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慶劫後不給餘生 代號「風雷」的行動小組大有斬獲(多圖)
 
林淩
 
2002-12-31
 
【人民報消息】劉曉慶的所有家產給極低價拍賣了,現無立錐之地;銀行存款全部充了公,億萬富婆成了真正的無產階級;本人入了監連家屬都不能見上一面,更沒人敢為她辯護,就是國家稅務總局的工作人員要審問她,都有全程錄像跟蹤,是誰被這麼整精神上都會徹底打垮;新華網上《2002年中外娛樂圈大事記之人物列傳》「悲情人物列傳」中還把劉曉慶列為第一人,用盡尖酸刻薄的字眼。

這夠了吧,劉曉慶還有什麼?只剩下茍延殘喘,可是不行,還要把她批倒批臭,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叫她永世不得翻身!

「光明日報出版社」這麼快就出版了《劉曉慶賺錢的內幕》!「生活時報」刊登了這本書的一部份,還不夠,還要「未完待續」。

多麼淋漓盡致的「妒忌和報復」!沒有極大的權力做不到這一點,不是長著老鼠崽兒和小雛雞的小肚兒和窄腸兒的人狠不到這種程度。 不就是有能耐整一個手無搏雞之力的明星嗎?劉曉慶不就是偷了點稅嗎?到底實際偷稅漏稅多少還是國家的「商務秘密」。

讓我們看看江澤民的兒子、二奶、情婦們,中共高官們是怎樣把數百億元偷竊到自己海外帳戶上的。僅十一月份這一個月就有小金庫資金二百三十多億元被提取外流,大搖大擺地存進了高官們在海外的戶頭上。

劉曉慶和他們相比不過是土包子對大富豪。劉曉慶進去了,可黃麗滿不但那五百億元的小小金庫更加爆滿,而且本人又當上中央候補委員,真是傍上江澤民有吃又有喝。

中共末日到了,每月上百億小金庫資金外流


靠色情爬上來的黃麗滿
老百姓被蒙蔽著,電視上看到的都是「鶯歌燕舞」,櫃子裡珍藏著空頭存款單。而高官們知道中共末日到了,自九月起,從中央部委到省、市黨政部門的小金庫,又掀起了資金外流潮。

《動向》12月刊嶽山擬文透露,據監察部、中央金融工委,於十二月初披露.黨政部門小金庫資金外流記錄,九月份一百億,十月份上升到一百六十多億,十一月份則達二百三十多億。被提取的資金,都有名正言順的用途,如:「某工程動工」、「某發展項目起動」、「社會環境建設」、「代表團出國考察、進修」等。有的甚至言明資金是要作為「黨費上交」。

這些資金到底用在何處不是很好查嗎?只要用對付劉曉慶百分之一的力量就能查得水落石出,但是查了嗎?

十一月三十日,中辦、國辦發出文件,措詞嚴厲地發出警告:黨政部門正有部署、有目標地把小金庫資金,用各種名義轉移到境外的私人帳戶上。


遠華貪官判死刑
怎麼這麼溫柔?只警告沒動作!劉曉慶可是從1993年就開始查了!還有,國內那些被槍斃的貪官污吏們能閉得上眼嗎?怪不得胡長青說:共產黨最多熬不過十年就得垮臺。如果還有十年壽命,不會現在就急得每月偷運上百億、數百億到國外吧?

朱熔基說偷竊國庫的人真「高」

朱熔基先後在十一月二十八日的國務會議上和十二月二日的國務院部委領導人組織生活會議上,二次打招呼,發出警告:各部委必須把小金庫資金即時核實、封存,向國務院提交報告。朱說:有確實情報,部委、省政府部門的小金庫資金已經或正在外流到香港、新加坡、歐盟、美加。外流之快、花樣之多,我要說一個「高」字。這是信息時代,這個「高」摔下去就是「慘」,要身敗名裂的。朱小華、王雪冰、金德琴等,都是有高超藝術之人,其下場應當是對一些還在自作聰明、自持搞邪道藝高的人,敲響喪鐘。

小金庫是黨政部門腐敗的鐵證


中共的蝗禍
朱熔基說:本屆政府還有三、四個月就要交班了,本屆政府工作如何,要由人大來評價,由歷史來作評價。本屆政府遺留下的問題、或上屆政府積壓又延續下來的問題──「小金庫」已經是國內外聞名。這個聞名,是不光彩的,也是不正常、不合規則的。我們辯解,有其特殊性,是經濟轉型的產物。無論從正道,還是規則上說,這都是無理的,是個沉重的包袱。

是包袱為什麼扔不掉?這是貪婪腐敗的溫床。

朱還說:內部有指稱小金庫是官場專利權,是「黑金」。我接受一半,是「灰金」。小金庫的錢是違規則,而且數額有數以百萬計,也以數億、十多億計的,原是用於調劑性。事實上,小金庫是黨政部門腐敗的鐵證,通病。

咬「黑金」「灰金」的字眼有什麼實質意義?根本問題在小金庫使中共內部的白蟻越來越多,以江澤民為首的各級共產黨幹部們把國家給蛀空了!

