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玉:窮途末路拜樹頭,江澤民唔得閑嘍!
 
南玉
 
2001-8-9
 
【人民報消息】如果想在一個有不少派系勢力把持的地方搶灘做生意,東主首先要畢恭畢敬的拜訪各個勢力的頭目,得到這些不同勢力的允許,方才可以開店大吉。在臺灣,這就叫作拜樹頭。這個樹頭,可以是黑幫勢力,也可以是同行競爭的死對頭。

只要留心最近的黨喉舌報刊,最多見的新聞就是江總書記找誰誰「談話」,或者是江主席「接見」什麼什麼團體發表講話。讀著這些新聞,總讓人覺得,這個揚州來的小癟三,把認乾爹找靠山這些個揚州地方特色,一股腦兒地活用到了北戴河。甚至太陽從西邊出來,曾經被人打倒過的,不小心就會被江澤民當成投敵賣國的臺灣間諜判罪的「臭老九「們的臉兒,江澤民也親自捧起來,嘴巴抹蜜,吹讚一番。肉麻酥酥,叫人欲吐不得。什麼「高度讚揚廣大知識分子是經得起考驗、大有作為、完全可以信賴的隊伍」;什麼「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關心廣大知識分子的工作和生活,傾聽他們的意見和建議。」云云。要真關心知識分子的話,拿出點行動,把你的專機賣掉,讓江西的教師笑一笑,讓在學校裡做鞭炮給老師們掙工資的童工學童們歇歇。何止江西一個地方,三五年領不到工資的農村小學教師,大陸各個省份都有,連緊挨著港澳的發達省份廣東山區都是很普遍的。知識分子一向是江澤民跟美國人耍招兒的「人質」牌,而且被江總書記視為最危險的群體——動不動就開口要民主。民主是讓江澤民結束獨裁統治的最有力的口號。曾幾何時,江主席竟然主動「傾聽他們的意見和建議」,並且動了「關心」知識分子的「善念」來了。

這些接見、談話,全是從北戴河發出來的。其實,說江澤民度假,不如說是借度假的名譽,拜四方樹頭。不但左派頭頭要拜,各個黨老大要拜,軍方的大樹頭要拜,連大後方的上海幫幹將,江澤民也屈尊當成樹頭在拜——別見怪,上海人一向精明,絕對不會做虧本的生意。今天如果江澤民勢如中天之日,恐怕江家的門檻都會被阿拉上海「同鄉」踩爛。豈有倒過來江澤民拜「上海幫」的戲看?明擺著就是江澤民氣數沒了,阿拉們眼明心精,怕押錯寶、靠錯主唄。連阿拉的同鄉都不支持,江澤民能不慌嗎?

若老江不是到了末路窮途,會這樣大派「愛心」嗎?死到臨頭跑進樹林拜拜,這麼多的樹頭,拜得過來嗎?有什麼政績、信譽叫各派頭頭同意你江澤民連任呢?據說,連原本想支持江澤民以期自己也能夠繼續多作貢獻的李鵬,也對江澤民擺出明顯的反感,而且愈來愈明顯;朱總理表現更令老江失望;遲浩田根本不買江的帳;而上海幫裡的人已經在動腦子跑動拜別的樹頭呢。

北戴河的漁村,能涼快嗎?大勢去矣,此時的江澤民,就像臺灣話裡講的,三寒天裡喝涼水——冷暖自知。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