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内生死大搏斗(二)——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中南客
 
2002-10-15
 
【人民报消息】由于中共权力在江手中过于集中,操控党政军三大专政系统,远远超过毛与邓,以弥补其才、德双缺,故党内压力极大,表面上逢场作戏,内心阴暗惕厉,“惯于长夜过春时”鲁迅这句诗若歪解反成了江时代写照;大、小贪官,漆黑的长夜,靠买春打发日子。

外省诸候,地方大吏如王茂林,为款待奉迎江氏,细心准备,铺张豪华之至,及至接机,满怀信心对江逢迎:

“到了北京听您的,到湖南听我的”不料如4.25一般,触动极权神经,这位湖南省委书记,一下“提升”到北京,变成精神文明领导小组副组长,等于白丁。

江苏省的镇江市镇江大桥,怕犯江讳,把地名都改了,叫“润江大桥”,怕在心里,竣工典礼一句“请江总书记下台─剪彩!”江氏脸色顿变,端坐不动,秘书明白,马上高喊:“请劳动模范剪彩”,这位部级大员随即撤职。

外长唐家璇奉陪访日,稍有疏漏,江失面子,马上就要撤职。

6.4后素与江配合默契的毛派理论家邓力群敢于明批“江三代”与十几位资深老革命合法上书,向来为江利用的党内两刊立即查办,连党内声望卓著的老作家魏巍也立即失去自由。都说李瑞环敢讲真话,若无邓大人青睐,亲选的根底,也早已与赵紫阳同囚共命。

去年10月他不过在政协主席职权范围讲了些实情,如:“全国每天城市有二百多宗游行、示威;每天农村有近百宗到乡,县集体请愿,集会,示威;每天中央、各部委、各省市要接待上访,请愿的,有一万二千多宗。领导干部还不敢公开自已、配偶和子女的收入,财产……怕人民、怕社会监督。

共产党不改革……只有自我毁灭!

明枪易躲,马上讲话禁止下发,封住嘴吧。

江反手大帽子扣得严严实实──反党;“怀疑并否定:党的领导;党的路线;15大决议;……社会制度;……建设成就”

江明争不敌,下发批李文件“不准议论,不准扩散”因为党内各级一旦议论,扩散,道理会倒向李的一边。

周恩来义子,中共副座李鹏只敢影射,去年12.4法制座谈会,李鹏强调:(1)违反宪法序言就是在最重要问题上违反了宪法;(2)领导人员必须带头遵守宪法。即使名正言顺,也招来暗器:

《华盛顿时报》发表机密情报:江90%相信江专机安放窃听器指使者是李鹏,而且是为了窃听“有关他妻子儿女贪污案件的谈话”。

《证券市场周刊》立即获得难得的新闻自由,揭发李妻朱琳,李子小鹏“家庭公司”集资内幕……

朱琳只能在罗干系统的《法制日报》上反驳,也只能说“有人”故意抹黑李鹏,不敢点明。

暗器往还,镖去箭来:

《新国大》集资受害者破天荒地一再享受宪法权利在阎王地天安门游行,高喊“打倒贪官,李鹏还钱!”钱当然不会还。余下逗号一挪,就是“打倒贪官李鹏!”可见匠心独运。

朱熔基只能批“政治体制”,顶多说政治改革阻力来自“党内”,从朱在上海实干,威信压倒“江吹”起一路暗坑埋伏,中计丢脸,和平处理4.25被推翻;对台湾选举说硬话,被江涮成小丑;奉命到美国消气,被军头张万年拍桌大骂,卖国贼江记大帽转到朱头上,至于自己与家属的生命危胁,堂堂总理也不敢泄露“国家机密”,只对人说:“我所受的不公待遇,你们是难以想象的!”朱说抓头号巨贪江绵恒也只是被欺负急了说气话,没人敢碰江所有亲属,无论远近。

暗斗高手曾庆红不免酒后失言,自称摄政,给江支招画策,偶有露馅。

真正藏而不露的属罗干,无数高干子第、秘书帮如邓家兄弟姐妹都被曾江摆平,北京帮明摆阵式,最先中招。

唯罗干暗结社科院左派人马,屡屡给江下绊而不露痕迹;设套4.25阴了老江一把。外地老乡竟然找到中南海惊驾,对江的做贼心虚的心理拿捏得入木三分。

除了曾庆红,江的档案中打埋伏的投俄经历,唯罗掌控,但不象曾招摇,绝不让江感到威胁;导演天安门自焚及制造捏造鑫诺卫星事件与江家父子合作默契,会看眼色,及时为江掩盖“自焚”与“卖国”两死穴,脚踩两支船玩平衡,代表被平民上海帮取代的旧高干子第,但懂得取悦江及上海帮极力爬进权力中枢,复辟土八路衙内们的天下。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