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玉:穷途末路拜树头,江泽民唔得闲喽!
 
南玉
 
2001-8-9
 
【人民报消息】如果想在一个有不少派系势力把持的地方抢滩做生意,东主首先要毕恭毕敬的拜访各个势力的头目,得到这些不同势力的允许,方才可以开店大吉。在台湾,这就叫作拜树头。这个树头,可以是黑帮势力,也可以是同行竞争的死对头。

只要留心最近的党喉舌报刊,最多见的新闻就是江总书记找谁谁“谈话”,或者是江主席“接见”什么什么团体发表讲话。读着这些新闻,总让人觉得,这个扬州来的小瘪三,把认干爹找靠山这些个扬州地方特色,一股脑儿地活用到了北戴河。甚至太阳从西边出来,曾经被人打倒过的,不小心就会被江泽民当成投敌卖国的台湾间谍判罪的“臭老九“们的脸儿,江泽民也亲自捧起来,嘴巴抹蜜,吹赞一番。肉麻酥酥,叫人欲吐不得。什么“高度赞扬广大知识分子是经得起考验、大有作为、完全可以信赖的队伍”;什么“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心广大知识分子的工作和生活,倾听他们的意见和建议。”云云。要真关心知识分子的话,拿出点行动,把你的专机卖掉,让江西的教师笑一笑,让在学校里做鞭炮给老师们挣工资的童工学童们歇歇。何止江西一个地方,三五年领不到工资的农村小学教师,大陆各个省份都有,连紧挨着港澳的发达省份广东山区都是很普遍的。知识分子一向是江泽民跟美国人耍招儿的“人质”牌,而且被江总书记视为最危险的群体——动不动就开口要民主。民主是让江泽民结束独裁统治的最有力的口号。曾几何时,江主席竟然主动“倾听他们的意见和建议”,并且动了“关心”知识分子的“善念”来了。

这些接见、谈话,全是从北戴河发出来的。其实,说江泽民度假,不如说是借度假的名誉,拜四方树头。不但左派头头要拜,各个党老大要拜,军方的大树头要拜,连大后方的上海帮干将,江泽民也屈尊当成树头在拜——别见怪,上海人一向精明,绝对不会做亏本的生意。今天如果江泽民势如中天之日,恐怕江家的门槛都会被阿拉上海“同乡”踩烂。岂有倒过来江泽民拜“上海帮”的戏看?明摆着就是江泽民气数没了,阿拉们眼明心精,怕押错宝、靠错主呗。连阿拉的同乡都不支持,江泽民能不慌吗?

若老江不是到了末路穷途,会这样大派“爱心”吗?死到临头跑进树林拜拜,这么多的树头,拜得过来吗?有什么政绩、信誉叫各派头头同意你江泽民连任呢?据说,连原本想支持江泽民以期自己也能够继续多作贡献的李鹏,也对江泽民摆出明显的反感,而且愈来愈明显;朱总理表现更令老江失望;迟浩田根本不买江的帐;而上海帮里的人已经在动脑子跑动拜别的树头呢。

北戴河的渔村,能凉快吗?大势去矣,此时的江泽民,就像台湾话里讲的,三寒天里喝凉水——冷暖自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