谈到自己的科学成就时说,他不过是在“追随神的思想”,“照神的思想去思想而已”。牛顿有一位朋友,就是英国著名天文学家哈雷,他因推算出一颗彗星的轨道,这颗彗星后来被命名为哈雷彗星,他却不肯相信宇宙中一切的天体是神创造的。有一次,牛顿造了一个太阳系模型,中央是一个镀金的太阳,四围各大行星各照各的位置排列整齐,一拉曲柄,各星立即照自己的轨道和谐转动,非常形象和美妙。一天,哈雷来访,见到这模型,玩弄了好久,惊叹叫好,立刻问这是谁造的。牛顿回答说,这个模型没有人设计和制造的,只不过是偶然有各种材料凑巧碰在一起而形成的。哈雷说,无论如何必定有一人造它,并且是位天才的人。这是牛顿拍着哈雷的肩头说:“这个模型虽然精巧,但比起真正太阳系,实在算不得什么,你尚且相信一定有人制成它,难道比这个模型精巧亿万倍的太阳系,岂不是应该有全能的神,用高度智慧创造出来的?”哈雷才恍然大悟,也相信了有神存在。

牛顿临终前,面对仰慕他智慧和称颂他伟大科学成就的人,却谦虚地说:“我的工作和神的伟大创造相比,我只是一个在海边拾取小石和贝壳的小孩子。真理浩瀚如海洋,远非我们所能尽窥”。

安葬在英国伦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牛顿的墓碑上铭刻着:“艾萨克.牛顿爵士于此长眠。以自己发明的数学方法以及高度智慧,揭示行星的运动、彗星的轨道和海洋的潮汐;探究了任何人也没有预想的光的分解和色的本性;解释了自然和古代的事情。他以哲学证明了全能神的伟大,他一生过着朴素的生活。这位值得称夸的人物,岂不是全人类的光荣?”

牛顿不但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 而且是一位虔诚的宗教信徒, 研究宗教经典的浓厚兴趣决不在科学以下。他所发表的科学著作只占所有著作的10%,80%以上的著作都是神学著作,总字数超过140万,可见他研究宗教经典所用的时间,远远超过研究科学所用的时间。牛顿不仅在科学上的成就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而且对宗教经典的研究和认识,也令许多宗教学者大为惊奇。牛顿认为值得以生命作为资本投资在宗教经典研究上,他相信自己的劳苦不会付诸东流。看了牛顿有关研究宗教经典著作的人,都确信他的信念是完全正确的,牛顿随着科学成就的增多,名气的提高,对神的信仰也更加虔诚。牛顿所信仰的神,是圣经所启示和记载的高级生命。牛顿说:“我们应当把神的话---圣经,看为至高无上的哲学。根据研究的结果,圣经记载是有证,实在远非世俗的历史所能比拟。” 牛顿始终相信圣经中的预言,他说:“圣经预言有许多可信的凭据。”

牛顿对基督教经典圣经中的《但以理书》和《启示录》两卷的研究广博精深。他认真研究圣经中先知们的预言,为《但以理书》和《启示录》所用的深奥词语寻找普通的涵义。他讲到《但以理书》和《启示录》说:“如书的话是真实的,那么必须要发明一种新的旅行方式。人类的知识要加增,在某一日之前,人类可以每小时旅游50英里。”弗洛特尔知道了,他正如历代不信神的怀疑者一般,说:“看哪,那发明地心引力的聪明牛顿,当他到了老态龙钟时,就看起一本叫圣经的书来。我们如要相信这本书的胡说,我们就必须相信人类的知识要如此发达,以致我们每小时要旅行50英里,那可伶的老人。”这个不信者的自满态度,使他的朋友们随着他大笑,但是今天如有人走进汽车,他必须承认说:“牛顿是一个聪明的哲学家,而弗洛特尔是一个可伶的老人。”

牛顿确信圣经中有密码,他认为比万有引力更重要。因此他勤学希伯来文,努力求索圣经密码,花了一半人生,写了上百万字手稿。到临终时还在孜孜求索,由于当时没有电脑,不管他用什么数学模式,终归于徒然。但现在到了电脑时代,圣经密码已被逐渐破解,震惊了全世界,使众多不信仰宗教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归向宗教,也已使不少犹太人幡然悔悟。圣经密码的破解,使牛顿的推想得以实现。

有人认为牛顿研究科学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才转向神,才转向宗教。也有人以为牛顿后半生如不研究神学,则会在科学上取得更大的成绩,而为牛顿大为惋惜。事实上没有任何科学家像牛顿取得那么大的成就,也没有任何科学家在圣经研究方面花这么大的功夫。说实在,世界上没有一个科学家够资格指责牛顿!

对于那些盲目反对宇宙中有高级生命存在的人,我举一个牛顿的例子。 在哈雷博士还未走入宗教前的一天,他对牛顿讲了一番不信神的话,牛顿不留情面加以斥责,正告他说:“哈雷博士,我对你关于天文数理的高见,一向乐于接受,因为你是研究有素的,但你对宗教,最好不要随便发言,因为我知道你对此毫无研究,并且我敢断然地说,你根本是个门外汉。”牛顿这样斥责他,是有重要理由的,因为他正是一个盲目反对者。后来哈雷博士经过彻底而严谨地研究,也走入了宗教。我们对于其他问题,照理必应先彻底研究,然后才能反对。牛顿的驳斥和见证,实在为一般盲目反对者的当头棒喝。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