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的迷惑──香港五年回顧
 
2002-12-18
 
【人民報消息】大陸在共產黨的生日1997年7月1日收回香港,大大改變世界華人印象,文革浩劫、六四屠殺成為過去,香港青年自豪地說:「國家強大了,丟失的國土也能討回來了」,當時大陸香港一派喜慶。

五年後今天,6萬人遊行,抗議23條強行立法,先知先覺者感到自由與生命受威脅,象對當年日本進攻香港一般恐懼,6萬人被迫發出吼聲。

觀眾感到迷惑,怎麼會這樣呢?

大陸水災,港人慷慨捐獻,歌星義演:「濤濤裡假如一個是你……」,情同手足;

「六四」之前,學生在天安門日夜靜坐,要求民主,港胞送來帳篷、乾糧,「六四」之後同樣義演,支援民運學生。

為什麼捐助災民,大陸笑納,支援愛國學生,中共卻視為叛逆,恨得牙癢?

為什麼對祖國、人民與中共一起愛就可以,單愛同胞就成反叛呢?

為什麼普世公認的普遍人權,愛國自由、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在紅色法典裡都是「顛覆」呢?

譬如全美國留美學生、學者聯合會聲明,要求公布《中俄邊界協定》,芝加哥中國大赦主席沉默以「還我河山」廣告車迎接江訪美,標出江送俄領土344平方公里。香港媒體如實報導,在23條立法之後,肯定判「顛覆」罪。

為什麼「祖國」不許講真話呢?

港人看鳳凰衛視---中共中央電視總是如花似錦,天天富強,今非昔比;親共媒體更把民主人士批得長毛賊作亂一般,在新聞導向下社會輿論不知不覺在變化中。

這很象籠蒸螃蟹,餵以紅糖,鍋底原來是生水,一經放到火上,初感溫馨,漸覺溫熱,逐漸升溫,不等水沸,就已經熱烈得不能再受用了。

沒法防微杜漸,港人感覺不到披著「祖國」櫥窗外衣,天天耳濡目染的是一種撲天蓋地,無孔不入的紅色教化;它宣布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宇宙唯一真理,既是人類文化的結晶,一切科學的總結,最徹底的唯物論,人類最高的哲學,又是指導一切自然科學、社會科學的宇宙觀和方法論。哪怕地老天荒,它始終代表人類最好的一切;如真理、人民利益、大眾幸福、道德、智慧、生產力、文化、人類未來。它把人類五千年文化變成奴仆,古為今用,薄古厚今。奴役世代文化裝點旅遊櫥窗,以文化古國蒙騙世界。孔夫子,柏拉圖都是腐朽,否定馬克思以前的一切,只饒過黑格爾,費爾巴哈、亞當斯密和李嘉圖為它墊背,連魯迅活著也得下獄,張學良更甭提。它誕生在十九世紀中葉,二十世紀傳遍世界,信徒幾千萬,外圍信眾十幾億,控制過全球五分之一土地,四分之一人口,最終還要解放全世界,建設理想社會。

它批判一切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而它不是。它打倒一切神仙、皇帝、救世主,而它自己比神萬倍偉大、高明,上帝不過是它批判的對象,總之是宇宙中至高無上,全智全能,雖不自稱神,但把一切神都垃圾般扔掉,它思想解放的干干净净,只留下物質與美元,它是普世造反的「精神武器「,而人民大眾是他實現目標的「物質武器」,招來外資的血汗苦力。它為了目的,不擇手段,因此特別注意「影響」一切壞事都不能讓人民知道,嚴防破壞偉大形象,只能灌輸「正確,光榮和偉大」。它的信徒沒有「退黨」,只有「開除」,它有錯誤,屬於過去,今天永遠正確,它暴力打碎「資產階級國家機器」先後代之以歷史無可比擬的超強力專政,從基層黨支部、居委會、勞教所、勞改所、警察、便衣、紅領巾直到小腳偵緝隊,把人民管教得隨聲符合,事事幫襯,寧可自殺,不敢反抗,它控制一切臣民的戶口、生活和生命,順者昌,逆者亡。它破除一切舊的思想、文化、風俗、習慣,把人改造為「聽黨話的齒輪和鏍絲釘」。它嘲笑善良是沒有黨性,批判講真話是「資產階級客觀主義」,而唯命是從是黨性,以此控制輿論。它能把講真話的人瞬間變成人民公敵、右派、反革命、敵對勢力、反華、背叛民族,為了跟世界接軌,如今改成法律說詞,如「顛覆政權」、「破壞法律實施」、「擾亂社會秩序」之類。

它實行徹底的「政教合一」教主高踞行政、法律之上,元首、議長、法官都是隨從。任何宗教只能控制本教教徒,它卻能控制一切宗教、行業、直至海外僑社。一切反對它的人都難逃懲戒。它撒下彌天大謊,無人質疑,它能把謊言變成真事,使民眾深信不疑,變被屠殺者為暴徒,劊子手帶紅花,屠殺為穩定,貪污是公僕。它嘲笑自由世界政治家不堅定,無原則,易受騙,連尼克松、卡特、克林頓都莫之能禦的宇宙唯一最高真理派,披上「祖國」關懷外衣,以「立法」名義,香港漸行「政教合一」,而第五縱隊早已滲透政、宣、警、媒各界,香港同胞,深感恐懼的是清醒人士,麻木者袖手旁觀,舉凡不靠「吃教」當官,發財,享利的都當盡自已力量,保衛自己珍貴的自由和生命,面對撲天蓋地的滲透,恩威並施的超強壓力,得寸進寸,得尺進尺,港胞只能全力抗爭,每個人被迫發出最後的吼聲,因為「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