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傻到家!哪壺不開偏提哪壺
 
姜青
 
2002-1-24
 
【人民報消息】神經正常的人大發脾氣往往是因為被人狠揭瘡疤,是被人「哪壺不開提哪壺」的時候。但江澤民主席卻不然,明明自己篡改了「檔案」應該捂著蓋著、誰提跟誰急才對,他卻成立寫作班子,主動讓人去調查他的出身,結果被張揚得滿世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原來中國國家主席的爹不是烈士而是活得好好的偽職員!本來老江沒有功可歌、沒有德可頌,卻讓人去調查他的豐功偉績,結果查出的除了假功就是缺德,老底被查得水落石出後,老江才讓寫作班子解散。您說他傻不傻?

江澤民這麼一犯傻,羅幹的腦袋瓜也不清楚了,羅幹一糊塗,那底下的人就索性抽起羊角瘋來。

2001年的1月23日,江羅在天安門廣場製造了震驚世界的自焚慘劇後,鬧出了不少自暴其醜的蠢事,因為法輪功學員每天都有人到天安門廣場去打坐請願,外國記者也常常到天安門廣場去「蹲坑」,看有否可報導的事情。媒體報導說,當時目擊「天安門自焚」事件的CNN的一位製片人和攝影師被拘禁90分鐘,警察沒收了他們的錄影帶。事後中共報導說美聯社、法新社、CNN的記者都在場,而且事先知道法輪功學員要自焚,美聯社發表聲明說,事件發生時沒有自家的記者或攝影師在天安門廣場,法新社也否認有記者在場,並說無人被捕。有記者在場的CNN在一份聲明中說,沒有預先得到法輪功學員要去抗議的消息,他們的工作人員只是到天安門廣場作例行巡視。

一個星期後,中共開始在CCTV播放「天安門自焚案」,大家都知道,編導者總是對自己的作品很滿意,認為天衣無縫了才拿出來奉獻給觀眾,可那麼多的觀眾水平各不相同,有不少人比編導者可高出不是一籌兩籌的,常常對著電視有理有據地批評,讓旁邊的人茅塞頓開。另外,同一齣戲不能多看,看多了也就看出破綻來了,說這個情節編的不合理,那個情節編的不自然,這裏應該改進,那裏應該刪除。「天安門自焚案」本是一齣戲,演個一遍趕緊收起來,讓人知道有這齣戲就達到目的了,您想挑毛病都沒有機會。可江澤民搞得那個陣勢真是鋪天蓋地,你想看也得看、不想看也得看,讓您天天看、時時看、處處看、無臺不看,不讓你看出破綻來決不罷休。您說老江傻不傻?

有人說:「怎麼這自焚前的年青的王進東小臉兒挺瘦,自焚了應該更瘦才對,怎麼倒成了老豬頭小隊長了?」「怎麼王進東的肉都燒壞了,兩腿中間盛滿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完好無損?」還有人說:「為什麼劉春玲被重物擊頭的鏡頭置疑後被刪除了?有膽你就再放給人看嘛!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怎麼現在天安門的武警不背著滅火器巡邏了?」

還有人指出,王進東是去年1月23日下午2點41分第一個點燃火的,正常情況下,警察是不背滅火器的,遇到緊急情況跑步到最近的建築物取滅火器也要10分鐘,可那四個警察背著滅火器不到一分鐘就把王進東的火滅了,那天為什麼警察會破例背著滅火器巡邏?更可笑的是,立身在王進東身後的警察沒有立即把滅火毯蓋在王進東的頭上,而是擺好姿勢,拍好照後才蓋上,這是個敗筆,這個鏡頭也應該刪除。

另外有煉功人說,王進東自稱是1996年開始煉功的,怎麼到現在還不能雙[盤,散盤腿還是高高的?兩手「結印」時拇指應該相對而他是上下重疊。他喊的「法輪大法是世人必經之路」也不對啊,佛度有緣人,怎麼會是所有世間的人都必須走的路呢?大家都走了,地球上不能沒人啊?另外,電視中被採訪的王進東和記者握手時,手的皮皺了一下,觀眾懷疑他手上的傷疤是戴的道具。

