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两辆救护车救驾 今午走暗道仓皇逃离机场
 
卢笙
 
2002-10-23
 
【人民报消息】据可靠消息透露,昨天晚上在芝加哥开完欢迎会后,半夜里江泽民躺在总统套间的床上脸色铁青、呼吸急促、一直冒着虚汗,王冶平不时地问他感觉怎么样,两个人折腾的一晚上谁也没合眼,在三、四点钟左右,第一辆救护车鸣着刺耳的紧急呼救声急匆匆驶进江泽民全包的下榻酒店,但第二辆再进去时,息锣息鼓关着灯,生怕被人知道了,五点多,江泽民下一两个台阶,都需要搀扶。

这次跟他出访的医生对此次任何突然的变化都是有充份的思想准备的。因为他们和江身边的算命高手都成了朋友。

因为不愿泄露江的身体现况,11点15分飞机无法降落,比原定时间晚了25分钟,10月23日11点40分,江泽民专机在休斯顿阿灵顿机场落机。乌云象是给机场戴了一顶乌黑乌黑的帽子,可钉可卯地罩在机场上空。大雨倾盆,还偶尔打着雷!

在中领馆的催促下,躲在大客车里不出来的100多个华人陆陆续续地走下车组成欢迎队伍,不久,大雨又下了,欢迎人群马上乱了阵脚四处逃散去避雨,而500多名法轮功学员依然站在各个路旁,打着横幅,耐心地等待着江泽民。离开机场的主要道路上,沿途有很多法轮功学员,打出横幅,谴责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机场戒备森严,不少机场工作人员也不让进机场。他们抱怨说这样是不好的。

12点10分,从机场警卫那里得到可靠消息,江泽民已经离开,是被搀扶着走的,没有走计划中安排的欢迎道,也没看到任何官方的接待仪式,更没有红地毯、绿地毯的铺在什么地方。当然,就是铺上了,江泽民也未必走得了,更何况美国高层早就对江不耐烦了,他们现在讨论的是没有江泽民后的中国未来的政局。

江泽民溜走后,戒严就解除了,漏了的天神奇般地补好了,机场天空放晴,还出了太阳。

参与迎接江的当地华人说,他们一个月前就开始准备今天的欢迎场面,都是向老板请了事假来的。江泽民为回避示威者,绕道离开,让欢迎队伍成了供记者写稿用的摆设。有位姓李的当地华人不满地说:“如果不想见到欢迎队,为何费这么多力气准备。”他对江泽民这莫明其妙的做法感到受辱和气愤。

按照事先的安排,江泽民下午四点去美国航空航天局参观,警方在休斯顿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戒备森严。美国航空航天局现在汇集了500多前来欢迎的华人队伍,接中领馆命令,陆陆续续还有人往NASA赶去。欢迎江泽民的队伍要求美国警方将从台北赶来的50名请愿的法轮功学员赶出指定的请愿地点(按规定谁先到谁先占),遭到警方的拒绝。

这五、六十名法轮功学员从台北来休斯顿,一下飞机就去了NASA,他们在正门外打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

不知NASA有没有暗道可走?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