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與江澤民打擂臺 李瑞環留任十六大(圖)
 
林淩
 
2002-10-30
 
【人民報消息】江氏喉舌說:北京權威消息人士向香港「經濟日報」透露,在中共十六大召開之前,這種省部級以上的人事異動還會陸續,特別是在江澤民出訪回國後,還將對部分重要職位調整有所部署,目前中共領導核心已有基本共識,政治局常委會中除了胡錦濤外,都要退出一線,也就是說老一代集體退下的可能性增強。

不管這「北京權威消息人士」是誰,反正這條消息一看就是江氏人馬在那裏傳播假消息,給他們自己人鼓勁。他說政治局常委會中除了胡錦濤外都要退下,言外之意是李瑞環也退下。前幾天江氏喉舌就嚷嚷說李瑞環十六大全退,可是實際情況和「北京權威消息人士」的小道消息正相反,最近政治局19人在場(李瑞環自己沒有參與投票),以十二票對六票決定李瑞環留任。第一個不同意李瑞環留任的就是江澤民,江家班妄想讓李瑞環全退的計劃遭到慘敗。

李瑞環在政治局生活會上要求全退

黨內外,國內外,都在關注:中共十六大的核心層人事將有什麼變動?李瑞環的去留問題,也是一個聚焦點。

李瑞環已多次要求十六大全退。

《動向》10期透露,九月,李瑞環在政治局生活會議上要求全退時說:從天津到中央,做了二十多年的政治工作,感受萬千。對組織要講心底話.對政治已經很厭倦,對黨的腐敗狀況感到沮喪。我是有罪過的,歷史是不會改變這一頁的。

這話不應該是從李瑞環嘴裏說出來,而應該是從江澤民嘴裏說出來。

致政治局、十六大籌備小組函

九月中旬,李瑞環又給中央政治局、中共十六大籌備領導小組寫信說:在中央領導高層時間長了,思想會固執,認識會脫離社會,會犯過去黨內所犯的錯誤,會不自覺地沈緬於黨內和社會上的恭維聲潮中,不自覺地栽在個人是黨的化身、是人民的當然領袖的迷信堆裏難以自拔。共產黨人不應當戀棧地位、戀棧權力、戀棧名望。在名、利、權上,是對共產黨人能否和舊思想、舊習慣、舊傳統決裂的考核。如果通不過考核,就不配做個共產黨員,更不配做黨的領導幹部。

江澤民喜出望外表示不強留

關於李瑞環的退留,江澤民的態度是:希望他(指李瑞環)留在政治局常委班子中,我們做了不少工作,還要繼續做。如果他還是堅持退,也不能太勉強。黨是個集體,否則黨的工作今後展開就困難了。

江早就借海外喉舌之手放假新聞,惡意攻擊李瑞環,他說任何話不如他的行動更能說明問題。

醜聞連連的李鐵映以己之心度君子之腹

江愛將、貪官淫吏李鐵映在中國社會科學院黨委會上,在傳達江澤民、胡錦濤在政治局的講話時,加插了李瑞環的退留問題。李鐵映含沙射影地說:有的領導幹部要在黨外人士中、在社會活動中,顯出別具一格的風采,把自己看得很高,看得在黨內、社會上都有很高威信,有很廣大群眾擁護的基礎。實際上,這樣的人把手伸得很長,其中一種策略就是以退為進。要警惕這樣的高級幹部!

假設李瑞環真是以退為進的話,戰戰兢兢的李鐵映也沒膽用這招兒,他不退中紀委還提出讓他下臺呢,他純粹是以己之心度君子之腹。

曾慶紅談李瑞環的退留問題

曾慶紅也在中共中央黨校黨委會議上、中央部委書記會議上說.李瑞環對黨的前途、國家的發展,產生消極、悲觀情緒,堅持要求退下。

他們實際上就是在造輿論,其目的是不言而喻的。

政治局的表決結果壓倒了一切謊言

九月下旬,政治局就李瑞環的退留進行表決。當時,朱熔基、遲浩田二人外訪,參加表決的政治局委員共十九人。投票贊成李瑞環全退者,僅有六票.江澤民、李嵐清、黃菊、賈慶林、李鐵映、李長春(曾慶紅不是政治局正式委員,沒有資格投票)。結果政治局以壓倒多數票通過李瑞環留任新屆政治局常委,否決了江澤民逼退李瑞環的計劃。

中共十六大籌備領導小組討論的結果,也壓倒多數地贊成要求李瑞環留任新屆政治局常委,擔任全國人大委員長或三任全國政協主席。

李瑞環是不是像曾慶紅說的,對黨和國家的前途悲觀呢?

從他對十六大工作報告所提的意見看來,他並沒有消沉,而是不屑與江氏集團的人為伍。

李瑞環對十六大工作報告提出五點意見

中共十六大的召開,已進入倒計時。李瑞環、尉健行等,對十六大政治工作報告草擬稿提出了五點意見.(一)在總結十五大以及十三屆四中全會以來所取得成績的同時,也要總結存在的問題;(二)對成績,不能自己歌頌自己。突出個人的作法是反馬克思主義的,是違背黨中央反對個人迷信的決議的;(三)黨的十五大及十三屆四中全會以來所通過的決議,沒有履行好的,或存在很大差距的,應當作出檢討,有個交待;(四)
政治工作報告,從十六大起,應來個改革,與時俱進,體現出認 真、科學、求實的精神;(五)應當對黨內、社會上最主要的問題,人民群眾的主要呼聲,作出回答,提出措施。

共產黨要講真話

政治局表決李瑞環的去留問題,不是一次簡單的人事安排,它的意義要深得多。

李瑞環是公認的中共高層傾向民主、傾向改革、直率敢言的領導人之一。他之所以求去,實際上是對現行體制和路線感到失望而又無力改變的結果。以他的政治抱負,如果力量對比發生變化,能夠有所作為,他是不會撂挑子的。

江澤民在位十三年,已經成為惡勢力的代表或象徵。人們普遍盼望他全退,希望有新局面能夠出現。而在中央內部就人事問題的表決,江澤民已經屢戰屢敗,這是毫不含糊的信號:黨內絕大多數已經拋棄江澤民了。現在政治局多數,包括胡錦濤在內都態度鮮明地支持李瑞環留任,更是一個最新最強的信號。因為李瑞環也是一個象徵,這個象徵和江澤民所象徵的,是互相對立的。所以這個表決,含有明顯的政治意義。政治局內部,江澤民等六個人以絕對劣勢敗北。以往在表決時還有人「棄權」,而這一次卻立場鮮明,概不折衷。

江氏喉舌說:「江澤民在這波人事安排上可說是大獲全勝」。

怪不得黃菊到醫院探望長期臥床的98歲高齡的文豪巴金。在問到他有什麼要求時,巴金用了十多分鐘,艱難地盡全力用手配合著,說了七個字:「共產黨要講真話」。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