百萬、千萬富翁的高幹存款用假名

朱熔基說:內部、外界對黨政部門現有小金庫有多少資金,有各種估計,有的說三、四千億,有說三、五百億。我手上還沒有科學數據,但這個數字不會小。銀行中四百多億存款,是以假名、匿名開的帳號。不少還有我「朱熔基」的名字前面加個英文字母。

如果存款來歷正就不會以假名、匿名開帳號吧?這種見不得人的黑錢不是「黑金」嗎?

朱說:暫時雖然還沒有完全的統計資料,但,部委、地方省、市部門的小金庫,流向境外資產有一百五十億美元,這個數字屬於較保守的。國慶期間,在深圳、廣州,我對省級幹部說:改革開放路線是大多數人擁護的。改革開放的受益者是幹部隊伍的最大階層,這就造成了社會矛盾激化、社會不穩定危機。中、高級幹部,不能說百分之百,至少有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成了百萬、數百萬、上千萬的資產階級。就拿擁有二、三幢高級住宅、別墅來說,少說也值二、三百萬。一個省級幹部,年薪加上各種津貼有八、九萬,一個錢不花,也要三、四十年才能得到二幢高級住宅,這是不正常的,有制度上的問題、品質作風上的問題。試想,這樣的幹部怎麼有威信,怎麼領導人民?


「三個代表」代表誰?
照朱熔基保守估計,至少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中共高官都靠黑金髮財,那麼共產黨是個什麼黨?「三個代表」代表的是誰?不是已經昭然若揭了嗎?

朱承認,對小金庫問題已經打了五次招呼,今年就二次,年初一次,九月初一次,但成效甚微。半公開化的腐敗行為,活動面廣,有其特殊性因素,難以以法追究、查辦。

怎麼對付胡長青、成克傑、劉曉慶等等對頭都能立竿見影,一整到自己頭上就面含羞色、放不開手腳了呢?

邪門歪道的小金庫資金來源

小金庫是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後期形成的。其資金來源,主要是:(一)申請報大開支的資金累月積年扣壓下來留存的;(二)從批准地區或引進基建項目資金,扣壓、挪用,截留下來的;(三)從黨政部門經營經濟體時積累,抽取的資金;(四)從各項稅收所得,挪用、侵吞部分,留作小金庫;(五)政府部門出售所屬土地,所得資金不上交,留放在小金庫;(六)利用職權,從金融機構取得借貸,後以「壞賬」和「不良資產」註銷,所得借貸變成了小金庫的資金;(七)利用特有地位、職權,參與非正常經濟、金融活動,其中包括倒賣進出口批文、原始股證等所得資金。

違憲、違法的部分小金庫資料

據有關資料記載:中央部委從90年代至2001年出售所屬土地收入,有一千五百多億;廣東省政府部門,從1990年至2000年,出售所屬土地,收入達三千億元。

根據中國憲法,黨政機關部門所屬土地所有權應屬於國家。土地出售後的資金應歸屬國家。政府部門挪用、截留作為小金庫,又用作幹部福利,均屬於違憲、違法。

港澳辦、僑辦小金庫一瞥

港澳辦在一份報告中承認:在深圳、珠海特區,以公司名義擁有二十億資產,在香港、澳門特區,以公司名義,擁有十五億港元資產,其中,澳門是二點二億。僑辦在港、澳特區,以公司名義,擁有六億多港元的資產,在新、泰,在日本、美加等地,以公司名義,擁有六億多美元資產。所得收益都截留為本部門幹部享受、占有。

「風雷」行動乾打雷不下雨


洛神
十一月初,由中紀委、監察部、中央金融工委,聯同公安部、海關、外匯管理局、央行成立了代號為「風雷」的行動組。僅一個月不到,就從多處截阻、查獲近六十宗黨政部門小金庫的資金外流,而且多數是每單金額在千萬以上,收受單位為境外部委、省市的窗口公司及子公司。匿名公司帳號,最大一單為二十億,聲稱訂購空中客車三架及附件。

這麼大的貪污案、這麼多的大貪污案怎麼至今沒有公開啊,要不是《動向》雜誌給提供消息,國民還不是蒙在鼓裡?要照這麼看,中共這麼整治劉曉慶,不是在用高射炮打蚊子嗎?留著炮彈轟轟那些真正的貪污犯多好!

中辦、國辦的緊急文件是個開心果

十一月三十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發出題為《關於要嚴格清理、保存政府部門小金庫資金、財產》的通知。

該文件要求:必須按國務院規定,清點和保存好小金庫資金,等候處理;必須採取具體措施,把已轉移、分散的小金庫資金追回來,並向上級黨委、政府作出交代報告;必須如實提交已轉移到境外、外國的資金情況報告,並確保不准轉移、買賣;必須如實就以各種形式動用小金庫資金占為己有情況,作出報告。

對中共這幫快樂的竊賊,這個通知真是體貼入微,有人說,如果能把這種關懷的百分之一留給劉曉慶,允許她投資拍攝的電視劇《洛神》公開發行,把收回來的錢以及利潤用來交稅,她肯定會劫後餘生。但話又說回來了,那江澤民費這麼大力氣整她幹什麼呢?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