中共還做了一件蠢事,去年首先把自家炮製的「天安門自焚案」錄像帶栽贓在外國記者身上,CNN為了以後可以順利地採訪而忍氣吞聲不說話,那些蠢才們一看心中大喜,要把聲勢造得更大,就說CNN對法輪功學員自焚知情不報,要控告他們協助自殺罪還要求賠賞,CNN一看這不是登著鼻子上臉想訛詐嘛,再不喊冤中共就要騎在脖子上拉屎了。於是CNN的新聞總裁Eason Jordan通過華盛頓郵報大爆驚天內幕說,CNN到廣場是因為2000年春節發生了法輪功和平請願活動,今年只是例行公事而已。他說中央電視臺播放的鏡頭不可能是CNN的,因為自焚剛開始,CNN攝影師就遭到了逮捕!中共一看秘密被揭穿,馬上軟了下來,給人家說好話,才把這個風波平息了。如果當初不得寸進尺,這個絕密情報豈能暴光?您說傻不傻?

既然「天安門自焚案」編、導、演的都慘不忍睹,破綻百出,那麼唯一能解決的辦法就是保持低調、保持沉默,讓人們在時光的流逝下慢慢淡忘它。昨天是1月23日,是「天安門自焚案」整整一週年,本想寫一篇文章提提這個糗事,可又一想,「得饒人處且饒人」,人家把劉春玲被打倒的鏡頭刪除了,讓京城血案中殺人狂傅怡彬的父親復活了,把塗得滿臉漆黑的傅母的照片也拿下去了,這起碼是虛心接受意見吧!就手一軟沒有動筆。

結果新華社在1月23日不但重提蠢事,扔出幾塊老太太的發臭的裹腳布,而且居然還在繼續發傻!既然老江要發癲,咱也不能沒有解藥,看來我還得跟網友囉嗦幾句。

過了一年了,新華社發表文章說,據了解,自焚事件發生後,境外「法輪功」組織立即通過3個途徑發出了「調查」指令云云。 去年令中共措手不及的是《華盛頓郵報》派人到河南調查劉春玲真實面目,2月5日《華盛頓郵報》發表署名Philip P. Pan的文章,題為「人體自焚點燃中國秘密」。文章最後一句稱,沒有人見過1月23日在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自焚死亡的劉春玲女士練過法輪功。文章也提到,39歲的鄰居、夜市賣餃子的Liu Xiaoyu說:「我沒有說我不相信政府,不過我也沒有說我相信它。我們現在都明白了,政府控制了新聞。」這個老江不會忘記吧,怎麼不敢提呢?

第三者都能去調查,都能發表文章澄清事實,為什麼受陷害者不能去調查呢?只許自己陷害別人不許人家去調查冤案造成的源由,還把這種愚蠢的理論寫成文章發表出來,這不是發傻嗎?難道江澤民身邊的人竟沒有一個神經稍微正常一點的?能夠有正常人的思維邏輯的?

受冤者不接受擺布而要公理,這不但現代有,近代有,世世代代都有。遠的不說,現代膾炙人口的評劇「楊三姐告狀」中的楊三姐年僅16歲下定決心要為屈死的二姐伸冤,經過艱難萬險終使沉冤昭雪。近代關漢卿的「竇娥冤」(六月雪)更是家喻戶曉。現在法輪功的冤案就出現過幾次六月雪,這難道不令人深思嗎?

江澤民以為只要獨裁一言堂,手中就有了一根「救命稻草」,可以任意製造彌天大謊。然而,兩年多的事實證明,造謠誣陷是徹底失敗了,否則在今年的1月23日他們就不需要再這麼發傻了!


把真假王進東的照片放在一起,新華社傻不傻?



被稱作傅怡彬母親的臉給塗成漆黑一團,新華社傻不傻?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