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貂嬋?看黃麗滿十六大的這張照片(圖)
 
盧笙
 
2002-12-24
 
【人民報消息】北京人嘴特別損,說話不帶髒字,把人挖苦死了,還說自己冤枉。

有人看了黃麗滿這張大照片說:老江不應該在饑不擇食、母豬賽貂嬋的行列中吧?

當然不在,那是指結了婚,又和老婆長期分居兩地的軍人們的探親實況。江澤民又沒當過軍人,也沒守過「寡」。

《動向》12月刊透露,廣東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底氣十足地揚言:高幹及其家屬非公到深圳,要自己掏錢。因為深圳市委每年要支付五億多元,供高幹及其家屬因私在深圳白吃、白住、白拿。

可是十六大處於投票期間時,廣東省長曾說過,邀請所有的代表到廣東旅遊,一切費用全免!怎麼選完了,章程又變了?讓高官及其家屬自己掏錢旅遊?這話除了黃麗滿仗著老江的苦膽敢說,誰敢得罪這麼一大片?

不過也有能治的了她的,據廣東省委辦公廳十月七日《簡報》報導:「國慶」假期,朱熔基到深圳視察三天。朱在黃麗滿主持的深圳市委常委會上說:好的,幾張報紙都替我說了。現在我把社會的反映說出來:市場假貨、偽劣商品充斥;社會治安混亂,警匪難分;黨政幹部腐敗聞名。

這話剛說過幾天,朱熔基日前又一次警告黃麗滿對深圳的泡沫經濟不可掉以輕心。朱說:深圳的明天就是香港的今天。靠房地產單一支撐經濟增長繁榮,是不能長久的。現在,深圳的空置房達百分之四十以上。

黃麗滿怕什麼,廣東高官小金庫就有五百個億,深圳經濟垮了,小金庫沒有垮,自己沒有傷筋動骨就行,再說出了什麼事不能「一刀切」,凡事有老江頂著。

據北京政壇人士透露, 雖然十六大中央委員選舉被一些代表私下稱為「走過場」,「當選名單早已定下來」,但得票數多少也可以反映這些人在代表心中的評價。比如江澤民的多個親信在候補中委中即排名很後。如江澤民的親信保鑣、中央警衛局長由喜貴為候補委員倒數排名居冠,中央候補委員是以得票多少排次序。江澤民的情婦、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位列倒數第三。

黃麗滿的歷史大家都清楚,她原是江澤民任電子工業部長時的普通辦公室秘書,後調深圳工作,級別很低,有一次江澤民去深圳,開市委會時,江澤民說:「麗滿同志怎麼沒來?」市委書記大驚失色,這個會黃麗滿鐵定是沒資格參加的,江澤民這麼明知故問,要說的不是太明顯了嗎?他立即派車去接黃。會後江澤民說:「走,我帶你到麗滿家去吃餃子。」市委書記又嚇了一個跟頭,吃飯時他看黃徐娘半老,打扮入時,與江無拘無束、有說有笑,真看傻了眼。

再笨蛋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江走了以後,黃麗滿立即升為常委兼市委副秘書長,繼而升市委副書記、廣東省委副書記,最後深圳市委書記。黃還怕別人不知道他們的「關係」到了什麼程度,更露骨地向班子裡的人透露江澤民的內衣褲的顏色、質地和款式。現在不但那裏沒有人不知道黃麗滿是江澤民的紅顏知己,而且全國不知道這事的都少。十六大中央委員選舉中,很多人對江澤民把兩個工作甚差的情婦硬塞進中央很不滿意,很多人甚至一提起她們就露出鄙夷的表情。

近來廣東、廣西、海南等省區,訂立了年終幹部評先進的條件中的「三不」:不能貪污、收受賄賂;不能有婚外情或生活腐化;不能參與非法賭博。

「訂立」和「實施」還有相當距離的路要走,咱國家今天不是訂了新法:《中國立法保護人身權》嗎?這個法能實施嗎?黃麗滿自己都知道,只要她一到北京述職,就無法保護「人身」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